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141|回复: 5

中兴事件,重新认识倪光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8 19:3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 德国优才计划优选 •作者:  德国优才计划优选

没有核心技术,只能给国外企业当“马甲”。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是我们目前中国最大的隐患,而且不要指望能够买到核心技术,因为外国对我们的方针,从封锁禁运变为技术合作,可往往是以合作之名,行穿马甲之实,实际上,是希望中国放弃追赶,停止构建安全可控的信息技术体系。这样,中国就会永远的依赖进口。

中兴被美封杀后,引发国内一片热议,上至中国高层,下至普通中国老百姓,都终于看出了“中国芯”的分量。而继美国制裁“中兴”后,中国科技股也受到波及,刚刚消息传出,一家中国企业,极有可能被踢出,香港股市恒生指数,这家企业,就是联想!

最近三年,联想股价呈现平稳下滑的趋势。2018年4月23日,联想股价在早盘交易中,最低价为3.58港元,下跌超5%,跌至200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被外媒评为“全球最差科技股”!现在联想集团的市值,只有400多亿港元,还不到腾讯的80分之一。

而中兴和联想的事件,都不禁让我想到了这个中国人。他是一个极具远见的中国院士早在23年前,就拼命告诉人们中国芯有多重要,可他却被赶出了联想公司,还被人们嘲笑……看完这篇文章,你才会发现他究竟有多厉害!他,就是倪光南。

倪光南生于1939年,浙江镇海人。当时正值日本侵略中国,幼小的他不得不跟着父母四处逃难,这段痛苦的经历,让他深刻意识到,国家富强才能不受欺负,从那时起,他就立下了强国的志向。到了和平年代,他开始了自己的求学之路。1950年,11岁的他进入上海复兴中学,1956年,他以优异成绩,考入南京工学院无线电系,5年后,又以全5分的优异成绩,完成了大学的全部课程。

毕业后,他到中科院计算所工作,这一工作就是几十年,他在中科院参与研制了,我国自行设计的第一台电子管计算机,首创了在汉字输入中应用联想功能,跨越了从“汉字”到“计算机”的巨大鸿沟。1981年,加拿大国家研究院,邀请他担任访问研究员,他在加拿大的年薪高达4.3万加元,相当于当时国内工资的70倍,这是多少人羡慕的工作啊,就算在加拿大,这薪水也属于5%的高收入人群啊!然而他却因为一件事,毫不犹豫就选择了回国。

1981年,倪光南在加拿大渥太华街头。一天,他逛街时看到一家鞋店,橱窗里陈列着各种外国生产的皮鞋,而“中国制造”的鞋,被乱七八糟地丢在一个筐里,1.99元一双任拣。这件事深深触动了他,他心想:“中国制造”什么时候才能,不与“简陋”、“低级”连在一起?于是1983年,他毅然放弃加拿大的高薪回国,朋友们都说他傻,可他却依然坚持自己的选择,他说:

【“如果我不回来,我此后所做的一切,不会对“中国制造”有所帮助。”】

他打算将自己的知识和智慧,毫无保留地,全部献给祖国!

80年代的中国,个人计算机市场日渐萌芽,那时国外进口的计算机又昂贵,又无法识别汉字和操作中文系统,在这样的背景下,他发明了“联想功能”:利用中国文字中词组和同音字的特性,建立起自己的汉字识别体系。他将自己这项跨时代的技术研究,命名为“联想式汉字系统”。

1984年,中科院计算所,为转化科技成果创办了计算机公司,而他被聘请为公司总工程师,他觉得自己有了一个更大的梦想舞台,便全身心地投入其中,渴望带领这家公司走上世界!

他将自己辛苦研究出来的,联想式汉卡的全部技术带入公司,而且一进公司,就开始通宵达旦地工作起来。

经过几个月的奋战,1985年5月,他向市场推出了适用于,PC机的第一型联想式汉卡,他的“联想”汉卡当年就销售了300万,创造了重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也彻底改变了整个公司的命运。最终,连公司名字都改成了“联想”。

之后,他担任公司董事兼总工,主持开发了联想系列微机,确立了公司的主营业务。1992年,他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994年,他众望所归,成为了首批中国工程院院士。

也许是作为科学家的敏感,在联想集团势头一片大好时,他考虑的不是,如何赚更多钱,如何扩大规模,而是考虑,如何拥有联想自己的核心技术,他希望下一步全力开展“中国芯”工程。然而公司高层却认为,有高科技产品不一定能卖得出去,只有卖出去,才有钱。他和总裁柳传志的意见不合,因此开始了一场持续半年的“战争”,每天的会议上两人都要辩论。而在1995年6月30日,就在联想上市的前夜,他这个联想的大功臣,居然被免去了总工程师的职务!这场“战争”最终以他的失败告终。

之后联想在柳传志的带领下,生意是做得越来越大,钱也赚得越来越多,2013年,联想电脑销量升居世界第一,2014年,联想完成对摩托罗拉移动的收购,……柳传志也成为了中国商界的传奇人物,被称为“中国商业教父”。

从结果看,一切的一切,都在证明当初真的是他错了,可即便如此,他也不肯放弃自己的想法。他觉得我国IT产业规模虽大但利润低,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CPU和操作系统都不是中国自己的,50%的利润是外国的,而自己只占大约2%的利润,因此,中国必须要有自己的“脑”和“芯”。

那时加拿大华人李德磊,创办了一家企业叫方舟科技,1999年,李德磊带着一支,做CPU的完整技术队伍找到了他,希望能一起合作,这也正是他梦寐以求的。

李德磊

他急忙帮方舟科技找钱、找政府,找任何他能找到的资源,而他从来就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利益,完完全全的零股份。之后在他的努力下,2001年,方舟1号横空出世,媒体惊呼:“改写了中国‘无芯’的历史。”他们的项目也成了政府支持的重点项目。然而谁能料到,开始是辉煌的,结局却是无比地惨淡!  

有做CPU的技术了,政府也给了支持,芯片也做出来了,可他找遍整个中国,居然都没有一家公司有能力,基于一块CPU开发产品原型。他们捧着中国芯,捧着CPU,想把它献给国人,中国却没有一家企业能接。无奈之下,方舟科技又建立硬件团队,自己做产品原型,结果原型做完,又发现没有配套软件可用,更令人头疼的是缺钱。“方舟3号”研发经费拨款1538万元,按照“863课题”的项目预算要求,给科研人员的工资部分不得超过15%,约230万元,也就是说,方舟科技参与研发的近60位工程人员,每月工资也就2千多块钱。而微软一年研发能投入1000亿人民币。他们哭诉钱太少了,连发工资都不够,结果有专家还嘲笑他们说:芯片项目资金,主要用在流片和EDA工具上面,人员工资只是小头。最终在种种阻碍下,国家重点支持的项目彻底失败了,倪光南也沦为了人们眼中的笑柄。

可他还是没有灰心,他又不遗余力地到处奔走呼吁。从1995年离开联想后,他就开始不停地跟人们强调,中国要发展IT核心技术,特别是自主操作系统和国产CPU,这关系到信息安全,也关系到产业持续发展的问题。他说:

【“我国现在应该大力开发自主操作系统,不可不搞,不可慢搞”。】

2013年他更是直接上书中国最高领导人:基于共享软件架构,开发发展中国自主可控的操作系统。而习手写批示了200多字:计算机操作系统等信息化核心技术,和信息基础设施的重要性显而易见,我们在一些关键技术和设备上,受制于人的问题必须及早解决。

2016年,他又公开说:

【“航空飞机被波音、空客所垄断,总数量也可能只是数十万级别。但全世界几十亿台智能终端,只有三种操作系统:苹果、安卓和windows,这种垄断在全世界找不到第二例。智能终端操作系统的垄断不打破,终端安全和大数据安全也就无从谈起,中国要成为网络强国,必须解决智能终端操作系统被垄断的问题。”】

2017年,他又提到:

【没有核心技术,只能给国外企业当“马甲”。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是我们目前中国最大的隐患,而且不要指望能够买到核心技术,因为外国对我们的方针,从封锁禁运变为技术合作,可往往是以合作之名,行穿马甲之实,实际上,是希望中国放弃追赶,停止构建安全可控的信息技术体系。这样,中国就会永远的依赖进口。】

而就在2017年年末,在首届中国网络安全产业高峰论坛上,已经78岁高龄的他,还在发表演讲,再次呼吁:

【我国的信息基础设施,以及信息化所需的软硬件和服务,大量地来自于外国跨国公司。由此构成的基础设施或信息系统,就像沙滩上的建筑,在遭到攻击时顷刻间便会土崩瓦解。】

可尽管他如此的努力,得到的却不是掌声,而是嘲笑声。人们都说他像个唐吉柯德,活在自己的幻想里,被联想赶出去就算了,还“不识时务”非要搞别人不搞的东西,真是做研究做傻了,太书生意气,太固执、太自私!可他付出这么多,最后自己什么都没得到,一世英名毁了,项目失败了,自己的日子还过得越来越差,他出行骑的只是一辆老旧的自行车,身上穿的棉服,居然还是2001年的那一件。而就在2018年的4月,却让我们所有中国人,都重新认识了这位老人!

4月16日,美国宣布将禁止美国公司向违反规定的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长达 7 年,直到 2025年3月13日解禁,如此庞大的中兴彻底“休克”了!从规模上来说,中兴通讯可是全中国第二,全球第四大的电信通讯设备生产商。可美国的一道禁令,就能立即让中兴陷入休克!因为中兴通讯约有20%至30%的元器件,都是由总部在美国的厂商来供应。

美国杂志《福布斯》甚至预测,中兴可能在未来几周内申请破产。当初方舟科技得到的科研经费,才1538万元人民币,而如今,中兴因违反美国的规定,要为美国支付高达8.9亿美金的罚金。所有中国人这才发现,中国“芯”究竟有多重要,而更让人感到恐怖的还不止于此。除了中兴,中国的企业,大部分都是走中国设计全球采购的道路,也就是说在这场中美贸易战里,扼杀中国企业的主动权,是掌握在美国人手里的!只要美国愿意,还会有第二个中兴、第三个中兴,第一百个中兴……

现在回看,我们才发现,这位已近耄耋之年的老人,是多么地有远见,可遗憾的是,他拼命呼喊了20多年,却始终没有一个人,肯去认真地,好好地听一听他说的话,结果现在,全部中国人,都不得不为“无芯”买单。2018年,这位老人已经79岁了,可他还在坚持,还在为中国自主可控的芯片与操作系统奔走呼吁。他很喜欢一首歌,那首歌是他在年幼时老师教他唱的,以德沃夏克《自新大陆》第二乐章配词的歌:黄金的年华虚度过,才知道从前铸成大错。萧萧两鬓白徒唤奈何,瘦影已婆娑徒唤奈何?雄心壮志早消磨,斜阳景已不多。深悔蹉跎,深悔蹉跎。这首歌,一直是他对自己的鼓励和鞭策,他的雄心壮志还未完成,他不愿意去安度晚年,虚度光阴,他还奔跑在追梦的路上,而他一生的梦想从未变过,那就是:“推动自主创新,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

他说:对于人生,我的理解是不要计较小事,不要急功近利,要看得长远一些。如今,历史已经在一步步,证明他的远见与卓识,我们终于能够客观地评价他。他用研究成果和洞察力,奠定了联想集团的基石;他居安思危,忍受非议,为中国信息产业和国家自主创新,奔走呼吁、摇旗呐喊20余年。他是真正的学者,是真正的科学家,更是真正的中国良心!一腔报国志,执著50载,院士倪光南,今天你值得我们所有国人的致敬和点赞!



发表于 2018-4-28 20: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不可以这样说:当初的联想,其领导层犯了中兴领导层同样的战略短视错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28 21:5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szsdyx 于 2018-4-28 22:01 编辑
一笑居士 发表于 2018-4-28 20:14
可不可以这样说:当初的联想,其领导层犯了中兴领导层同样的战略短视错误? ...

不可以这么说 不但不可以这么说,反而可以这么说联想当时的策略是正确的或者说是无可奈何的选择。这件事怎么说呢 倪光南是一个学者 他不是企业当家人 或者我用一个难听的说法叫做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这里不是说他不对而是他只顾着自己的政治正确。却全然不顾中国制造处的历史地位和企业现实困境 企业首先是要生存的,不管你说出什么口吐莲花的理由包括情怀 生存这是企业的第一要素。朕的江山都没了 还扯什么呀。联想如果在那个时候折腾芯片。他必然要面对的一个现实问题就是美国公司会对他进行专利官司的起诉(看看苹果和三星仅仅是为了一个屏幕设计打的不可开交韩国,美国,欧盟打了三场,我不知道还有没有第四场。如果那个时候,柳传志把联想的工作中心用到芯片上。你就应该知道这种专利官司是中国企业必须要面对的。而且几乎百分之百中国企业会输(棒子三星隐忍了20多年,直到将全部的专利或是买到或事收购或是自主开发全部都弄齐了才跟苹果对撕)。因为当时中国不具备翻桌的条件,所以中国也只能认。光律师费和诉讼费估计联想就会吐一口老血。)。说句不客气话,你以为柳传志傻吗?他能将一个濒临破产的企业做成今天这个样子。就说明他非常清楚市场的规则。真正傻的是你 你以为外国公司的那些专利壁垒都是为谁设计的。只要你触碰到对方的利益。专利官司分分钟就能让你破产 为什么华为能够在一四年开始折腾自己的麒麟芯片。因为那个时候中国已经初步具备了翻桌子的条件,打专利官司中国不怕。即便如此,任正非不也说了吗。麒麟就是个备胎 还有就是中国企业当时所处的在制造业中的地位是低端和中低端。并不需要这么高大上的技术 所以当时中国对于芯片的态度是比较纠结的 道理上我们明白,核心技术必须要掌握在自己手里。但现实是中国企业当时还整不了或者说没必要整那个玩意儿。即便如此,我们还是在从十几年前就开始进行了产业布局。这也是今天我们可以初步的跟美国掰手腕儿的原因 我们有余钱的时候,也就是最近这十年左右的事。而我们的产业布局也是这十几年的事儿。党和政府还是很清醒的。钱也都是花到了该花的地方。还有当时整个社会舆论不有一个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的市场吗?所以我们就一直开始邆,芯片的事情不能够把责任推到企业上。联想苦哈哈的给IDM贴牌打工。是当时无可奈何下的一种无奈的选择。或者我这么说 任何脱离了当时的现实条件和能力的说法,都是在耍文字游戏。到了现在 环境不一样了 情况也就不一样了第一,中国制造要升级要发展,就必须要有自己的核心芯片。这不是中国企业想不想的问题,而是中国企业必须要面对的问题。除非我们甘于现状,不再发展了。从国家层面上来说,中国已经完全具备了掀桌子的条件。在专利问题上不怕外国人死缠烂打。第三,中国经过这几十年的布局。在芯片产业领域已经初步形成了规模。多少有了一点和美国人叫板的实力。再加上美国这么突如其来的一首对中国芯片禁运。国家也开始顺势而为,就要发展自己的核心芯片。另外还有一个外部因素摩尔定律大约到2020年也就失效了。就算不失效至少也会停歇几年 因为一旦硅晶体管的栅极小于7纳米,电子就可以在不同的晶体管之间流动,这种现象被称为量子穿隧效应(Quantum Tunneling),它意味着晶体管可能会在原本应该是关闭的状态下意外打开。现在还没办法儿解决这个问题。这一段专业解释,用句大白话说就是。三到五年之内 没有办法解决7纳米以上的工艺(而专利可是有时效的)。这也给了我们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国家对芯片产业这么重视的原因。再加上芯片产业也的确是一个暴利行业。这就是现在为什么国家会发展芯片的原因。这一次中兴事件,为中国发展自己的半导体芯片产业,奠定了非常好的国民决心。我在上面只是说了环境和条件。如果把芯片产业比作一场产业战争的话,那么国家意志、国民的支持、海量的资金投入、产业链环境的构建、人才的使用与培养,十年到20年的赔本儿经营。哪一个环节都不能缺少。这实际上是一次普遍性国民教育的良好机会,让中国上下形成一致对外的共识(当然,少数精神美国人还有公知除外),即将到来的半导体烧钱时代,这种共识非常重要。以存储芯片产业为例,随着今年下半年中国几大存储器厂商的投产,以三星、海力士为代表的国际厂商,一定会掀起腥风血雨的价格战。让中国投入在芯片产业的资金,很多年都无法形成有效盈利。(希望大家能够在相同的条件下,买国产内存 我们不否认国产内存在一开始可能会贵一些,性能上也会差一点。其实这种差距,我们普通人在使用时根本感觉不到。只有在进行测试时才会出现。) —— 这是韩国人在液晶产业、电子产业打败日本的秘诀。如果不能取得整个国家上下的认同,这种烧钱行为,在恶意的舆论攻击之下,无论是决策的官员,还是身处其中的产业人,都会背负“千夫所指”的舆论压力。另外,有京东方、华星光电为代表的液晶产业突破,实际上也为芯片战争打了一场前锋战,积累了可靠的经验。在这件事情上,我们要发给特朗普一个一吨重的大奖状。它让我们丢掉了很多不切实际的幻想。反面教材的作用是巨大的 以前无论我们怎么说,多少还是有人怀疑的。现在好了,敌人用血淋淋的事实告诉人民。人民也会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认清敌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28 23:30:20 | 显示全部楼层
犯错误的不是联想高层, 而是更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29 07:21: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买办思潮和市场派长期占了主流,类似中兴事件迟早都要来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29 16: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兴事件”是我们思想上犯了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