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92|回复: 2

要案钩沉:08奥运前加拿大漂亮女模命殒上海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7 20:57: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午夜时分,一名如花似玉的加拿大女模特惨死在上海闹市中心的一幢公寓大厦的消防楼道内。此案发生在2008年奥运会前夕,引起国内外媒体广泛关注,舆论哗然。案情也引起了中央领导和上海市委、市政府领导的高度重视,指示上海警方竭尽全力,从速破案。最终,智勇双全的侦查员化压力为动力,连续奋战4昼夜,将远逃千里之外的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

加拿大女模特被害引发国际舆论


2008年7月7日清晨5时30分,天色已经完全放亮。位于上海市长宁区昭化路488号的金森大厦还“沉浸”在一片寂静之中。清洁工小袁像往常一样,拎着工具,赶在人们上班之前,开始在楼道里面打扫卫生。当她清扫到4楼与5楼的消防楼梯之间时,眼前的一幕令她大声尖叫起来:“啊!出人命啦!快来人啊!”一位金色长发的年轻外国女子血淋淋地躺倒在楼梯上。闻讯赶来的大厦保安,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于是立即拨打110报警。


69456884-fe78-4123-8ffd-73a372070e91.jpg

黛安娜·加布里埃尔·奥布莱恩生前照片


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分局指挥中心立即指令刑侦支队和华阳路派出所民警赶赴现场。紧接着,长宁区各路领导随即赶到现场指挥侦查和处置工作,市公安局领导也组成专案组亲自坐镇指挥。惨案发生奥运会召开前夕,案情也立即引起了中央和公安部领导的高度重视,公安部领导指示上海公安机关全力破案。

死者的身份很快就查明,黛安娜·加布里埃尔·奥布莱恩,加拿大人,1985年11月25日出生。入境记录显示,黛安娜来自加拿大哥伦比亚省,持加拿大护照于2008年6月24日入境,来上海前曾在米兰从事过模特工作,是上海嘉何模特经纪公司的签约模特,暂住在金森大厦602室。这个房间是嘉何模特经纪公司租借下来,专供模特居住。据和黛安娜同住一室的另一个来自英国的模特夏洛特向侦查员反映,房间内遗失了一只拉杆箱、一台苹果牌笔记本电脑以及佳能照相机等物品。


是谁残忍地杀害了刚到上海没几天的黛安娜?
凶手的作案目的是什么,是情杀?还是谋财害命?
凶手是在什么时间上门作案的?
被害人又为何会死在消防楼梯里?

根据专案组的部署,侦查员和华阳派出所的民警全力展开侦查工作。与此同时,法医经过尸检后,对黛安娜的死亡原因作出了判断。系是被利器刺穿内脏,导致大出血死亡,作案工具为宽约2厘米、刀刃长8厘米以上的单刃锐器,死亡时间大在6号的23点到24点之间。同时,在被害人身上发现有多出抵抗伤,说明黛安娜曾经与歹徒有过剧烈搏斗。



 楼主| 发表于 2017-7-17 21:07:58 | 显示全部楼层




然而,令侦查员没有料到的是,就在他们有条不紊地展开侦查工作的同时,由于被害人是外国人,又有着女模特的特殊身份,来自国内外的新闻媒体纷纷赶到案发现场追踪报道,网络上也开始“炒作”。顿时,人们把聚焦的视点投向了上海警方。国外的一些电视台甚至在案发现场架好摄像机,将警方的“一举一动”摄入镜头。加拿大外交与国际贸易部也发表了声明,表示加拿大驻上海领事馆的官员在7月7号获得黛安娜的死讯之后,就一直和负责调查的中国有关部门保持定期联系。领事馆的官员已经多次到长宁公安分局,询问案件的侦破情况。

“这起涉外凶杀案在国内外造成了很大的影响,给我们的侦查工作带来了巨大压力。我们别无选择,只有必须尽快抓获犯罪嫌疑人,揭开案情的真相。”长宁分局刑侦支队张家群副支队长说道。


是谁杀害了黛安娜

经过细致调查,侦查员从小区保安处获悉,7月6日晚22时50分左右,被害人黛安娜独自一人返回小区住处。同时据大厦601、603室的居民反映,他们在23时30分左右曾隐约听见楼道内有一男一女争吵的喧闹声,当时以为是夫妻在吵架,所以并没有在意。而这个时间正好和法医推断的黛安娜死亡时间接近。据此,侦查员判断,犯罪嫌疑人的作案时间应该在7月6日晚23时至24时之间。凶手很可能是一名年轻男子。

那么凶手是怎样进入黛安娜房间的呢?经过对案发现场的细致勘查,侦查员发现,被害人居住的602室,门内侧把手有血迹,门口处有坠落形成的滴血且有少量喷溅血迹;客厅内有点状血鞋印,布艺沙发前地上有零星血迹;厨房地上有零星血迹,水斗中有稀释血迹。被害人所住的西北侧房间内有一单人床,床头被子上有较明显点状和喷溅血迹。室内物品翻动明显,床上白色钱包内未发现现金,床下发现被害人的手机,在组合式衣橱、地上的旅行包和白色钱包内留下明显的血擦痕.但是,房子窗户阳台并没有人为攀爬的迹象,而且门锁此时也完好无损,这说明凶手应该是在没有实施撬门的情况下,从公寓的正门进入房间的,是属于“软进门”。


这是不是意味着凶手是黛安娜的熟人?侦查员决定兵分几路,在黛安娜周围的人之间进行排模。与黛安娜同住一室的来自英国的模特夏洛特说,她在案发前和朋友一起出去了,当晚并没有回来,所以对当晚的情况并不了解。夏洛特的这一说法,在案发当晚小区大门处的监控录像得到了证实。

经过对上海嘉何模特经纪公司的走访,侦查员了解到,黛安娜6月24日来到上海之后,就在公司的安排下到福建、云南等地参加演出活动,在上海逗留的时间并不多。据这家模特公司的经纪人透露,国外模特在上海的收入一般一个月不会超过1000美元,在沪期间的住宿问题多数由经纪公司推荐房源,但费用由模特自己承担。经纪公司通常情况下不会24小时全程陪同,一些小公司甚至在工作期间都不会派翻译陪同。因为外国模特在中国的收入不高,所以不排除有些模特在下班后,到酒吧等地从事推销酒品之类的事,这些收入都是模特额外的收入,不需要给经纪公司上交中介费。



同时,侦查员在案发地周围全方位寻找与黛安娜有过直接、间接接触的人员,并一一详细询问排查。金森大厦对面一家饭店的店员小陈一眼就认出黛安娜的照片,他很明确地告诉侦查员,死者就是照片上的这个外国女子。他回忆说,因为她是外国人,而且人长得很漂亮,所以印象很深。“她就住在对面的大厦内,最近才搬来的,平时与她一起进出的还有另外一个女子和一个男的,都是外国人。她待人很客气的。”

大厦旁边一家按摩店的员工何小姐回忆道,几天前,黛安娜跟一个男性同伴曾到店里来,当时只是闲聊了几句,之后就离开了。“只知道她是最近才到上海的,她说她是一个职业模特,她很喜欢笑,脸上笑容很甜蜜。”
附近居民也纷纷向侦查员反映说,金森大厦出租房比较多,但借住在此的外国人并不多。一两个星期前曾经见到过黛安娜,当时就觉得她个子挺高的,大概有1.7米,长得很漂亮,打扮也很得体,但也提供不出更多的线索。

此时,案发已经一天一夜。


由于被害人是外籍模特,因此侦查员打破常规的侦查思路,试图能从国外的媒体中寻找到一些和案情有关的线索。黛安娜的父亲迈克尔·欧布瑞恩得知爱女惨死在异国的消息后非常悲痛,他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说,他7日一早就知道了这一噩耗。女儿是个漂亮、纯洁、有爱心的女孩,她一直在追逐自己的梦想和事业。他相信她没有刻意让自己在中国惹上什么麻烦,希望中国警方能够早日缉拿到凶手。他还说渥太华外事办公室一直在向他通告案件调查的进展情况。
另根据黛安娜在社交网站Facebook上的个人资料显示,在被害前不久她刚更新过个人状态。她写道:“我想念我的另一半。”她在Facebook有264位朋友,多数都是她在加拿大的高中同学,但也有意大利、新加坡等地的朋友。不过,她的网友之中并没有中国人。在黛安娜的网上空间里,还留有大量她和朋友、家人的合影,只有少量模特工作照。她说自己是个爱看经典美剧《宋飞正传》(Seinfeld)的人,还喜欢传奇乡村歌手约翰尼·卡什(Johnny Cash)。


侦查员还从加拿大媒体的报道中得知,加拿大本国模特行业并不景气。因此,很多模特都到国外去“淘金”。一般来说,女模特到亚洲国家工作两到三个月,可以挣到1.5万到2万美元。黛安娜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通过经纪公司来到上海打工的。但是,到了上海以后,她曾经通过电子邮件向她的朋友抱怨说,自己对于在上海得到的工作机会不太满意,有时候不得不去酒吧里推销威士忌。她的一位朋友梅兰妮·卡拉斯透露,根据经纪公司的安排,黛安娜有时候要在酒吧、宾馆的开业典礼或者商品发布会上,“穿着长长的裙子”跳舞,“虽然这没什么大问题,但是离她做平面模特的想法差距很大,所以她总感觉有点怪”。这位朋友还说,黛安娜在上海过得很不开心,因为她并不太喜欢目前的工作,她曾对被要求在酒吧台上跳艳舞来推销Visa一事感到不满,尤其是讨厌半裸跳艳舞给一群老头看,希望提前结束为期3个月的合同。因此,在早些时候她就已经购买了回加拿大的机票,本来打算完成她最后的工作任务后,在两周内回国。

而黛安娜的男朋友,32岁的乔·贝瑞对加拿大媒体关于黛安娜在上海被迫从事不喜欢的工作的报道进行了否认。他表示:“我相信她之所以打算提前回国,只是因为想家了,绝对不是因为不喜欢工作。我可以肯定地说,她没有被公司强迫做任何她不希望做的事情。如果她真的不想做这些工作,她可以拒绝并且不会有任何问题。”贝瑞还说:“我与黛安娜交往已有5年时间。在黛安娜遇害前一天,我们还进行过一次通话,她说,她在上海很安全,而且从来不会单独出门。据我所知,是与黛安娜一起工作的室友——来自哥伦比亚省的模特卡络特·伍德在楼梯处发现了戴安娜的尸体。我听说公寓被抢劫或彻底搜查过。许多数码设备丢失了,比如她们的笔记本电脑和照相机。她也许是一个人的时候被害,在工作场所和公寓之外的地方,或者她……也许有人闯进了她们的公寓。她不嗑药,不酗酒,也没有其他不良嗜好。除了被不法分子杀害以外,我实在想不出还能有什么其他原因。在目前这个时刻,我们只能等待中国警方的答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7 21: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该男子形迹可疑,并且具备作案的时间。但从监控录像中显示,该男子离开小区时是两手空空的,并未携带拉杆箱等类的物品。这显然与先前判断的由入室盗窃转化为抢劫杀人的“闯窃”作案手段不符。

与此同时,侦查员还从分局指挥中心的110接警记录中得知,7月6日23点55分,有一自称“安徽人”的男子在法华镇路、定西路口的街头电话亭拨打110,说是在昭化路附近有个外国人喊“救命”,但没有讲明具体的地名和大厦。接警后,巡逻民警当即赶到那里,却并未发现任何异常情况,小区的保安也称没有此事。

这个蹊跷而又神秘的电话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小区保安辨认有误,那个身着黑衣黑裤、脚穿白鞋的年轻男子或许也是居住在大厦里的居民?



黑衣男子“浮出水面”

一个“灵感”在侦查员的脑海中闪现:会不会是狡猾的嫌疑人在空手离开杀人现场后,再次返回到案发现场取走黛安娜的财物,而其第二次离开小区的时间恰恰不在我们查看监控录像的时间范围内,由此导致嫌疑人没有进入我们的侦查视线呢?

“既然嫌疑人露了头,就不怕找不到尾”。兵分两路,一路继续深入到金森大厦,对住户逐一走访,寻找各方面的疑点。另一路则将监控录像查看的时间范围从原来的被害人进小区后至次日2点扩大至清洁工报案时为止,力求完整捕捉嫌疑人的活动轨迹。

7月9日,侦查员果然发现,7日凌晨3时57分,6日晚跟在黛安娜后面进入小区的那个黑衣白鞋男子再次出现在监控画面中。只见这名男子骑着自行车出现在小区外的马路上,在小区门口转了一圈,随后迅速离开。9分钟后,黑衣男子徒步由东向西走进了小区,手里只拿着瓶矿泉水。4时37分,此人走出了小区,手里提着一只拉杆箱。4时39分,在亭枫宾馆门口上了一辆“巴士”出租车离开。而那只拉杆箱和黛安娜的那只拉杆箱极为相似。至此,侦查员认定,此人有重大作案嫌疑。


从录像的画面中来看,侦查员分析这个黑衣男子应该是临时来上海打工的人员。他第一次进入小区是骑的自行车,说明他对附近的情况是比较熟悉的,落脚点应该距离案发现场不会太远。为此,侦查员接着以案发地为中心,不断扩大、延伸监控录像的查看范围,全力捕捉黑衣男子“来”与“去”的行动轨迹。

9日下午,侦查员在附近多个街面监控录像中发现了黑衣男子骑自行车的身影。同时,侦查员还捕捉到了其在7月6日23点47分第一次离开金森大厦,沿番禺路由北向南离开长宁区进入徐汇区的活动轨迹。侦查员迅速与徐汇公安分局取得联系,及时调取徐汇沿线的监控录像,牢牢将黑衣男子锁定在视线之中。监控录像显示黑衣男子进入徐汇后,继续骑自行车沿番禺路向南行进,并拐入南丹路往吴中路方向由东向西进入闵行区。

侦查员继续跟踪追击,又在闵行公安分局的大力协助下,得到了闵行方向的街面监控录像。顺着黑衣男子的行进轨迹,一路追至吴中路、莲花路附近。终于发现黑衣男子在7月7日零时40分进入了吴中路一网吧。3时16分,该黑衣男子离开网吧,骑自行车途径徐汇区吴中路、南丹路至我区番禺路、定西路、昭化路,并于3时57分再次进入案发小区。


与此同时,另一路侦查员经过排摸走访,也取得了重大突破。在昭化路附近一家茶坊里,店内的工作人员看到侦查员出示的从监控录像上打印下来的那个黑衣男子的照片后,反映说此人曾经在该茶坊里做过服务员,但在当年6月20日辞职离去。茶坊登记的资料显示,此人名叫陈子风,安徽郎溪县人。

当侦查员调阅安徽当地的人口户籍信息后,却发现当地并没有“陈子风”这个人。侦查工作再次陷入了僵局。

追捕于千里之外


侦查员通过在那家茶坊的走访得知,“陈子风”4年前曾经在浙江湖州待过一段时间,之后来到上海打工。在上海期间经常有一个自称是他堂哥的老乡来找他。现在那个老乡仍然在湖州的一家童装厂打工,而且大家在聊天的时候,他们还提起过自己的老家在安徽郎溪县。

事不宜迟,专案组立即调集人员,一路赶赴浙江湖州,寻找“陈子风”的堂哥;一路到安徽郎溪,调查此人的真实身份。

浙江湖州织里镇,当地一名派出所民警反复端详了陈子风的照片后说,这个人他以前似乎见过,2年前好像在织里镇凯旋路上的一家童装厂打过工,现在他还有一个亲戚在这家厂里打工。

在这名民警的带领下侦查员迅速来到了童装厂,悄悄敲开了工厂职工宿舍的房门,经过一番辨认后,并没有发现陈子风。但是,在10多名打工者中,他们找到了陈子风的4名同乡。4名同乡一致确认此人真名叫陈军,小名叫陈连顺,是安徽郎溪县十字镇人。不过,他们最近都没有见到过陈军。


黑衣男子——陈子风——陈军。在犯罪嫌疑人的确凿身份终于被查明后,侦查员判断,陈军极有可能逃回了老家。在专案组的统一指挥下,凌晨4点多,湖州抓捕组人员启程赶赴安徽郎溪,与郎溪抓捕组会合。而郎溪警方在上海警方提供了陈军的真实身份后,马上找来陈军居住地十字镇派出所的户籍民警了解情况。巧的是,该户籍民警反映,陈军为了更换二代身份证,昨天刚刚来过派出所,户籍民警通知他第二天早上8点钟到派出所领证。

7月11日早上7点55分,当陈军鬼鬼祟祟地出现在老家十字镇的街头时,侦查员一举将他抓获。在郎溪刑警大队,侦查员对陈军进行了就地讯问。很快,陈军就交代了他上门盗窃遇到黛安娜反抗后,随后拔刀将其杀害的犯罪事实。同时,根据陈军的交代,侦查员在他居住的房间里找到了作案用的弹簧刀,以及黛安娜的数码相机、旅行包、衣物、外币等物品。随后,警方还从湖州起获了已经被陈军卖掉的笔记本电脑。

7月6日晚上,陈军溜进金森大厦,沿着消防通道从一楼走到六楼。见602室的房门虚掩,推开门瞄了一眼,没人,便走进去准备在客厅里拿点东西就走。谁知,就在陈军准备拿了一台笔记本电脑逃走的时候,黛安娜刚好从另一个房间里走了出来。她看见陈军后对陈军笑了笑,并说了一句英语。陈军连忙用中文对她喝道:“把钱拿出来!”同时做了一个要钱的手势。

a28ccd96-4c67-45a2-a274-b786efaaf80b.jpg

陈军被抓获归案

但是,陈军见黛安娜依然微笑地朝他叽里咕噜说着听不懂的外国话,没有去拿钱的意思,便火了。掏出弹簧刀冲上前去,一手用刀顶着她的胸口,一手紧紧地捂住她的嘴巴。这时,黛安娜边大声呼喊边和他厮打起来。陈军就拿出弹簧刀捅了过去。当黛安娜挣扎着逃出房门后,陈军害怕败露,立即追了上去,在消防通道再次对黛安娜行凶。之后,陈军拿了几十元人民币后匆忙逃离了小区。

作案后,当陈军独自踯躅在夜幕下的街头时,突然一阵恐惧感袭上心头,“不知现在那个外国女人是死是活啊!”他呆呆地望着夜空,一个怪异的念头猛地跳了出来,“让警察去那里看看吧。”于是,便在法华镇路、定西路口的街头电话亭拨打了110电话。

凌晨时分,陈军再次进入黛安娜房间,拿走了笔记本电脑等财物。买了车票后,当天逃离上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