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老夫无奈

大战略家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7-3 10: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耀哥 发表于 2014-7-3 09:52
对一个国家、政权和政治家、战略家来说,最大的战略无知是不知道自己处在什么样的战略时代。 ...

感动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4 10:26: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文化新启蒙时代  

如果同意“苏联解体是战略启蒙时代进入成熟运行时期的开始而不是这个时代的结束”这个认知,那么,互联网的产生则是人类的“文化新启蒙时代”的开始。

可以说,华夏文明的春秋战国和西方文明的文艺复兴(近来,也有人以为“伪造古希腊是一个运动。这个运动是从文艺复兴时期开始的。可以说所谓的欧洲‘文艺复兴’,就是再创造一个古希腊的文化运动”——其实,即使古希腊文明根本就是子虚乌有,“再创造一个古希腊的文化运动”本身,也是一种文化启蒙),都应该看成是人类的文化启蒙时代,都产生了灿若星河的文化巨人,但这种文化启蒙都有太大的局限性,一是参加的人只是社会中的极少数文化和政治人士,民众的大多数只是文盲,政治原则又往往不允许甚至排斥民众加入到文化启蒙中来,客观上这种文化启蒙只是文化和政治界的自我启蒙;二是其文化成果的传播交流受到传播能力低下和民众接受力低下的极端限制,所以,这种文化启蒙对民众的冲击力和民众在文化启蒙下的反冲击力都极其有限,都严重限制了这种文化启蒙的思想和社会效果。

互联网时代的文化启蒙则几乎完全没有政治原则的限制,人类的普遍文化水平也绝非那两个旧的文化启蒙时代可比,任何可以上网的三岁幼童或者八十翁媪,手指一点,就可以高谈阔论慷慨陈词,从造谣诬陷到吃喝玩乐,从辱骂右派到攻讦左派,从崇拜西方的富有发达,到揭示资本的罪恶奸诈,从宣扬“真实纯粹的为我主义”,到讴歌孔子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可谓“书不必起仲尼之门,药不必出扁鹊之方”,“暴天下之濡湿,照四方之晦冥”,只要不公开主张和直接号召颠覆本国政府,基本上达到了“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客观效果,许多方面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个文化新启蒙时代的三个最大特点是:

首先,这个时代是在人类进入战略启蒙时代的成熟期之后开始的,战略启蒙这种比较高端的文化成果和战略启蒙时代进入成熟期这种社会生态,给参与和推动这个文化新启蒙的部分智力较高的人群提供了深入思考的现实环境、历史素材和无限的遐想空间;

其次,参与这个文化新启蒙的是全人类而不再是人类中的极少部分,某些势力妄图简单掌控人类思维模式和思想方法的历史,将随着人类文化感悟力的提高和获取资讯的极端廉价和简易而变得越来越困难;

第三,基于上述两条,某些势力妄图简单地把控舆论而“众口毁誉,浮石沈木;群邪相抑,以直为曲;视之不察,以白为黑”,从而达到其“扁鹊天下之良医,而不能与灵巫争用”、曾母因三人成虎之讹而投杼逾墙奔命、赵高以指鹿为马之势而颠倒乾坤黑白的策略性目的并实现其暂时利益,也必将变得越来越困难。

同时,随着互联网的普及,社会、文化和政治、经贸、军事等等各种信息的交流、传播、分析、解说,将越来越脱离政权和各种利益集团的羁绊和操控,越来越独立于任何政治、金融、军事战略的操弄和挟制,变得雄踞于权威和权势之上。

地球成了村落,国家成了住户,人类成了街坊。任何国家、任何政权都只是一户村民,人类社会甚至成了一个没有主持人的会议室,坐在会议室里的任何人都不可能不和邻居、邻座发生交往和交换,哪一个住户都不可能摆脱其它住户而自行其是,任何文伐手段都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被解读、反制和公之于天下,任何政治说教都会在第一时间内被彻底解析和嘲笑并在全人类面前显露出其丑陋和低劣,任何文化都不可能不和别的文化发生融合和碰撞,而碰撞和融合的结果,必然是理性战胜激情,文化统帅政治,共生共存战胜奴役压榨,卑劣卑污卑下的战略取向逐渐失去市场,一元文化和丛林法则逐渐被二元文化所融化、扬弃,人类思维逐渐成为人类共识。

因此,这个文化新启蒙时代第一个值得期待也必然会达到的目标是:文化自觉被逐渐唤醒,而支撑这个“文化自觉被逐渐唤醒”基本条件,并不以人们的意志和金融帝国、政治家的主观意愿为转移。这是因为:人类仅仅生活在两张用一根网线连接起来的电脑桌前,一根金属线两端的两个电脑前的任何两个人,都可以不受政权、政治家甚至包括文化规范的钳制而发生交流,人类文化的合流已成不可阻挡之势。

人们很容易就会发现如下现象:人民对政权的影响力急遽扩张;民意的随意性和不可捉摸性充分展示,给某些政权的生存带来了相当的困难;很多政权在网民面前应对失据甚至无所适从;本想利用网络进行文伐的政权和政治家,转眼就栽在自己挖出的陷阱内——这是说,在这个文化新启蒙时代,民众开始对政权有了越来越不可小觑的软制约力,政治家、政治流氓、金融恶棍、文化骗子的惯用文伐伎俩,在开启的民智面前,常常显得捉襟见肘和幼稚可笑。

可以说,整个网络交流的基本色调是:鄙视任何权威和威权;挑战任何思想和理论;包容任何文化类型;宽容任何阶层和群落。

如果这个文化新启蒙时代的必要条件和充分条件都具备的话,必然最终引发思维模式、思想方法上的变化和提高,从而导致人类在文化感悟力和文化思维上的巨大革命,也就有可能引发如下人类社会的生态变革:

(一):文化统合:

1 文化和文化战略从从属地位逐渐回归统帅原位;

2 文伐逐渐成为人类争夺主导权的主要战争形态;

3 一些小文化体系将逐渐被淘汰出局;

4 几个大的文化体系都因自身的优劣而改变其存在版图和方式;

5 几个大的文化类型都面临生死抉择。

(二):思维模式从丛林思维向人类思维攀升,有我无他唯我独尊将逐渐失去社会市场。

(三):社会生态趋向以理解与宽容换取理解与宽容。

(四):生存态度趋向以奉献诚信换取生存空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8 09:41: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结果和期待

这绝不是说有了互联网、进入了这个所谓文化新启蒙时代,二元文化就可以自然而然地挤掉属于本能文化的一元文化,绝不是说以“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就是几次敲击键盘的小把戏,更不是说人类仅凭互联网就可以手指一点,跨上永续生存的高速列车。我们必须明白:

(一)  核武器的问世迫使各大国主流政治家和战略家们极力寻求军事行动以外的战略和战术行为,来达到实现本国安全以及其他各种利益的目标,其原因并不是人类的大彻大悟,而是以武力彻底消灭对方或者以武力压碎对方的抵抗意志并同时不让自己同归于尽,已经变得几乎根本不可能,于是,为了自己的生存可以持续,军事力量的使用越来越让位给文化打击、政治攻讦、金融混战、人才争抢和道德制高点的抢位这种国家总体战略,以政治欺诈代替军事暴力,不过是无奈的选择。换言之,战略启蒙时代即使进入了成熟运行阶段,尽管人类的战略思维和战争形态甚至战争的主角已经发生了根本改变,但这并没有提升人类的文化感悟力,人类社会的主导法则仍然是丛林法则,人类社会和人类大脑中唯一不变的是自己的思维模式,丛林思维并没有因此而发生任何改变,人性之恶非但没有任何变化,还大有膨胀之势。

如果说当今世界人们比此前的所有历史时期有所提高的话,只是斗争的智力因素更多而已,只是参与的人群从以军人和军事战略家为主,变成了以金融寡头、政治家和经济学家、经济恶棍为主而已。实际上,人类对生存空间和生存资源的争夺烈度并没有降低而是更加激烈,只是无奈地在更多的时候放弃了武力这种简单的选择,提高的,只是争夺的方式看起来有些“文明”而已。也就是说,虽然文化参与了战争并成为战争主角,但参与战争的,是政治原则和文伐策略,并不涉及文化的最高端部分,非但不触动文化底色,反而让全人类的一元文化底色越来越浓重。

既然本质没变,也就是消灭对方和把对方彻底变成奴隶和僵尸的意愿、冲动和基本思维没变,如果有朝一日在软战争中败下阵来呢?如果金融战略崩溃了呢?那时候,把自己变成政治和军事疯子,就是选项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8 09:4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夫无奈 于 2014-7-8 16:12 编辑

(二)  所谓互联网时代或者文化新启蒙时代,只是刚刚呱呱坠地的新生儿,连蹒跚学步的水平还远没有达到,目前的境况是:造谣有理、低俗泛滥、奸邪猖獗、第五纵队横行;嗜痂成风流之癖、逐臭为风雅之尚,“子反好偷臣,孟尝爱伪客”;狡辩和无耻可以哗众取宠而名垂天下、恶言和丑行可以一夜成名而一朝暴富。这架势,充其量相当于史前的蛮荒时代,被充分展示的,是人类文化感悟力的低下、战略思维的浅薄和任何政治原则的力不从心。

实际上,对某些国家和政权来说,互联网和网民是无法驾驭的洪水猛兽;对某些国家和政权来说,是不得不应对的更加刁钻、迅捷和不可捉摸的民意狂飙;对某些国家和政权来说,不过是自己的小麻烦而已,有时候,还可以用来炒作一把;对某些国家和政权来说,很有和网民联手,创造社会安定的政治意愿、冲动、动作,却并没有从文化和文化战略的高度来布局和引导这个文化新启蒙时代的视野和格局。

对于人类的文化界、思想界、哲学界、战略界而言,它不过是一些愤青和第五纵队在乱喷口水而已,目前和相当长的历史阶段里,既不是文化主流也不是战略主流更不可能成为哲学主流,他们还蹲踞于自己的学问金字塔而不肯放下架子,看不到、不愿意融入、更找不到合适的方式方法融入这个文化新启蒙时代——真正在互联网上兴风作浪的,基本上是某些国家和政权的那些服务于外交战略、经济战略、政治战略、文化战略的文伐机构——帝国主义文化机构及其豢养的喽啰。当然,也有一些有良知、有担当、有眼光、有见识的散兵游勇,这些人虽有一把蛮力,有时也显得风生水起别开生面,但根本不堪与老谋深算且财力雄厚的文伐机构相拮抗。

从战略启蒙时代到文化新启蒙时代,本该走在时代前列的人类文化界、思想界、哲学界、战略界,都不知不觉不折不扣地让历史和时代做到了风本无心草自青,拖了人类和历史的后腿——用李敖先生的话说,叫“海峡两岸的出类拔萃之士按说不该像匹夫匹妇那样混蛋,但是,他们又高明多少呢?” ——这里偷换概念,把“海峡两岸”扩展成“小小寰球”了;更有甚者,本属二元文化背景下、该当为人类的文化新启蒙时代鸣锣开道、建功立勋的某些主流,直接堕落成了出卖国家和民族利益的文化汉奸和西方金融、政治势力颠覆华夏民族生存基础和文化基础的文化走狗,这已经不仅仅是有愧于祖宗和民族文化,这些人已经卓然升华,成了具有鲜明时代特色和民族特色的民族之耻、民族文化之耻、战略时代之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8 09:42:15 | 显示全部楼层


总而言之,人类社会的主流和高端阶层到目前为止对这个文化新启蒙时代还处于战略无知状态,用荷马•李的话说,就是“当国家的国际事务受到群众偏见的控制时,其政治智慧也会成比例地减弱。因为人民对于与其小环境距离遥远的问题所作的判断不是基于最大的个别智慧,而是基于最大的集体无知。”自然,这是荷马•李“对于政治的日益民主有相当尖锐的批评” 而不是关于战略和战略时代的探讨,我想说,荷马•李这里虽然说的是普罗大众的政治智慧,但用这几句话描述人类社会的主流和高端阶层对战略和战略时代的迟钝,也毫无偏颇和错失,起码,他们对这个文化新启蒙时代的融入意愿和融入行动,根本达不到一个战略时代的基本要求。

《纠正人们对“五四”的错误认识》
  钮先钟《历史与战略•第八章•荷马•李的理论体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8 09:44:35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一个国家和政权,特别是一个大国及其政权,既没有达到一个战略启蒙时代对自己的要求,又混沌于一个接踵而来的文化新启蒙时代对自己的要求,而且再不能幡然而起,别说“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了,别说“善行,无辙迹;善言,无瑕谪;善数,不用筹策;善闭,无关楗而不可开;善结,无绳约而不可解”了,更别说改变历史发展的大趋势了,此后的战略选择,只怕就越来越窄了,其生存环境,在邻居们以互联网为主阵地、以政权和国家存亡的基础为最终目标的思维扭曲、政治抹黑、文化恐怖、精神轰炸、经济摩擦、军事威慑面前,只怕就越来越险恶了。别忘了,苏联解体了,它并没有为“和平解体”这种战略时代和战略操控画上句号,下一个解体的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是大国还是小国,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一定是那个战略上最失败、对软制约力的理解最浅薄和最低劣的家伙。

(三)这是摘录于号称“传媒人的《圣经》”的《光荣与梦想》里的几段话,愿与看官分享:

哥伦比亚大学校长尼古拉斯•默里•巴特勒对学生们说,极权主义培养出来的人,“比民选制度培养出来的更聪明、更坚强、更勇敢。”倘若说有什么人能够代表美国统治集团的意见,这位得过诺贝尔奖金、拥有三十四个名誉学位、当了三十年哥伦比亚大学校长的巴特勒博士,自然是当之无愧了。

堪萨斯州州长兰登声称:“宁可让独裁者用铁腕统治,也不能让国家瘫痪下来。”

《浮华周刊》竟发出这样的呼声:“任命一个独裁者吧!”

共和党议员戴维•A•里德爽性说:“如果美国什么时候需要一个墨索里尼的话,那就是今天了。”   (海南出版社2004版44页)

“约翰•根室后来也说:罗斯福当时如果想搞独裁,易如反掌。‘我们往往忘记,罗斯福初任总统的百日之中,国会自觉自愿授予总统的权力,是何等庞大,何等空前,何等的凌驾一切啊!就是德国国会给希特勒的权利,也不过如此。’”   (同上,62页)



这里没有褒贬而只有观察和提醒:这是美国人在大萧条时代的简单一瞥,这是在告诉人类自己,人类在危险和饥饿面前(危饥),什么都可以选择,同时,人类在“精神轰炸加精神诱导”面前,也什么都敢选择,“精神轰炸加精神诱导效应”很多时候比真正的暴力压迫产生的任何效应都来得更加彻底和迅捷。

互联网本身只是一个技术平台而不是思维、精神和文化,更不是优秀文化,在特定的条件下,即使河南伊川县那两位红笔道、吃屎道的道首,也可能翻江倒海卷巨澜,更别说罗斯福、希特勒这样的大手笔了,但是,谁又敢保证手绾兵符者——按着核武器按钮的人,以后都是罗斯福而绝不会是希特勒?谁又敢保证下一个希特勒不更加歇斯底里?谁又敢保证,罗斯福不是更加疯狂的希特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8 09:45: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夫无奈 于 2014-7-8 16:13 编辑

(四)据说,武王伐纣的时候,因为姜子牙发明了用四匹马牵引的、上有三个甲士、下有六十九个军士簇拥的战车,三四万人组成周军,把七十万人组成的严阵以待的殷军吓傻了,丢盔弃甲狼狈逃窜。而此后几百年,华夏大地上都以“万乘之国”和“千乘之家”来计算和确定社会政治势力的社会地位和生存空间,并以此来获取相应的生存资源。

历史告诉人们,每一个重大技术突破都毫无例外地改变过人类的战争形态、战略思维和社会生态。眼前的境况是,互联网和核武器,不过是两个技术突破,已经如此深刻地改变了人类的社会生态和战略思维,人类的下一个重大技术突破是什么?会怎么改变人类的社会生态和各个国家、民族的存在格局?如果原子弹这个极不可靠的技术朋友让它自己变成大路货,谁都可以掂在手里耀武扬威呢?如果下一个技术突破是自己可以随便拿着核武器打别人而别人手里的核武器扔不出来或者扔出来只在自己身边炸响呢?这些,都会让这个孱弱的文化新启蒙时代戛然而止。也就是说,这个文化新启蒙时代,给人类提升文化感悟力、谋求永续生存的时间,实在有限得很;也就是说,文化新启蒙时代未必可以真的实现文化的新启蒙而可能只是南柯一梦。

(五)即使在很长的历史阶段里没有多么重大的技术突破,文化新启蒙时代也未必可以实现够质量的文化新启蒙,它极可能变成含苞不放直至枯萎糜烂的悲惨之花。这是因为,参与的广泛和政治原则对网络极其有限的制约只是实现文化新启蒙的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这个时代还需要大战略家的参与和优秀文化战略的引领和贯穿,以实现人类社会生态的“徐清”、“徐生”,从而改变历史发展的大趋势,否则,正如古人之所言:“御百里之手,而以调千里之足,必有摧衡折轭之患”,人类将在低层次文伐的一片混战中失去这个战略时代。

拿破仑说:“由一头鹿领导的狮军,根本上就不是狮军。”换言之,没有大战略家的时代,不会出现真正合乎人类永续生存要求的文化新启蒙时代,这个时代也不会取得多少值得期待的成果。

约米尼“很幽默地引述菲特烈的名言说:‘一匹在尤金亲王帐下服务的骡,虽曾历经21次战役,但仍不能变成优秀的战略家。’” 换言之,对人类现实世界和政治生态而言,绝非任何一个政治家甚至政治战略家都可以变成大战略家,古人有言:“器受一升,以一升则平,受之如过一升,则满溢也;手举一钧,以一钧则平,举之过一钧,则踬仆矣”,此其一;

其二,就人类现实世界和政治生态而言,尤其是就布热津斯基、基辛格们极力吹捧的所谓“民主体制”而言,如果那些“无细简之才,微薄之能,偶以形佳骨娴,皮媚色称”的政客或政治流氓蹲踞在权力枢纽上——这两种情状,偏偏是人类政权史上的“事理之常”:斧小不胜柯、蹄涔不容尺鲤——那就更不敢指望了。

柯林斯说:一些爱说俏皮话的人常常议论说:“美国没有在越南取得二十年的经验。它在许多方面是把一年的经验重复了二十次。” 换言之,人类历史上的所有政权在同一块覆亡的石头上摔了无数个跟头,比美军和美国政府在“越战”这个石头上折腾了二十个跟头后掩面而归,不知道多了多少倍,人类并没有因为某一个跟头而摔醒梦中人。事实上,“时雨甘露不降,飘风暴雨数臻”是人类历史上无可争辩的常态。

我们必须看到,文化新启蒙时代的前景无论多么美好,不代表所有的文化品类、民族、国家、政权都可以看到并享受这个美好的前景,不代表现实和前景之间并不漫长,不代表生存道路上并不荆棘丛生甚至一不留心就跌下万丈深渊,不代表政治疯子和军事疯子不会暴起于萧墙。





西方战略思想史•第九章•批评与影响》
  《大战略•第二十九章•五•靠自己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8 09:46:4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概三千年前,西周的战略家就这么告诉他们身后的政治家和战略家、军事家:消灭和颠覆别国,有六种时机和方法:“间其疏,薄其疑,推其危,扶其弱,乘其衰,暴其约” ,时至今日,这个“伐国”的老套路没有多少变化,只是这个文化新启蒙时代,互相暴露给对方的抓手更多而已。

对人类的真正智者而言,这正是翻动扶摇羊角的绝佳之机;对人类的愚者而言,这正是“如享太牢、如春登台”、挥洒权力的慷慨激昂之时;对人类的恶者而言,这正是混水摸鱼、聚敛财富、我活你死的牟利间隙——这只是浅层次的观察和结论。

《管子•轻重甲》:“王者乘势,圣人乘幼,与物皆宜”、《管子•霸言》:“天下有事,则圣王利也”,对于真正的大战略家而言,这是历史递过来的一根完全可以撬动地球的无形杠杆加全能支点,这是人类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遇上的一个改变历史发展大趋势的战略机遇,这是一轴尚属白纸的可以书写人类实现永续生存的《道德新经》的天然画卷。

“圣主龙兴于仓卒,良辅超拔于际会” ,人类在这个节点上极其需要一个好运气,需要一个、甚至多个胸怀、格局、视野、地位都最合适的人站在最适合的地方;“不明于化,而欲变俗易教,犹朝揉轮而夕欲乘车” ,也只有“最合适的人站在最适合的地方”,才不会“朝揉轮而夕欲乘车”甚至不“揉轮”而“欲乘车”,才会“明于化”、善于“化”、实现“化”。



  《逸周书•武纪解》
  《论衡•偶会篇》
  《管子•七法》

点评

蜗牛是来学习的  发表于 2014-7-8 17:4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8 13:58:17 | 显示全部楼层
苏联解体了,它并没有为“和平解体”这种战略时代和战略操控画上句号,下一个解体的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是大国还是小国,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一定是那个战略上最失败、对软制约力的理解最浅薄和最低劣的家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9 09:43:1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两位,拉拉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