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老夫无奈

大战略家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7-1 10: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两位,谢谢了。肯定地说,原本就没敢指望靠这个赚钱。所以可惜,是觉得本帖和《解析》,很值得一看——不自量?

自由行走的花  ,欢迎新朋友。如果真的还能为看官们贡献一点思维能量,那可就喜出望外了。感觉出这里的读者水平了,这也是留下来的原因。本帖写完至少两年了,一直没有贴出来。就是来到本站,也是看了好一阵,才决定贴。

请给个QQ号,加入吧。不过,老夫十天半月也不上QQ的,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1 12: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夫无奈 发表于 2014-7-1 10:12
楼上两位,谢谢了。肯定地说,原本就没敢指望靠这个赚钱。所以可惜,是觉得本帖和《解析》,很值得一看—— ...

很不错的帖子,呵呵,一路跟随至今。

曲高和寡很正常,很多人不会去思索这些,摆弄这些,所以,要耐得住寂寞,要坐得起冷板凳。

能贴出来,赞一个。

QQ群号是:6778091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2 10:34:1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软制约和文化新启蒙时代

对第一章和第二章内容的了解和理解,并不足以探讨大战略家这个命题,还必须对人类社会中的“权力”以及“权力和时代的关系”进行一番简单考较,才能更充分地了解关于文化战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2 10:38: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硬制约和软制约

西方的战略思想家们有一个认知:权力就是影响力。这是说,甲对乙的影响力的大小,意味着甲对乙的权力的大小,反之亦然。这可以从人与人的关系放大到国与国、团体与团体、团体与个人、个人与团体、古人和今人的关系。

根据这个观念,如果我们在现实中看到一群虔诚的人对着祖宗顶礼膜拜,就可以这么判断:享受膜拜的这位早已作古的古人,对这一群人还有影响力,也就是还有一定的权力,只是他本人不知道而已,或者说,那一群膜拜者不管他知道不知道,都对他的这份权力毕恭毕敬;更进一步,如果有人无端甚至恶意地挖了这位古人的坟墓,那一群膜拜者必将视之为寇仇并施之以各种可能的报复,也就是说,这位被膜拜者的权力不仅仅是对那些膜拜者的,在一定情况下还会影响到其他人的现实生活。

公元前195年,大汉开国皇帝刘邦第一个、第一次以皇帝的身份去祭祀孔夫子,而他此前特别厌恶儒生,动不动就抓下站在他面前的儒生的帽子往里面撒尿。从羞辱儒生到拜祭孔坟,历史真会跟人类的智慧开玩笑——如果我们从史书上看到一个皇帝跑到孔庙去顶礼膜拜——这正是华夏两千年历史里可以不断看到的境况——就可以有如下判断:

孔子这位古人对这个顶礼膜拜的皇帝本人和他身后的一个政权(团体)具有一定的权力;更进一步,如果这位皇帝还给了孔子“大成至圣先师”的头衔,则可以认为孔子对这位皇帝和他身后的政权以至于这个政权管辖下的整个社会具有一定的权力;如果我们在各地的地方志上看到各地都是孔庙(文庙)挺拔,学堂里传出的都是读孔的朗朗书声,我们就可以这么判断:孔夫子不仅仅在和周政权的对峙中大获全胜,而且在秦始皇开创的施行了几千年的郡县制政权历史上,都是一个辉煌的胜利者,其权力历久而不衰,其影响力早已深入到民众的思维深处。

《西方战略思想史》:

当土耳其苏丹穆罕默德二世(Mahomet Ⅱ)在1453年亲领20万大军,海陆并进,杀到城边时,拜占庭城外已无寸土,城内只有少量佣兵。虽然居民百万,适合服役的男子有25万人之多,但皇帝下诏召募自动投效的壮丁时,应召者只有4973人,加上西欧所派来的少数援军,一共只有守军8000人,所以城墙上有许多地段几乎无人防守。当攻城战达到高潮时,一片杀声震天,城内居民除祈祷奇迹出现以外,就只好束手待毙。 (《西方战略思想史•第三章•千年帝国的衰亡》)


这里有几点值得关注,一是拜占庭帝国(也许只应该叫它东罗马)原来是一个横跨欧亚非三洲的大帝国,现在成了孤城一座;二是适合应征的二十五万,出来应征的才不到五千;三是全体市民都在家里祈祷奇迹出现;四是城墙上有很多地段为“不设防地段”。从权力的角度说,作为一个人类历史上最高寿和曾经十分强大的帝国,在二十万大军的进攻面前,首先是在它管理下的民众面前,其政权对民众的权力,几乎变成了零。

《史记》:

二世元年(前210年——作者注)七月,发闾左适戍渔阳,九百人屯大泽乡。陈胜﹑吴广皆次当行,为屯长。会天大雨,道不通,度已失期。失期,法皆斩。 (《史记•陈涉世家》)

大意应该如此:陈胜吴广两位“农民工”和其他九百人被征调参加一项军事工程,因为下雨不能行动而耽误了时间,但秦政权管不住老天爷却管得住民工,你可以不保证按期到达,我却可以保证谁晚到杀谁的头。可以肯定,这时的秦政权对它治理下的民众拥有无可置疑的绝对权力。

如果说影响力等于权力实际上就是对权力的一种宽泛和广义的理解和解释的话,这种解释应该是站在影响力的主动方来观察的,如果从被动方的角度看,权力实际上就是一种制约力——主动者对被动者拥有制约力,被动者接受对方的制约力的制约。

上面四个例子也许会给我们这样的启示:后两个例子是两个帝国,它们都是作为一个团体,靠政权——以武力为支撑、以生存空间分配方案和生存资源分配方案为准则——对社会成员进行制约,失去了制约力,也就是武力对老百姓无效、空间和资源分配方案崩溃或者糜烂之后,政权对民众的权力就随之消失,这是东罗马帝国;过度使用制约力,崩断了制约力这根武力锁链,陈胜吴广就揭竿而起,政权对民众的权力也就很快随之而消失,这是秦帝国。

但是,第一例中的那位躺在三尺地下的被膜拜者,连生命也早就消失了,他不可能使用任何积极手段发起主动的制约力,来表达允许或是不允许一群后代对其进行祭拜,哪怕有人把他挫骨扬灰,他也仍然一言不发,默然而对。至于孔夫子,自从他“歌曰:泰山其颓乎?”黯然、无奈、彻底失望而“盖寝疾七日而殁”之后,无论哪个皇帝顶礼膜拜,无论五四青年们怎么辱骂,他也是一言不发,默然而对。我们必须承认,这两位都有制约力,他俩的制约力也还都是自己生前主动创造出来的,而且,绝不以武力和政治原则为前提,只要某一族人或者华夏文明不发生存在断裂,他俩的制约力就可能永续存在。

自然,这绝不是说只有死人对活人才会有这种制约和被制约境况,由于人类的战略感悟力实在低下,甚至战术感悟力有的时候也低得让人哭笑不得,所以,活人对活人的各种制约和被制约,有时候更加让人匪夷所思和心惊肉跳。河南省伊川县1991年版的《伊川县志》有这么两段话:

红笔道,又名摸福(实为摸腹)道。主要活动于酒后、葛寨一带。道首路士俊,酒后乡路庙村人。建国前夕,他在本村发展道徒多人,以念佛经为幌子,每晚召集男女道众,烧香拜佛,而后熄灯灭火,男摸穆桂英,女摸杨宗保,摸住就是夫妻,男女鬼混,形成乱奸。一次一个姓路的误奸其母,母子羞愧,相继退道。该道无政治企图,但淫秽放荡,严重败坏社会道德。1951年,伊川县人民政府禁止该道活动,其后泯灭。

吃屎道,又名婆阳宫道,道首韦河,水寨乡韦村人。40年代末,韦河每晚召集道徒,喝冷水,念佛经,焚香跳舞,并以吃屎可以免灾来迷惑道众。1951年,伊川县政府禁止该道活动,其后遂绝。(777页)

这两位道首的制约力都堪称强悍,还都绝对不以武力为支撑、不需要任何政治、经济战略和手段,同时都轻易做到了任何政权、任何霸权都根本不敢去做而一旦去做就会迅速土崩、消亡的事情。

在这两段文字面前,请坚信:只要控制了人的思维模式和思想方法,任何不敢想象和不堪想象的事情,都可以纤毫毕现地在阳光下昭显,而人类中有一部分群体的思想方法、思辨能力的幼稚可笑,常常让人觉得还没有从树上下来,甚至还不如那些住在树上的和洞里的。应该明白的是,上述两帮“道众”,代表着一个庞大的群体,比他们好一点的、好很多的、好得很的,应该更多更庞大,但“好很多的、好得很的”究竟好到什么程度,又占了人群中多大的比例,看官一定会有自己的判断。

我这里只想说,正是他们中的很多人给许多邪恶和罪恶提供了丰厚的滋生、繁茂的最佳土壤,正是他们为低层次文化提供了丰厚的生存和繁衍土壤并使之逐渐上升成为各种各样的文化规范,而这些文化规范又反过来从根本上约束和钳制人类的思维模式和思想方法,像一条条高效的文化产品流水线,把一个个新生儿一步步变成自己合格的文化产品。其制约力量之大,真是任何政治和政治战略、任何强权和霸权都望尘莫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2 10:39:42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把东罗马和秦帝国以及各个政权对社会进行管理的制约力看成是硬制约的话,那么,孔子们的制约,就是软制约——真的不想把那两位道首放在这里,但是,他俩使用的还真的是软制约。

硬制约主要以政权和国家的形式存在,广泛而深刻且不可一日或缺地制约着人类的生活和生态,软制约主要以文化的形式存在,全方位多层面立体交叉毫无遗漏且不舍昼夜地制约着人类的思维模式和思想方法并牢牢掌控着人类历史发展的大趋势。

关于硬制约和软制约,大概可以这么理解:

1,硬制约力和软制约力都是权力;

2,政权有硬制约和软制约两种权力可以运用;

3,硬制约接受软制约的规范;

4,硬制约力决定政权是否可以存活,软制约力决定政权是否可以存续;

5,软制约力是任何民族、国家、政权的根本生存能力;

6,软实力的实质和核心是软制约力;

7,没有或不注重软制约力的政权,是没有或缺少生存智慧的政权。

应该说明两点:其一,硬制约不仅仅只有政权拥有,它广泛地存在于人类生活的各个层面;软制约也不都可以上升到文化层面,前述两位道首的成就,就不应该看成文化成就,看来,他俩连邪教的门槛也爬不过去。其二,关于影响力、权力、硬制约和软制约本身的讨论,这里只能做到蜻蜓点水而不可能更加深入,因为我们需要关注的是软制约之上的问题。

点评

感觉还有话说,没到小节呢啊  发表于 2014-7-2 17:1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3 09:05:1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战略启蒙时代

1945年7月16日凌晨5时30分,美国在本土实现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核爆炸,第一颗原子弹的诞生和爆炸,从纯技术的角度看,算是揭开了原子能的奥秘,用美国政府和美国政治家的眼光看,这是对它国进行威慑和敲诈的战略工具:我胸怀利器,不听话或者不出让利益的,不管是谁,都挡不住我杀心顿起。直白一点说,原子弹简直就是一个神奇的搂钱耙子,用起来特别顺手。

实在话,技术真的是个须臾不可疏远还根本靠不住的朋友,美国政治家还没有从兴奋中缓过神儿来,1949年8月29日,前苏联就让自己的第一颗原子弹炸响,于是,美国朝野上下一片惊慌。用美国军事理论家柯林斯的话说,两个核大国真的爆发全面战争,谁都可以简单地联系到核武器的使用及其产生的后果:“全面战争这个词通常指美国和苏联之间一次灭绝种族的摊牌,由于广泛使用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它可能危及整个地球的安全。”

也就是说,原子弹出世短短几年之后,为了自己不被拖进“交换的自杀”这个全面死亡游戏,它就变成了一种威慑工具而不是一种掂在手上随时准备扔出去的实战利器,原因很简单:“政治目标是决定一国政府愿意付出什么代价的因素,而这些目标不是一成不变的。如果目标是统治全世界,那么只要侵略国的统治者们能够幸存下来并继续掌握统治权,又使所有其它国家丧失了战斗力,那么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也不算高。相反,如果战争的可能结果是自己的统治机构被推翻,那么不管付出的生命财产的代价多么小,这样的胜利也不值得去争取。” 应该说,不是不想“统治全世界”,而是不想“可能结果是自己的统治机构被推翻”,更不想在原子弹的轰鸣声中彻底灭绝。

还有一点更加可怕,敌对的双方都愿意跟一个冷静缜密的政治家打交道而不愿意跟一个疯子纠缠,而这个世界上偏偏不乏政治和军事疯子,常常是无论谁看谁、谁对谁,都觉得对方有可能在某种情况下变成疯子,害怕他今天固然不是疯子但明天就可能变成十足的疯子。法国战略思想家博福尔这么认为:“如果你在同一个疯子打交道,你一定不要一直把他逼到墙角里去。杜勒斯的僵硬死板,赫鲁晓夫的勃然大怒和用他的鞋子敲打桌子,戴高乐的目中无人,都是这种心理角逐中的伎俩,那也许要比以物质考虑为基础的一切合理计算更为重要。” 说得直白一点:如果惹得他冲冠一怒,扔出一颗原子弹,说不定大家就同归于尽了。这就让政治家、战略家们必须琢磨新的战略选择。
  
《大战略•第五章•全面战争的效用》

  《大战略•第五章•战略抉择•二•全面战争的目标》

  《战略入门•第四章•第三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3 09:06:2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点,还是博福尔说得精彩:“不过今天双方都已有了核武器,所以核威慑不再绝对有效了。这就等于说,某一领域中,威慑是不生效的,换句话说,从小型的冒险行动起,经过外围行动到以有限战争告终,在整个行动范围内双方都仍保持有一定的自由;在每一情况下的守则是,其所争的利益必须小到不值得以核报复相威胁。这些行动就像别的许多事情一样,其效力在很大程度上是猜想的,但这一切的结果是在威慑战略内开辟了一个新的领域,其目的是使用其他的方法来补充核威慑的效力;或者说,其目的是减少并在可能时消灭敌人的行动自由。”

这段话可以这么理解:

1,大家不惜血本造了很多核武器,根本作用就是提醒对手和自己:别发疯,发疯和灭亡在核武器面前已经是同义词了——威慑战略应运而生;

2,利益争夺不可能停止,可以在不使对方下决心扔出原子弹的前提下实施有限的动作以换取空间和资源利益——有限战争战略应运而生。

核武器诞生后的大小战争,也是在有限战争战略的约束下产生和结束的,比如五十年代的朝鲜战争、六十年代第二次印度支那战争、前苏联和美国的两次阿富汗战争、美国领头的科索沃战争、伊拉克战争等等,都可以当成有限战争战略的注脚。可以说,人类揭开了原子能的奥秘的技术突破,同时深刻地影响了人类的战略思维和社会生态,也极大地改变了人类的战争形态。

(《战略入门•第四章•第四节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3 09:08:0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只是从军事和军事战略的角度观察结果,如果换一个角度,也许可以这么说:

第一,核武器产生之前,几乎所有的战争都是硬邦邦的,政治家和军事家可以不假思索地拿出自己可以拿出的足够暴力来粉碎对方的暴力,在己方处于有利态势的情况下,可以毫无顾忌地以暴力为杠杆来攫取最大利益,而现在则变“软”了,只可以相对的暴力和蚕食的形式攫取利益——有限战争战略成为军事战略主流。

第二,为什么要冷战?因为不敢热战。冷战其实就是“软战”,武力退到后排,软实力站到了前排,以思想对抗思想,以政治对抗政治,以制度对抗制度,以文化对抗文化,以文伐对抗文伐,以混水摸鱼对抗混水摸鱼,以弥天大谎对抗弥天大谎,换言之,以软制约来实现自己利益的最大化——悄然之间,人类的战略生态由以军事为尖兵变成了以政治为尖兵,战略一词的内涵,迅速地扩张到了人类知识的全方位而不再特指军事一隅。

第三,柯林斯说:“铁幕后的一些卫星国,只不过是作为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僵尸而生存着。” 布热津斯基认为:“在近期保持美国独特的全球力量,将来逐步把这种力量转化为机制化的全球合作。用古老帝国统治下更蛮横的时代流行的话来说,帝国地缘战略的三大任务是:防止附庸国家相互勾结并保持它们在安全方面对帝国的依赖性;保持称臣的国家的顺从并维持向它们提供的保护;防止野蛮民族联合起来。”

为什么全世界那么多的国家和政权会甘心当美苏两个霸主国的政治和经济僵尸?因为不站队就可能失去生存权而只好交出部分甚至大部分自主生存权——收获这些僵尸并从这些僵尸身上攫取军事、政治、经济利益,基本上都不是直接靠武力得来,而是靠两个霸权主动发射出来的软制约力的折冲、扭曲、纠缠产生的综合影响力得来,也就是说,软制约力可以获取的利益,其费效比,绝非武力攫取之可比。


《大战略•第一章•国家安全的利益》
  《大棋局•第二章•地缘政治和地缘战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3 09: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软战”的阶段性成果中的最大一个,比人类历史上的任何“硬战”都来得喜人和惊异:前苏联轰然倒下,自己一下子把自己撕裂成十几个主权国家,美利坚一超独大。

这可不仅是“不战而屈人之兵”,还是“不战而灭人之国”,这个“灭国”,还是地球上数一数二的超级大国,其身边还有一大群柯林斯说的僵尸国和布热津斯基说的附庸国,也就是说,对霸权来说,软制约力阐释的不仅仅是巧取胜过豪夺,更有“软战”优于“硬战”。

还有一个正在运行着的例子:那个发动过两次世界大战,又都败得一塌糊涂的素来胸怀大志的德国,当欧元问世之时,人们是不是感觉是它在用另一种手段统一欧洲,从而使自己实现历史抱负,变成远超美国的世界第一霸权美梦呢?2012年元月13日,地球上有这么一条具有历史意义的“战争新闻”:“国际主要信用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公司13日宣布下调法国等9个欧元区国家的长期信用评级,称欧元区目前所出台的政策仍不足以遏制主权债务危机的进一步蔓延。”对此,人们是应该理解成美国的金融战争的“阶段性战争胜利果实”,还是理解成工业体系完整、强大、国力雄厚的德国一统欧洲的“阶段性战争胜利果实”呢?究竟是谁在给谁作嫁衣裳,现在下判语还为时过早。

这里使用的都是中性词,绝无调侃鄙视之意,只是在叙述和解释一个全新的战略时代。

上述四条,第一条是战争思维改变导致战争形态变化;第二条是参与战争的主角变化,这已经不是“革命性的变化”可以解释的了,这应该是人类从文化上跨了一个新台阶;第三条是新战争主角出场演绎出来的新战争形态和战争成果;第四条是新战争主角可以取得的最大战争成果。

四点成一线,给我们诠释了一个完整的信号:1945年7月16日凌晨5时30分,敲响了人类一个新的战略时代开启的钟声,而1949年8月29日这一天发生的事情,使人类不得不对自己的生存瞻前顾后,从而导致政治家、战略家、军事家们不得不对国家的生存战略启动艰难的自我启蒙,这一天算是打开了人类一个新的战略时代的大门。

正是这被逼无奈的自我启蒙,文化及其各种非武力手段,第一次走在了武力的前面,变成了参与战争的主角。因此,核武器的产生,最大的意义是让人类进入了一个战略启蒙时代,自然,也可以叫做软制约启蒙时代。再说一遍,苏联解体是战略启蒙时代进入成熟运行时期的开始而不是这个时代的结束,这个时代正在以人们难以估量的广度和深度迅速展开。

实际上,人类对自己所处的任何战略时代都处于懵懂状态而把对这个时代的认识和总结交给后来人,但后人只能坐论前人而不可能左右前人,只能从前人的成败中提炼生存智慧而不能挽回前人的根本错失;可悲的是,人类一直都是沿着“六王毕,四海一”,“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的老套路一圈一圈地奔着黄泉之路往前转。

“二人同术,谁昭谁暝;二虎同穴,谁死谁生?” 这是三千年前那一代战略家取得了伐纣灭商的成果后,对新生的宗周政权的战略提示和政治警告,应该说,这提示和警告永远都不过时,永远都应该如雷贯耳。

如果一个国家和政权能够较早地感悟到一个战略时代已经左右着自己的现实生态,并将决定自己在这个战略时代的成败生死;如果一个国家和政权能够集中自己的战略智慧全力应对这个战略时代所面临的各种层次和侧面的重大命题,从而使自己站在战略高端来“庙算”自己的生存现实并影响人类的生存趋势,起码做到扭转这个战略时代的低端纠缠,提升这个战略时代的文化层次,它就必将是这个战略时代的最大胜利者。

对一个国家、政权和政治家、战略家来说,最大的战略无知是不知道自己处在什么样的战略时代。



《逸周书•周祝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3 09:5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一个国家、政权和政治家、战略家来说,最大的战略无知是不知道自己处在什么样的战略时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