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老夫无奈

大战略家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9 14: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吃屎道、摸腹道-----两个教派,后面会有具体介绍——老夫真的不好意思用文字具体说明,到时候,只能拿出“原著”,奇文共欣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6-29 14:45:08 | 显示全部楼层
各位“先生”,在那个年代,批判汉字,更多的该是在批判那个年代的文脏,流毒无穷,恨不得把汉字废除掉,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文章,承载了文人的思想,文人如果不事稼穑,真要以文为生,必然“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或者迎合当代的社会需求,好卖个好价。

而今的七葫芦娃之爹对好莱坞审美倾向的迎合,丰乳美臀对炸药奖的审美倾向的迎合,GZJY疯狂谣诼对5美分的迎合,同理然。

用心沉潜,专心不移,精诚多思,思以引行,刘欢唱,心若在,梦就在......

至于有人精于道,有人长于略,有人专于术,自然该当如此,人无完人么?更何况,生有涯而知无涯?

那么,咋办呢? 团结就是力量,道不同不相与谋,志同道合,通力协作,也好做事儿成事儿。

没有完美的个人,可以有无敌的团队,

当然,下四国军棋,还有句,不怕神对手,就怕猪战友,哇咔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9 15: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耀哥 发表于 2014-6-29 14:45
各位“先生”,在那个年代,批判汉字,更多的该是在批判那个年代的文脏,流毒无穷,恨不得把汉字废除掉,皮 ...

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30 10:51: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智慧第一还是勇气第一?

既然人类的整体文化感悟力低下,拥有较高文化感悟力的那些人,实际上其感悟力也千差万别,也要受到个人观察力、理解力和文化背景、文化规范的根本性影响,而这种差别和影响,又严重制约着人类的战略思维,既把某些人严格地钳制在一定的战略境界内而难以突破,也让所有人对更高层面的战略思想和文化成果百思不得其解,从而导致人类的战略黑暗时代水尽又山山又水,导致处于文化最高端的二元文化和二元文化战略思想体系甚至被看成“道家思想中根本不可能有战略之存在,至于孙子与老子则完全处于对立的地位”。 这其实既是文化的尴尬也是人类的尴尬,更是人类生存前景的尴尬。

读者也许还记得本书第一章开头的那篇《人类和文化的逻辑关系》中的这两段话:“柯林斯根本就没有意识到甚至根本就没有能力去意识孙子这个‘伟大人物’的胸膛里,跳动的是一颗什么样的文化之心”;钮先钟先生对孙子也有如此评价:“读《孙子》的人常会有一种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感觉,这也正是表示其艺术境界的高超。”

还是让孔门第一高足颜渊,替这“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感觉”来个形象化解读吧:对孔子的文化高度和战略境界,“颜渊喟然叹曰:‘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虽欲从之,末由也已。”

这个艺术境界甚至哲学境界的核心和本质是什么?颜渊无法理解更无法“从之”、钮先生无法回答,但钮先生看来比颜先生更愿意向前看:“那也正是其哲学思想中最奥秘的部分,留待后世有志之士去搜寻和发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30 10:5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通过兵圣孙子和西方兵圣克劳塞维茨关于智慧和勇气的对比,也许会给我们一些有益的启示:
       
孙子在《始计》篇中说:“将者,智、信,仁、勇、严也。”这五个字是够有弹性,若能加以现代化的解释,似乎即可把所有一切构成将道的必要素质都包括在内,不过本章在以下的讨论中却不准备依照孙子的原定顺序,而参照克劳塞维茨的思想,另行排列如下:勇、智、信、仁、严。

在《孙子三论》中,钮先生指出:“孙子重智,这也是他与克劳塞维茨之间的一大差异。这当然又与二人著作所重视的层面有相当关系,孙子比较重视大战略,包括战争的准备和计划在内;克劳塞维茨则比较重视作战的层面,仅到晚年才进入大战略的境界,所以他重勇有过于重智遂为必然趋势”。 也就是说,钮先生认为:

1,孙子关注的是战前、战中、战后各个层面直至国家总体战略的整体,而克氏只关注战争本身,两位兵圣的视域差别甚大,所以克氏把勇气排在智慧之先;

2,克氏到了晚年才开始关注国家总体战略,因此还是把勇气排在智慧之先——克氏生前可能没有顾上修改这个排序;

3,据此,钮先生自己也“参照克劳塞维茨的思想”,把勇气排在智慧之先。

这是说,关于智慧和勇气,其探讨的范围,只限制在战争本身,换言之,钮先生认为在战争过程中,战将的勇气第一而智慧第二,不同意孙子全部都是智慧第一的说法。读钮氏对两位兵圣关于智慧和勇气的分析,深感其逻辑严谨思维缜密和功力深厚,但是,总还是有一种遗憾,觉得钮先生没有看到把“智、信,仁、勇、严”变成“勇、智、信、仁、严”的文化差别。就《孙子兵法》和《战争论》及其它们的作者而言:

第一,“智”和“勇”哪个在先,是一元文化和二元文化的差异。

以智为第一,其最高端,通向军事战略的哲学境界,让军事战略归属于文化战略的范畴之内,其能够实现的和平,是文化意义上的和平,其思维模式,已经揖别了丛林思维,趋向甚至靠近“人”的哲学结构所表述的人类思维。孙子曰:“善战者之胜也,无智名,无勇功”,这样的战略境界,对很多人来说,只怕都只能一声浩叹:“读《孙子》的人常会有一种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感觉”,因为这已经完全不是战争和军事战略以及任何军事现象、军事历史本身可以解释的了,因为这已经完全是另一种战争形态了,但老子就有十分清晰的解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30 10:53:24 | 显示全部楼层
“善闭,无关楗而不可开;善结,无绳约而不可解 ”——我方的防守、进攻、围困已经到了对方根本就无法实施任何军事意义上的作为了,在这种态势下,那些军事领袖们还可能在战后收获关于一场战争的“智名”和“勇功”吗?这样的战争过程,由一个班长指挥和一个总司令指挥,结果会有多大差别?“善为士者,不武;善战者,不怒;善胜敌者,不与” ——最会格斗的勇士是不动手而让对手认输,最会打仗的将帅是不交锋而战败敌军。

这还不是最高境界,战争的最高境界是“老子的军事战略境界”:“行无行,攘无臂,扔无敌,执无兵” ——我方连军阵也没有排列的需要,连胳膊也没有抬起来的需要,根本就没有敌人可以进攻,因为优秀的文化战略取得了决定性的成功,大家都化敌为我而全是“我方”了,人间已经没有兵器这个物品的使用机会了——这样的“战争”,早已离开战争本身遥远而又遥远,指挥这场“战争”的,还会有“智名”有“勇功”吗?这位指挥员还会稀罕这样的“智名”和“勇功”吗?换言之,除了最高端的生存和战略智慧,还有别的什么东西可以担当这种使命吗?

孙子的胸膛里,跳动着一颗二元文化之心,所以,才会把战争的最高境界描绘得如此高妙,才会和老子如此的不谋而合,才会始终把“智”列为第一,这是因为他深知战争的最高智慧、最优秀的军事战略的最高使命、真正优秀的军事战略家的天职是消除战争和永远消除战争。
自然,现在我们能看到的只是《孙子兵法》一书,如果孙子还有其他著作传世,也许我们会看到他更加异彩纷呈、大开大合的人类生存哲学。让我们承认,孙子的生存背景,有二元文化底色,他接受并把二元文化元素融化在他的《孙子兵法》之中,这也是读《道德经》和读《孙子兵法》的一个共同特点:因为对文化战略和大战略的认知不够,所以,对“其哲学思想中最奥秘的部分”“常会有一种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感觉”,自然,这也是常常让人无法理解以至于信口解读的根本原因。

如果我们沿着《道德经》和《孙子兵法》的文化脉络往前追寻,会在《逸周书》中找到思维和文化依据:“民无能名曰神;称善赋简曰圣,敬宾厚礼曰圣”。 在这里、在周公和姜太公看来,最高明的国家最高领导人,是“民无能名”——国家治理达到最佳情状,老百姓、后人无法给他一个准确的名号,其次才是有“能名”的“圣”:“称善赋简”、“敬宾厚礼”;《逸周书》对军事战略也有同样的理解:“善政不攻,善攻不侵,善侵不伐,善伐不陈,善陈不战,善战不斗,善斗不败”, 如果我们把这几句话从后往前读,就很容易理解孙子的“无智名、无勇功”和老子的“至誉无誉”、“大象无形”了。应该说,在文化和战略的某个境界内,这实际上是常识。

克氏的以勇为第一,其战略层次,停留在“用暴力加智慧来阐释暴力”的层面,或者说,战争就是战和争,就是用暴力来粉碎暴力,就是一种单纯的暴力零和游戏,与敌我双方老百姓战时和战后的生死存亡无关,而且,敌对双方,总应该有一方或完全消亡或彻底丧失自主生存权,沦为另一方的奴隶。至于双方媾和,那只是这一场战争和下一场战争的间歇,两家打累了,趴下来喘口气,最后还是要起而再战,分出胜负、决出主奴、定出生死的。

无可否认的是,克氏这个层面上的战略,最多让军事战略服从于政治战略,用克氏自己的话说,就是“军事艺术在它最高的领域内就变成了政治”, 其能够实现的和平,充其量是战争的间歇,本次战争为下一次更大更广泛的战争做准备。

第二,以智为第一还是以勇为第一,不仅不是时代变化、科技的变化带来的变化,反而是时代的变化和科技的变化已经面目全非了,而文化没有变化的结果。

克氏生活在一元文化的大背景里,接受的是丛林思维和丛林法则,信奉的是“你不能让所有人开心,那就只能让自己开心”、我是主人你是奴仆、上帝选择了我我就代表上帝宣布和执行对你的抛弃的文化信条,所以,克氏的军事战略所能够实现的,最多是战争的间歇,他以勇为第一,再自然不过了。

孙子生活在有二元文化底色的大背景里,深受化敌为友、化敌为我、共生共存这种二元文化元素的熏陶,讲究“上兵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这些,都不是勇力可以完成的,只能交付智慧来运作,因此,他把“智”列为第一,情通理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30 10:54:2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克氏的“智”和孙子的“智”含义大不相同。

在克氏看来,战争的基本含义,就是“敌人的军队必须消灭”、“敌人的国土必须占领”,“战争是迫使敌人服从我们意志的一种暴力行为”,也就是说,战争就是用战和争来开始和结束,以“打”为圆心,一切围绕着“打”转圈圈。

在孙子看来,战争的最佳展示方式是“不战而屈人之兵”,是双方的将士和百姓都不遭受战乱之苦,是止戈为武,以“不打”为最高境界。
这就产生了孙子和克氏在“智”上的根本差异:克氏的“智”,就是战场上的“无不为”,以更大的暴力碾碎或解除敌方的暴力,以任何手段摧毁敌方的肉体或者抵抗意志,以任何可以使用的方式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对方,是“战之智”;孙子的“智”,自然从根本上包含了战场和战争之胜的暴力元素,这一点和克氏的“智”有重合之处,但孙子把这些看成是军事战略中低层次的智慧,孙子更看重的,则是“屈人之兵而非战也,拔人之城而非攻也”,是“不战之智”,而如果非战不可,孙子则主张战争的结果最好是“无智名,无勇功”,连战争胜利的最核心部分,也让世人看不出来。

值得一提的是,克氏为自己的“勇”为第一提供了他自己的注释:“有些仁慈的人会很容易认为,必然会有一种巧妙的方法,不用造成太大的伤亡就能打垮敌人或者解除敌人的武装,并且认为这是军事艺术发展的真正方向。这种看法不论多么美妙,却是一种必须消除的错误思想,因为在类似战争这样危险的事情中,从仁慈产生的这种错误思想正是最为有害的。” 瞧,克氏的辞典里,除了暴力元素还是暴力元素,“止戈为武”在克氏眼里,大概和“仁慈”等量齐观了。

第四,关注点的不同,既是格局视野,也是文化背景差异。

在对待战争的态度和认知上,克氏认为:“战争无论就其客观性质来看还是就其主观性质来看都近似赌博” ;“在战争所能追求的目标中,消灭敌人军队永远是最高的目的”。

正如钮先生所说,克氏重视的是战争的过程,是就战争本身而言,所以,列将军之“勇”为第一,其实也算正常,值得提醒的是,军事战略家把自己局限于军事和军事战略一隅,其格局视野,真的小了些;

《孙子兵法》开篇第一句,就是“兵者,国之大事,生死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他关注的是战争对政权、国家、民众的利和害,是一场战争给国家带来的利益更大还是危害更大,用经济学家的话说,是战争的投资是血本无归赔尽身家性命,还是收回成本并收获利润,甚至,一场战争的胜利本身,会不会给国家更久远的未来带来麻烦,而这些,都从战争本身延伸到了战前和战后极为宽阔的时间和空间范畴,要求军事家和军事战略家明白军事战略只是战略群中的一员,还是坐在听众席上的一员,所以,他列将军之“智”为第一,合情合理,因为他的视域和格局不允许他不把智慧放在首位。

可以说,孙子和克氏的“智”,不在军事战略的同一个层面上,一个属于二元文化层面,把军事战略归属于文化战略;一个属于政治战略层面,把军事战略归结为纯粹的暴力——一元文化从根本上拒绝天人合一、同生共存的文化和思维取向而不可能感悟和理解“行无行,攘无臂,扔无敌,执无兵”和“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这种二元文化的“不是战争的战争形态”,所以,也就根本不可能把“智”列为第一。

读《战争论》,字里行间都能感觉出克氏对政治干扰军事和战争进程的厌烦,克氏似乎有让军事战略和战争进程不受政治战略规范的强烈愿望,尽管克氏非常明白军事战略必须服从和服务于政治战略,尽管他十分清醒地说明:“战争无非是政治交往用另外一种手段来继续”。
自然,即使军事战略完全归服于政治战略,其实质,也只是暴力战略,克氏在这里并没有犯任何错误;如果人们能够通过这个对比,清楚文化战略和政治战略、军事战略的根本和主从关系,清楚对人类的永续生存而言,政治战略不具备统帅军事战略的资格,那就足以让人额手而庆了。

总之,在“智”这一点上,两位大军事战略思想家的可比性甚小,而离开了战略家、战略思想家的文化背景,很难发现“勇第一”和“智第一”的根本差异。值得十分警惕的是,这差异的结果实际上是人类文化感悟力的差别、人类战略思维的差别、人类思维模式的差别、人类文化规范的差别、人类实现真正的和平而永续生存还是继续享受战争和战争间歇而最终完全灭绝的差别。

点评

只知一二,而不知有三。在一二三元的文化哲学战略中,最为殊胜的仁去哪了?  发表于 2014-7-1 16:3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30 10:57:11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然,在探讨这个话题的时候,我没有忘记同是华夏兵书的《六韬》,也和克氏、钮氏的排列顺序一样:

武王问太公曰:“论将之道奈何?”太公曰:“将有五材十过。”武王曰:“敢问其目。”太公曰:“所谓五材者,勇、智、仁、信、忠也。勇则不可犯,智则不可乱,仁则爱人,信则不欺,忠则无二心。”

这位很可能是战国人而冒名姜太公的战略思想家,探讨的是在帝王和宰相领导下的、一直处在王和相的视线之内的“将”应具备的五种基本素养,应该说,这位作者也没有意识到或者忽略了“勇、智、仁、信、忠”这个排列顺序的文化高度及其可能产生的巨大影响,换言之,这位战国的、应该熟读过《孙子兵法》的战略思想家的文化和战略高度,远不能和孙子相提并论。


钮先钟《孙子三论•第十四章•三》
  《论语•子罕》
  钮先钟《战略家•第十五章》


《孙子三论•第二十二章•一》
道德经•二十七章》
  《道德经•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六十九章》



《逸周书•谥法解》
  《逸周书•大武解》


《战争论(下)第二十七章》

《战争论(上)•第一章》
  《战争论(上)•第一章》
  《战争论(上)•第二章》

《战争论(下)•第二十七章》
《六韬•龙韬•论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6-30 12:40:12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炎炎夏日,读来如痴如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30 16:02: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耀哥 发表于 2014-6-30 12:40
精彩,炎炎夏日,读来如痴如醉。

谢谢关注,可惜愿意看的人太少了,呵呵

点评

龙之声的几个QQ群,尤其是大群^_^  发表于 2014-7-1 08:55
默默学习,并不时发出由衷的赞叹的。其实自从老夫来到这里,很多写手的文章里已经明显流露出老夫的影响了。如果老夫也喜欢热闹,可以混混  发表于 2014-7-1 08:54
老夫有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哦^_^。这个坛子的特点就是:读者水平总体比一般的要高出很多,但是大多又不能完整形成自己的体系,所以很多人都在  发表于 2014-7-1 08:52
没关系,酒香不怕巷子深。 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也不急靠这文赚钱,养家糊口。  发表于 2014-6-30 18:5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