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老夫无奈

大战略家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5-29 15: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零度出走 发表于 2014-5-29 09:26
老子有一个梦想,我的梦想就是老子的梦想。

我也喜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5-29 16:06:58 | 显示全部楼层
精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29 21:02:40 | 显示全部楼层
seawater 发表于 2014-5-29 16:06
精辟!!


这么枯燥的东东还有人关注,可见,本论坛颇有高人。欢迎常来

点评

高人表示年事已高略显无奈。  发表于 2014-5-29 22:3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1 10:55:26 | 显示全部楼层
3 上仁、上义、上礼

《道德经•五十八章》:“正复为奇,善复为妖——人之迷,其日固久”。可以这么断言:没有文化智慧和优秀文化战略为灵魂和统帅,纯粹的政治智慧,实际上到最后只能沦落为强盗智慧,不管设计和布局政治战略的政治战略家和政治战略思想家的起初愿望是什么、有过多少精妙的理论和防腐措施,都不可能改变这个根本趋势。到后来,不管政治家和政府及其宣传机器的嘴里喊什么口号,都只能是小把戏而已。唐代首席大军事战略家李靖,早已为这样的政治游戏定下了规格:“多是以小术而胜无术,以片善而胜无善,斯安足以论兵法也?”(《唐李问对•卷上》) ——这里,干脆把政治战略当军事战略看了,因为克劳塞维茨——克氏教导我们:“政治还是孕育战争的母体”。

自然,绝大多数政治家、思想家和战略家看不到或者忽视政治战略的根本性质是什么,也就不影响他们把政治战略的最高目标锁定为永续生存,这也是很多政权向天堂迈步而直奔地狱的根本原因。这里要强调的是,生存目标完全一样,绝不意味着每一个战略设计和制定者拥有完全相同的生存智慧,更不意味着每一个战略设计和制定者拥有同样的文化背景。

上仁为之而无以为;上义为之而有以为。上礼为之而莫之应,则攘臂而扔之。故,失道而后德,失德面(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前识者,道之华而愚之始。 (《道德经•三十八章》)

这一段话实际上可以看成是老子在为政治战略分类。

老子把高明的政治战略分三类:上仁、上义、上礼,那些不高明的、浅薄低下的政治战略究竟有多少,不入老子法眼,不在他的探讨之列。当然,所有的政治战略事实上都追求永续生存,这也不言自明。上仁就是“人二”;上义应该看成是墨家的“教义”,大概算是最高明最普世的政治原则了:“义者,宜也”,其实,最终只能沦落为空洞的政治价值观;上礼就是最规整最安静的政治原则,“郁郁乎文哉”,纯粹而且更加空洞的政治价值观。

老子最厌恶的就是这个“礼”,即使是“上礼”。这是因为,“义”和“礼”这类政治价值观只服务于特定人群的政治和生活需要而不服务于全体社会成员的生存需要;“礼”的本质是秩序,是关于社会和文化地位的政治法则,是政权和政治战略对民众进行防控和抑制的道德根据,抽空了人与人之间信任和尊重的文化内涵,从根本上否认政权和权势集团更依附、更需要于人民大众而不是人民大众更需要、更依附于政权和权势集团的基本事实。

点评

让人想起了犹太人给美国人划的统治世界的路线图”----给帝国挖坑  发表于 2014-11-17 13:3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 10:29:39 | 显示全部楼层
4 政治实际上是人类生存的最大软肋

有一个我们不得不承认的人类历史上的古今不变,那就是人类中的智者和笨蛋、大恶巨魔和大德高贤,在某个领域里非常奇怪地始终站在一个高度,几乎没有任何差别,那就是关于生存、生存空间、生存资源、生存时间的思考和思辨,无论其文化背景如何,基本都限制在政治和政治战略层面,难以突破。据说,一位十九世纪的法国数学家潘卡里有过这么一段哲言:“我们的弱点禁止我们考虑整个宇宙,而把它切成碎片,碎片之间常会相互发生作用,我们遂认为此种相互作用的效果是由于机会所引起。”

从文化和文化战略的角度上说,这就是“我们的弱点”,我们以政治和政治战略为最高准则;我们站在战略洼地来打量和思辨我们的地球和我们自己;我们用思维碎片的偏来逻辑整个世界和我们的未来的全;我们用破碎的政治和政治战略意义下的文化来切割原本完整和可以永续完整的生存空间和生存资源;我们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我们可以把宇宙“切成碎片”,但每个碎片都根本上属于老子说的“无名”和“有名”规范之下的有机整体,它们不可能不“碎片之间常会相互发生作用”;我们在政治和政治战略这个战争孵化器里害人害己而执迷不悟;我们沿着自己铺就的覆亡和毁灭之路拼命奔驰,指望有朝一日抵达天堂。

季康子问政于孔子,孔子对曰:“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 (《论语•颜渊》)

孔子侍坐于哀公……公曰:“敢问何谓为政?”孔子对曰:“政者正也。’” (《礼记•哀公问》)

撇开这两段话的对话环境和前言后语并假定属于《礼记》的后一句确实出自孔夫子之口,仅就这两句话本身来分析,老夫子说对了一半,还有一半应该是:“政者文也”——以优秀文化为支撑,“政”才能真的“正”,才会可持续地“正”下去,以非优秀文化或者卑污丑恶文化为支撑,“政”无论如何也“正”不下去,甚至一开始就是歪的。

也许,这么结论有些让人心寒:政治战略在战略群里不具有领袖群伦的基本素质,在战略殿堂里,它该坐在听众席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3 10:57:10 | 显示全部楼层
经济战略

经济战略是生存资源分配方案,实际上可以叫做生存资源分配战略。拥有生存空间的大小,基本上就意味着可以利用的生存资源的多少,因此,政治原则实际上肩负着资源分配原则的职能,因此,经济战略和政治战略是连体双胞胎,或者说,是一个战略的两面,一面是生存空间分配,一面是生存资源分配,这就是把许多政治口号仔细咀嚼后便可发现它们实际上是经济口号的原因。

许多人并不以为老子有一套关于经济战略的分析,这其实大错特错了,如果我们把《道德经》当一部关于经济战略的著作看,也许会有新的认知:

七十七章: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

这是两种经济战略类型:1,损有余而补不足;2,损不足以奉有余。

从宏观上说,人类历史上实际上真的只有这两种经济战略类型:政权、权势利益集团和政治、政治战略、军事战略,使尽浑身解数,扩展自己的生存空间、攫取更多的生存资源,让本来就生存空间狭小、生存资源枯竭的民众活得更加艰难,“损不足以奉有余”,是人们最常见的经济战略;政权、权势利益集团和政治、政治战略、军事战略灵台清明,适当压缩那些生存空间宽泛、生存资源充足的少数既得利益者的空间和资源,并把这些空间和资源让渡给民众,“损有余而补不足”,这是最难见到的经济战略。

七十五章:民之饥,以其上食税之多,是以饥;民之难治,以其上之有为,是以难治;民之轻死,以其上求生之厚,是以轻死。

这段话是老子对“损不足以奉有余”这个普世经济战略的具体分析:老百姓饿肚子,是因为政权和权势利益集团搜刮、压榨得太厉害,大家肚子饿,可能不嚷嚷吗?接着饿下去,老百姓就不怕死了,剩下的,就是战乱和战争了,就是99%下决心选择抛弃1%了。

四十六章: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矣。

四十四章: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得与亡孰病?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

这两段话是老子对“损不足以奉有余”的政治家、经济学家和权势利益集团的劝导:知道自己占有的生存空间和生存资源已经比普罗大众大得多了,才是明白人,而只有明白人,才会继续占有必要的生存空间和生存资源而不是弄到鸡飞蛋打;名利、地位、更多更大的生存空间、生存资源和失去自己以至后代的生存权,哪个分量更重一些,不难掂量吧?

六十五章:圣人欲不欲,不贵难得之货;学不学,复众人之所过,以辅万物之自然而不敢为。

六十六章:是以圣人处上而民不重,处前而民不害。

六十七章: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

四十二章:人之所恶,唯孤、寡、不谷,而王公以为称。故物或损之而益,或益之而损。

这四段话是老子对“损有余而补不足”这种人类历史和现实中特别稀缺的经济战略的具体阐释:有了“三宝”,才可以让老百姓对政权的国家管理没有压迫感,才可以让自己虽然占有比老百姓更多的生存空间和生存资源而老百姓不觉得自己受到了损害:“欲不欲”、“学不学”,给老百姓让利,让老百姓滋润,全是为了自己继续滋润,一点儿也不亏嘛。

三十九章:贵以贱为本,高以下为基。是以候王自称孤、寡、不谷。此非以贱为本邪?非乎?

十三章: 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这两段话对经济战略定出了极高的标准:“贵以贱为本,高以下为基”——这是“指导我们制定经济战略的理论基础”,以扩展老百姓的生存空间为原则,以扩大老百姓的生存资源为标准;“及吾无身,吾有何患?”——“我”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了,“我”都全力以赴地支撑“别人”了,我们这个“人”岂不是浑然一体巍然屹立,如山岳之挺拔,如日月之永在?

可以说,和政治战略一样,经济战略是战略群里该坐在听众席上的一员,天然不具备统帅群雄的资质。应该强调的是,如果一套经济战略只忠于(包括客观上、实际效果只忠于)一少部分社会成员的生存利益,以损不足奉有余为战略谋划的出发点,其衍生出来的理论和价值体系,不管是文化的还是哲学的,不管披上什么样的道德外衣,其本质的卑污不可更改,其给人类社会带来动乱和灾难的本性不可更改,它除了和政治战略一样必然是战争孵化器外,还必然是更加高效的动乱播种机,也逃脱不了通过时间来丢失生存空间,同时丧失所有生存资源的宿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6-3 19:34: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学习了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3 20:40:45 | 显示全部楼层
观山居士 发表于 2014-6-3 19:34
好文,学习了

欢迎常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4 14:31:33 | 显示全部楼层
军事战略

战略一词来自于军事,战是打斗,略是艺术,合起来就是“军事艺术”,极而言之,可以叫“打斗的技巧”、“群体打斗的技巧”。

古今中外很多的军事家和军事理论家差不多都为军事战略下过定义,可谓汗牛充栋。想来,军事战略应该是维护、保障、拓展生存空间和生存资源的行动方案,实际上可以叫做生存保障战略。一国、一族出而掠夺、侵伐,基本都是在自己原有的生存空间和生存资源有保障的情况下,自然,自己的生存空间和生存资源连保障都得不到,而政治家或军事家选择了展开攻伐的情况绝非没有,一般情况下,这时的军事战略要么是一个政权的回光返照,要么就是它已经茁壮成长,成了国家和政权的总体战略,换言之,这时的军事战略成了战略群里的一把手。

军事战略大概也可以分两大类,请看《道德经》三十章和三十一章的这两句话:“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强天下,其事好还”——有人“以兵强天下”,事实上“以兵强天下”的情况千差万别,这里只看宏观;“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将军居左,上将军居右,言以丧礼处之”——有人把军事战略当成保障自己生存空间和生存资源的最后底线。

世界历史上唯武力是崇的族群、国家、政权、领袖的前车之鉴,不胜枚举。颇为值得一提的,是美国战略大师马汉的《海权论》,这是一部典型的军事战略巨著,代表了年轻的美国的最高战略水平:

英国海军部长白礼斯弗(Beresford)写信给马汉说:“如果我有权,我将下令英国人每家买一本你的书摆在桌上,每一块殖民地也都要摆一本。”事实上,每一艘英国军舰上至少都已有一本。有人说如果马汉之书不流行,则1889年英国海军改组法案将不可能迅速在国会中通过,1897年有一位英国要人说:“英国之所以能有一支坚强的海军,毋须感谢保守党或自由党,而应感谢马汉上校!” (钮先钟《西方战略思想史•第十四章•马汉•四》下同)

用一句不严肃的话说,真的“酷毙了”,但是毛病也出来了:

“概括言之,马汉不仅刺激欧洲诸国(以及日本)走向海军造舰竞赛的途径,并且更鼓励他们去寻求海外殖民地。换言之,也无异于引诱他们跳入陷阱。所以,英国史学家韦布斯特(Charles Webster)认为马汉本人实为引起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原因之一。”

战争就是用武力争夺,军事战略就是运用暴力的方法和方式,但国家、政权、族群关于生存空间和生存资源的理解如果以暴力为尚,暴力引来的,必然是来自各个势力集团的更大更残忍更具有灭绝性的暴力,用老子的话说,叫“其事好还”,这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哲学头脑来进行高端思考,是再简单不过的事理之常。

自然,任何战略都不可能像小学生的四则运算那样简单,在实际运行中,也往往异彩纷呈,即使军事战略在某种情况下被提拔为一把手,也往往不是除了暴力还是暴力除了毁灭还是毁灭,运用高明者,也常常峰回路转,让人叹为观止。比如法国起始于一八三零年六月的殖民战争,当法国政府派兵三万七千在阿尔及尔附近的北非海岸登陆,展开其新殖民扩张的时候,是在寻求刺激也罢,是在追求财富也罢,所能依靠的,只有手中的暴力和残忍的屠戮。

但是,屠戮和毁灭,并不能让刺激仅仅显得浪漫,所追求的财富也在残忍和毁灭中不可持续。他们认识到“必须同时用政治手段减弱敌人的抵抗意志,用经济手段破坏其战争潜力”,“要想在殖民地中维护和平,其最佳手段即为武力与政治的联合使用”,“政治行动远比军事行动重要,而政治权力的来源即为当地居民和组织” 。也就是说,他们中出了明白人,很有政治战略家潜质,明白没有了老百姓,自己的征服就只是一场简单的屠戮,于是,他们后来还是把军事战略挂靠在政治战略的规范内。

更加值得赞许的是,他们居然从战略上把殖民政权和殖民军队,变成了“和平使者”:“当绥靖行动(pacification)推进顺利时,地方就会变得较文明,市场会再度开放,贸易也会重建。于是军人所扮演的角色就变为次要,而行政的活动也就开始进行。换言之,殖民工作必须军民合作,文武兼施。” (《西方战略思想史•第十二章•殖民战争》下同)——尽管层次不高,但其闪现出来的一束政治灵光,还是可圈可点。

我们不得不承认,其一,军事战略不可能成为国家总体战略的核心和统帅,哪怕是最血腥的殖民战争;其二,军事战略必须全心全意为和平服务——即使这是一段战争间歇。

你看,殖民战争本身没有什么高尚之处,但因为法国的殖民者之中出现了政治战略思想家,高屋建瓴且移花接木地赋予军事战略“和平使者”的历史使命,所以,第二次世界大战法国本土沦陷,已陷入灭顶之灾,但是,因为他们尚有大片大片的殖民地支撑,以至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法国还能稳坐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宝座;其二,时至今日,法国的殖民遗产,也仍然是其国家活动的重要空间,也仍然为其产生重要的军事、政治、经济、文化利益;其三,当年的法国殖民者仅仅理解了必须从军事战略上升到政治战略,让殖民政府和殖民军队为“和平”服务,并没有感知到其中的文化色彩,更不可能明白站在政治战略的层面,获取的,只能是暂时和局部的利益,不可能获取全面和永久的利益。

军事战略既然是一种“行动方案”,如果它挂靠在政治战略之下,无论其开头多么辉煌,用意多么高尚,冠之以什么样的美名,它最后只能堕落成为损不足而奉有余的黑暗暴力工具;如果挂靠在经济战略之下并处于进攻态势,它从设计之时起,就只能是黑暗暴力工具,只是一个冷血杀手,无论其发动的军事行动拿出了什么样的理由,它都只是一个贸易行为或者贸易行为的一部分;如果它自己挂帅成了一个国家和政权的战略群的一把手,世界历史已经无数次告诉人们会有什么结果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5 14:4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化战略

文化战略是一个国家和政权维护或引导、改变一国民众甚至全人类思维模式和思想方法,进而影响社会生态和历史发展大趋势的灵魂塑造方案。大概而言,这个定义可以这么理解:文化战略必须指向对思维模式和思想方法的加强或改变;文化战略必须以影响社会生态为基本使命;文化战略以塑造灵魂为最大追求;文化战略以影响历史发展的大趋势为最高目标——也杜撰一个说法:文化战略四标准。

这里有一个很明显的意思:达到这四条标准的,就是文化战略;达不到的,就不是文化战略;达到了某些标准而主观上根本觉悟不到其意义的,属于瞎猫逮住了死耗子,也算不上文化战略;客观上达到了四项标准而主观上没有准备指向加强或改变思维模式和思想方法的,是政治战略而不是文化战略。

根据前文的有关讨论,文化战略大概可以分为两大类:“我”;“人”。“我”属于一元文化,“人”属于二元文化。“我”被人类历史和人类政权史普遍接受,起码是开始部分接受后来普遍接受;“人”在此之前只被两个人阐述过,也只在很短促的时段里被施行过,在此,请允许我卖个关子,在以后具体讨论的有关章节里细谈,实际上,也可以说不是卖关子,前面《哲学底色》那一篇里有“我们先请孔夫子耐心等一等,留待后文再跟他老夫子仔细分说”的话,通过《二元文化》的深入,想来读者对于“仁”的看法会更具体更深刻一些。

以文化战略四标准对人类历史、人类政权史和现实世界进行检验,其结果让人寒心:人类历史上的所有政权,几乎都没有合格的文化战略,甚至,几乎都没有文化战略且基本上不知道文化战略是什么,高喊文化战略的思想界、战略界,不过是在文化战略的边缘甚至外围打转转,而政治家们,至多是依仗原有的文化平台,或者拿过别人的某些文化元素再结合自己继承来的本土文化,以政治原则为导向来摆布自己的战略群,文化或文化战略只是它们总体战略的一种简单的边缘支撑,这也是全世界都把文化战略排位在政治、经济、军事战略之后甚至更靠后的主要原因。可以肯定,有些宗教政权有比较高明的文化战略,但是,那些文化战略属于宗教而不是政权自己。

这并不是说人类历史上的绝大多数政权就没有文化作为和文化行为,必须明白的是,绝非所有文化作为都具有战略意义。有些作为虽具有一定的战略意义,不过是散兵游勇式的胡打乱撞,有些文化行为其实就是源于本能的原始性文化事件,零散和不规则是这些文化作为和文化行的基本特征。虽然这些作为和行为都有影响思维和改变社会生态的功用和结果,却都不具有塑造灵魂和改变历史发展大趋势的高境界,或者说,不具有塑造灵魂和改变历史发展大趋势的主观自觉,充其量是一种文化活动而达不到文化战略的层次。

这些低等次的文化活动被排在政治战略、经济战略、军事战略之后,其实还是被看高了,因为文化和文化战略在这里扮演的只是马仔和打手的角色,甚至只是一种推广政治原则的借口和一种装在政治骑士的箭袋里,在需要的时候施行文伐的文化毒箭。这也算人类的战略浅薄和文化感悟力低下的现象之一,但我们不能趴在战略浅薄和文化尴尬的泥沼里望天生叹,我们必须厘清文化战略和其它战略的根本关系。

拥有历史境界基础和达到历史境界智力的人,大概都能从人类历史和人类文化史、宗教史的“事理之常”中看到:解决了文化战略的问题,民众的思维可以朝着政权愿意的模式统一,从而可以使社会生态朝着政权追求的趋势发展,实现了这两个基本目标,民族、国家、政权的可持续就不求而自得。因此,在文化战略面前,政治战略,经济战略、军事战略,客观上是它的战略分支,充当着国家总体战略的一个方面军的角色。也就是说,文化战略是大脑而其它战略是四肢,文化战略是灵魂而其它战略是躯体,文化战略是根和干而其它战略是枝和叶。

必须明白,无论多么重要的分支、躯体,都不可能取代主体、灵魂而妄自尊大;无论多么出色的战术,都不可能代替战略;任何取代和代替,哪怕是短暂的策略性操作,其引出的恶劣后果,也难以估量,积重难返之时,也就是衰落和覆亡的开始。

众所周知,错误的战略,带来的只能是自己的根本性失败,举起利剑砍向自己脖子,无论手法高明还是笨拙,死的,都是自己;在错误战略引导下,出色的、优秀的战术,只能成就一些局部和暂时的胜利,而不可能改变总体和最终失败的大局。

“有无之相生也,难易之相成也,长短之相刑也,高下之相盈也,音声之相和也” (《道德经•第二章》),这几句话不知道被人们解释了多少花样,有一点却经常被忽视:老子指的,就是政权、政治家和它们(他们)的政治战略、经济战略、军事战略,还有他们和他们后代的生存空间和生存资源的得到、恶意扩张和最终丧失;老子强调的,就是人类历史上的所有离开优秀文化战略这个灵魂的政治战略、经济战略、军事战略,都生动地演示了这个败亡过程:“先后之相随,恒也”。

“百发失一,不足谓善射;千里蹞步不至,不足谓善御”(《荀子•劝学》) ;“将以穷无穷,逐无极与?其折骨绝筋,终身不可以相及也”(《荀子•修身》) 。不管荀子的本意是什么,放在这里,就足以这么理解:面对必须“穷无穷,逐无极”的终极目标,一个民族、一个文化体系、一个国家、一个政权,一个战略序列,走不下去而半途崩沮,交出了生存权,无论其过程如何辉煌、漫长,都不能算是最高明。

写完这篇《文化战略》不到一周,十分高兴地看到,在《中共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公报》里有这么一句话:“全会提出,文化引领时代风气之先”。此言甚妙,似有文化战略之韵,极而言之,简直让人看到了些许拨云见日、趋向“玄牝之门”的意味。这里,想借用汉初的大儒陆贾的一句话来为此言续貂:优秀的文化战略有“无膏泽而光润生,不刻画而文章成”之效,但愿,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但愿,它如《逸周书•时训解》之所言:“立春之日,东风解冻”;但愿,它“五星累如贯,炳炳若连璧”、“鲲鹏展翅,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荧荧之光必点通天之亮,星星之火必成燎原之势,翻天覆地,扭转乾坤,开全球一代之盛世”。

点评

赞一个,呵呵,这段儿,俺搬走到俺那个信仰贴去  发表于 2014-6-5 15:5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