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老夫无奈

大战略家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5-16 08:26: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夫无奈 于 2014-5-16 08:28 编辑

三   文化底色和文化规范

这是我杜撰的几个关于某些概念的名词,我坚持认为,这些概念所要表要表达的全是事实,而且始终存在于历史和现实之中。

文化底色

“底色”的意思,应该是“打底的颜色”,或者,应该是事物的基本颜色,如果前面冠之以“文化”,那就是“文化的打底的颜色”或“文化的基本颜色”。

文化是思维的产物——某个时段里,思想强者以强大的思辨力和诱惑力、感染力推广某种思维路径并使之深入特定人群的思维深处,于是,这个被特定人群接受、融化了的思维路径,就形成了自己判断和因应整个世界的思维模式,同时,还固化成为一种具有鲜明特色的思想方法。
自然,这个特定人群的共同的思维路线和思想方法,就是文化的,就可以说是打上了鲜明的文化底色,这绝对不是仅仅达到政治、经济、军事层阶的哲学和思想可以解释和解决的;当然,这个底色也许是鲜艳宏大的,也许是灰暗狭窄的,无论是鲜艳宏大还是灰暗狭窄,其某些侧面,都可能夹带甚而饱含卑污丑恶的基因。

大概,文化底色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更接近于自然,一类更接近于哲学:

1  自然底色

《导言》中提到,“丛林法则是自然法则,而所谓自然法则,从本质上说就是‘兽类普遍和自然奉行的法则’”——这里只有中性词,不负任何褒贬之责。“自然底色”中的“自然”,强调的是“原始”和“本能”,丛林法则、丛林思维,就体现了人类的这种动物性的“原始”和“本能”,而自然底色文化,就是基本和完全体现人类的“原始”和“本能”的文化。

世界历史告诉我们,自然底色文化不但一直是人类社会中的主流文化,而且还要伴随人类走过漫长的时段,也许,人类有朝一日蓦然回首,会发现自然底色文化已经把人类自己拽进了灭顶之灾,人类的彻底毁灭,已成定局,丝毫无法挽回。正如《管子》的告诫:“故曰:今日不为,明日忘货。昔之日已往而不来矣。” 1

大多数情况下,自然的就是美好的,一根表针走到起点,是一个新的开始,也许是自然的甚至美好的,但在老子看来,这对一个政权、国家、民族而言,则是完成了一个生死过程。昨天的太阳再美好,对今天而言,都是无可挽回的过去;明天的太阳是新的,但绝对不属于今天;新的开始意味着旧的完结,新政权的诞生意味着一个旧政权的覆亡。

大汉政权对很多人和华夏历史来说,是美好的记忆也是美好的回忆,但是,大秦朝和楚霸王不见了;三国也许是美好的,但大汉朝不见了;对土耳其和叙利亚来说,无论从什么角度说,自己的国家都是美好的,但千年帝国东罗马,却永远地消失了。这些,都意味着多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和血流成河尸骨如山?稍有知觉的人都知道,这只怕绝不都像一根表针再转一圈那样仅仅是滴滴答答而已。

对全人类而言,无论如何都不需要这个覆亡和消失,不需要这个“昔之日已往而不来矣”。让我们承认:有时候,自然和丑恶、自然和覆亡、自然和愚蠢也是同义语。


  注1《管子•乘马•失时》

点评

学之收益,读之悟道  发表于 2014-5-23 14:57
该来的会来,该走的会走。自然规律也好,藏式鸡汤也罢,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发表于 2014-5-18 09:2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5-16 22:08: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山遁叟 发表于 2014-5-14 22:49:04
这次还靠谱,比那什么封神强多了  你说同一个人的文章 差别怎么那么大呢

不是不靠谱,只是你潜意识里反对你认为已成定理的事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5-16 22: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暗灵 发表于 2014-5-16 22:08
不是不靠谱,只是你潜意识里反对你认为已成定理的事

还潜意识,潜意识我都不能觉察,你能知道?我在封神里哪拍的不对?麻烦指出来,别在这扣帽子

点评

对了,你说日本如果关键时候充烂泥,不上墙,并且安通款曲,你说,咱还揍它不?  发表于 2014-5-17 10:18
潜意思的表现是行动啊。呵呵,你自己不能察觉,不代表别人不能察觉呢。老先生好可爱哦  发表于 2014-5-17 10:1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5-17 20:31: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耀哥  对了,你说日本如果关键时候充烂泥,不上墙,并且安通款曲,你说,咱还揍它不?-------------------------------------------------------------那就假打。不过真大的可能性大,美放狗是一定的。下月就明朗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18 13:32:34 | 显示全部楼层
2  哲学底色

首先,这个名称很不能令人满意,也许,叫做“人类底色”更能体现其非自然属性,正好和“人类思维”一词互相对应,但“人类底色”四字,看起来又过于荒谬,似乎凡是以丛林法则为基本思维模式的人都不是人类而是动物,大有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意味,这也太脱离群众了,一时掏摸不到更好的说法,于是,只好不得已而求其次了,而所以使用“哲学”一词,仅仅是为了和自然底色区分开,并不是说这个“哲学底色”就高得吓人。

孔子的理论体系或者说战略思想体系的核心,就是那个“仁”。《说文解字》:“仁,亲也,从人二。”“亲”的下面还有一句注释:“亲者,密至也。”我们先请孔夫子耐心等一等,留待后文再跟他老夫子仔细分说,现在只看这两句注释:

第一,“仁”就是“二人”,两个人,而这两个人的关系“亲”;

第二,亲的程度是“最紧密”,一言以蔽之:“二人密至”。大概而言,两个人亲到了最紧密的地步,可以分为以下六种情况——

1   同生死共存亡;

2   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3   伤害甲等于伤害乙,帮助了乙等于帮助了甲;

4   甲乙取得任何利益都不会独享而是要和对方共享;

5   甲乙都不会伤害和损害对方而是和对方共同面对;

6   甲乙都把对方的利害当成自己的利害。

这六条,前三条是从外往里看,其中,第一条可以这么理解:丙杀了甲,乙今生的重大或者最大目标从此就变成了剥夺丙的生命为甲复仇,其生存理由和生存目标由此发生了重大和根本的改变;后三条是从里往外看,但各条都指向一个纠结点:“二人密至”。人类历史上,家庭成员们似乎在很多的时候都达到了这六项标准,国家和民族危亡之时,许多仁人志士和自己的战友们应该也有很多实现了“为了胜利,向我开炮”,也就是说,人类实际上可以在某些时候和某种情况下从某些方面做到把自己的利益和整体(他人)的利益“密至”,甚而舍弃一己之利而换取整体利益。

那么,如果把“二人”——我和我最亲密的人,换成“我”和“别人”——所有现在和将来不和我为敌、不准备消灭我的人呢?自然,由人而家,由家而国,由国而天下,这早已不仅仅是个人的生活小智慧小技巧问题,而是个人和全世界、政权和人民、一国和万国之间的生存命题了。这算不算是一种哲学思维和文化的升华?

老子就是这么理解的,他高高地站在人类生存哲学的巅峰;孔子也是这么理解的,他由二人密至发散开来,从而建立了高居于华夏文明核心和领袖地位的儒学学派。

管子也这么理解过:“天下者,国之本也;国者,乡之本也;乡者,家之本也;家者,人之本也;人者,身之本也;身者,治之本也” ,只可惜管子认为“地之守在城,城之守在兵,兵之守在人,人之守在粟”(《管子·权修》),一个政权把控了粮食并让老百姓吃饱饭,就可以实现“身者,治之本”,这个政权就差不多可以持续生存了,其高度不如老子和孔子。

让我们承认:“端起碗吃肉放下碗骂娘”、“吃饱了造反”这种事,人类实际上没少干,原因很简单,单靠填饱肚子远远解决不了人的全部需要、人填饱肚子之后需求更纷繁、人除了填饱肚子还有更高层次的需求。

其实,对任何人,首先是对政权、国家和政治团体、权势利益集团而言,还可以用一句话概括上述六条,或者说,用一句话解释“二人密至”:给别人留下生存空间就是给自己留下生存空间,给别人拓展生存空间就是给自己拓展生存空间。换言之,尊重别人利益的人,别人才可能尊重自己的利益,把别人当人的人,才可能做到别人也把自己当人;一个把别人当畜生的人,在别人眼里,大多数时候连畜生也不如;自然,你不让人活,人也不让你活,以牙眼还牙眼,以屠戮还屠戮,以灭绝还灭绝,这也是我们人类完熟了的老把戏。

哲学底色的基本内涵就是:“二人”——我和别人——“密至”,而“密至”达到了到最高境界,就是“人”的闪着哲学和文化光芒的结构:“人”本身就是“二人”,互相给对方以支撑,互相因对方的支撑而矗立,彼此谁离开了谁,都要倒下;自己努力支撑别人,就得到了别人的努力支撑;自己拒绝支撑别人,别人不是人的同时,自己也不是人,而从思维和思想的层面看,自己首先不是人——这“二人”真可谓“密至”得一丝不苟。

比之于“仁”的二人,“人”的“二人”已经是一种关于生存的哲学诠释;比之于伦理学上的“密至”,这里的“密至”已经是一种文化的升华;这里的“二人”和“密至”合起来变成一句新成语,闪耀着通天贯地的文化光芒,已经达到了人类永续生存的哲学境界。自然,这属于人类思维的范畴。

“仁”和“人”这种文化底色,就是哲学底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19 09: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夫无奈 于 2014-5-21 10:33 编辑

本楼重复,删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21 09: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夫无奈 于 2014-5-21 09:26 编辑


3  自然底色和哲学底色
自然底色属于丛林法则概念下的本能思维、丛林思维范畴,哲学底色属于谋求共生共存的“人类思维”范畴。这里的“人类思维”和“丛林思维”、“本能思维”都是纯粹的中性词,不负有褒贬的使命,别忘了,人类来源于兽类。

人类的绝大多数文化品类完全彻底地属于自然底色,其思维模式也完全彻底地属于本能思维,这其实无可厚非也没有必要不分青红皂白一味厚非,因为,自然底色也叫“本能底色”,求生是本能,求取永续生存也是本能,有我无他实际上也是动物们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而任何文化都不可能不带有浓厚的本能。

因此,自然底色绝不是全部的黑暗和丑恶,更不可能没有存在的理由。只能说,自然底色的层次较低,哲学底色的层次较高,而人类是万物的灵长,理所当然应该并且有能力和智慧更上层楼而不是自甘堕落,这也是人类和兽类的基本区别。谁都不能忘记,本能既有“德泽广被”的一面,更有“谬种流传”的一面,《导言》里有“根本就不上那动物思维的歪楼”和“从那歪楼上从容而下”的话,指的是本能中的丑恶和浅薄、自甘堕落、自取灭亡那种人性恶的一面。

华夏文明算是一幸,拥有一种难以抹杀的哲学底色,比如古人有这么一句话:“非天私我有商,惟天佑于一德;非商求于下民,惟民归于一德” [1],可见古人中甚有头脑清醒者——华夏文化算不算哲学底色文化,还是请读者自己来评判,我只想强调的是,这个难以抹杀、闪着人类思维灵光的哲学底色,在各个政权和各代政治家、战略家、政客、政治流氓的扭曲下,几千年如一日时断时续地和本能底色艰难共存,幸中之不幸是,一些大儒在这难以抹杀的灵光之上,又漫不经心地涂上了浓浓重重的本能色彩,后文将会有比较详细的探讨。


[1] 《尚书·商书·太甲中》




点评

经鉴定,本楼重复了,呵呵  发表于 2014-5-21 10:2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21 09: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夫无奈 于 2014-5-21 09:28 编辑

4  原生性文明和继生性文明
还有一个有必要在看官面前班门弄斧之处,那就是某个文明和文化之所以偏重自然底色或者哲学底色,除了前述理由之外,还应该有另外的理由:有人把文明和文化分为原生性文明和亚文明,这亚文明又包括两类,一类是一个大文明、大文化体系影响下的小文明小文化体系,一类是落后民族征服和消灭了先进民族及其国家,却继承了这个先进文明的某些先进文化(比如对被征服民族的文字的改造和借用),并在此基础上产生了自己的文明和文化。

其实,我们如果给“亚文明”这个文明和文化现象杜撰一个更合适的名称,大概叫做“继生性文明”比较合适,原因是继生性文明有一个最显著的特点,那就是省去了一定的文化发展环节,特别是后一类继生性文明和文化现象,属于直接和迅速地被原生文明催熟。这“文明缺环”也有一个先天缺陷,那就是文明和文化没有伴随民族走过漫长曲折的生存道路,从而导致无论是文化思维还是文化思维指导下的生存体验,都有所不足,其对生存的理解比之于原生性文明,因为更缺乏理性而无可避免地具有更多一些的本能色彩。

据说,美国当代著名战略思想家基辛格的《论中国》中有这么几段话:

“每个国家社会都有一个起源的传说。而中国文明好像是一个没有时间起点的永恒的自然现象”——基辛格先生的文明和文化视野有些偏狭了,原生性文明和文化——起码汉文明和文化这个原生性文明,不需要这样的“起源的传说”来口耳相传,他们用符号和文字来记述自己的生存体验。这一点,《汉书·艺文志》说得比较明白:“古之王者世有史官。君举必书,所以慎言行,昭法式也。左史记言,右史记事,事为《春秋》,言为《尚书》,帝王靡不同之。”这段话起码可以这么理解:华夏文明史是靠“左史记言,右史记事”一代一代流水账似的记载下来的,而靠《荷马史诗》一类“起源的传说”来记述文明史的,恰巧说明这个文明和文化是继生性文明和文化,更有甚者,这《荷马史诗》也许本来就是一个杜撰,其记述的“历史”,实际上只不过是一个或者一群瞎子为了糊口而进行的文学创作,只是被一些文化饥渴的利益集团操作利用而已。

“黄帝被认为是历史上第一个开辟华夏的英雄。但是,传说他只是重建而不是创建中国,中国早已存在。在历史意识里中国永远都存在着,只需不断统一和复兴,不需创建”——这句话很到位,是对一个原生性文明和文化的正确理解,但“传说他只是重建而不是创建中国”的“传说”二字,正确而不准确,说正确,是按某些标准看,目前还真的是个“传说”,说不准确,是因为战乱和久远,某些记述这些文明史的文字湮灭了,但从四书五经里可以看到一个思维、文明、文化承传的十分清晰的基本脉络,从思维模式、文化脉络从未断裂的角度说,根本不需要用时间和考古证据来证明一个完整的历史和文明事实;

中国和日本在核心文化和政治体制方面有许多共同之处,但两国似乎从不承认对方的至高权威。欧洲在当时更是遥不可及”——换言之,日本和欧洲都属于继生性文明。

“不可彼天此非天,彼神此非神,彼命此非命,彼元此非元。”[1]这里绝无以文明和文化骄人的意思,因为这本身就不是一个原生性文明和文化的天分和格局。原因很简单,无论是原生性文明还是继生性文明,都是人类的文明果实,人类没有必要自己嘲笑都属于自己的两个文明,只是想说明:文明缺环是文化走出本能底色的最大障碍之一。

三皇五帝直到中国最后一个皇帝和各个时代的大思想家、大哲学家,都不敢说自己创造了天地和万物,是因为他们从前人那里继承来的、有案可稽的、一直绵延不断的生存体验和生存智慧,从根本上限制他们产生宣称自己创造了天、地、万物的意念,而世界文明史上的那些宣称自己创造了天、地、万物的文化战略家,最多只能以口耳相传的方式了解其前人的模糊背影,而这口耳相传者,其文化感悟力参差不齐,有的可能是文化战略家、政治战略家、军事战略家,有的则可能在李斯丞相、胡适先生那样的层次上,有的,则可能仅仅在吃屎道、红笔道道徒的层次上(后文对李斯丞相、胡适先生和吃屎道、红笔道有详细论述),一个民族的最高文化精华和最高生存体验,就可能甚至肯定要在这种口耳相传中丧失殆尽,其结果必然是这个民族或群体的生存体验和生存感悟也可能甚至肯定会因为这种文化精华的流失而难以更上层楼。


[1] 《文始真经·第一章》


点评

赞一个。  发表于 2014-5-21 09:4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22 09:5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化规范

规是画圆的工具,有多大的规,才可能画多大的圆,谁都不敢指望一尺之规画出万丈之圆;范就是模式,方的模式,范不出圆的物品,小的模式,范不出大的物品,谁也不敢指望一尺之圆范,范出万丈之方物。如果用古人的表达方式,大概会是这样:三寸之规,不规万里之圆;一尺之范,不范环宇之宏。

思维一旦形成模式,则既是规又是范,而思维是文化之源,还是唯一的来源,思维的格局细如针芒,创造出来的文化,就不敢指望其格局宏大,视野高远。

如果有一个人只看见“人”中的“我”支撑了“别人”而觉得亏大发了,这就会只踅摸“我”应该怎么不付出支撑而只得到“别人”的支撑,于是,源于本能的智慧产生了,规范思维模式的理论和借口也就跟着产生了。“智慧出,有大伪”,再也没有比老子对文化低劣和政治的致命弱点看得清爽了——“我”的智慧呢?“我”为什么不能用“我”的智慧使“别人”只对“我”进行支撑而“我”只享受支撑?古往今来、古今中外,人类中的智者和愚者为自己只有享受支撑权力而没有支撑义务找到过七大类理由,大概,可以叫做“我的七大理由”:

“我”有权力,“别人”没有;

“我”有武力,“别人”没有;

“我”是贵族,血统高贵,“别人”是贱民,血统低贱;

“我”是优秀民族,“别人”全是人口垃圾;

“我”是上帝的选民,“别人”是魔鬼;

“我”有智慧,“别人”是蠢猪;

“我”科技、工业发达,社会文明度高,“别人”野蛮落后,活该被掠夺、奴役、欺诈。

这就是本能思维所能够产生出来的本能文化,这就是文化的自然底色的核心部分;这就是本能文化规范下的最高文化成果,这就是人类最主要最顽固的文化低劣和低劣文化顽固;这就是人类历史上所有战争的终极原因,这就是人类历史上所有政权覆亡的根本缘由;这就是人类没有见过真正和平的哲学阐释;这就是人类走向最终覆亡的文化症结。

这是一种文化,说得直白点,算是动物文化,因为其仅仅困守于本能之中,说得训雅点,是本能文化,因为它目光短浅,连“密至”的另一半倒下后会咋样也几千年如一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一心想上天堂而直接奔向地狱。

人类文化史和人类政权史在一个文化规范的点上巧妙和无可避免地牢牢重合,可以用一句话说明白:因为“人”中的“一个”一次又一次地用尽各种智慧和手段拒绝支撑,死了无数个也换了无数个,这一类家伙不但文化低劣,还患有低劣文化顽固症且同时毫不觉悟。

毫不觉悟只是某种文化规范带来的历史和现实的结果,或者说,只是某种思维模式必然产生的后果。可以断言,思维的格局就是文化的格局,思维的视野就是文化的视野,思维的通道就是文化的通道,一种被广泛接受的思维模式,其格局、视野、通道,事实上必然堵塞和否定其它思维路径、思想方法、思维模式的存在和展开的可能,使特定文化范围内的人群变成特定的“文化标准件”。

换言之,当某种思维模式上升成为一种文化意愿和文化共识,变成一种文化自觉甚至达到一种文化不自觉,就自然地、自觉甚至不自觉地要反过来严格限制人们的思维路径和思想方法并无视、仇视、贬斥任何其它思维模式,这就是文化规范。

正如“人”的支撑产生于和依赖于“互相”,而“我的七大理由”全部从思维的起点就把“互相”变为“单相”而根本无视“单相”何其谬误。这不是人类缺乏真正的生存智慧,而是规范使然。

从“互相”和“单相”出发,就不难发现,人类有两种文化规范,为了比较有效和简明地表述这两个规范,那就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杜撰:这两种规范一种叫一元文化,一种叫二元文化。

自然,这里必须再一次强调:关于“一元文化”、“二元文化”等等,都是中性词,不含任何褒贬在内,我们探讨的是思维、思维模式、思维起点、文化高度和文化起点本身,与任何政治和宗教无关,换言之,我们探讨的是远高于任何政治和任何宗教的人类生存命题,期冀看官切莫把眼光从山顶下移到山腰甚至山脚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22 09:53:17 | 显示全部楼层
1一元文化

一元文化可以叫做“单相”文化,其实质是本能文化,其表现形式是:只有“我”而没有“别人”;“别人”需要付出支撑,“我”只要享受支撑;“我”享受支撑是天经地义,“别人”付出支撑是理所当然;我不可能给“别人”付出支撑,因为“我”是“我”,同时,“别人”必须老老实实地给“我”付出支撑,因为“别人”是“别人”。

不难发现,“我”就是生存的圆心,“我”还是存在的半径,“我”之规,画出来的,就是“我”这个圆点,“我”之范,范出来的,仍是“我”这个圆点,而“我”规范出来的这个圆点,大到无限大,小到无限小,但内涵绝对纯粹:我舒服就是世界舒服,我的幸福就是人类幸福,我的意愿就是天下的意愿,我的需要就是整个地球的最大使命。

不难发现,这就是当今世界的政治、经贸、军事、文化生态,这就是丛林法则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不难发现,这其实就是“二人至密”中的“我”拒绝支撑并为拒绝支撑找到的“我的七大理由”;不难发现,这是把“人”中的“二人”砍掉了“别人”,就剩下“我”了,可谓“一元”;不难发现,这个一元文化是一种强势文化,几千年来一直实质上统治和钳制着人类的绝大多数的思维和思维模式——华夏文明并不例外,它漫长的战略黑暗时代,就是被一元文化统治和钳制的时代,仅仅是一元文化在政治上不被奉为正宗而已。

子产相郑,专国之政三年,善者服其化,恶者畏其禁,郑国以治。诸侯惮之。而有兄曰公孙朝,有弟曰公孙穆。朝好酒,穆好色。

这是《列子•杨朱》里的一段话:子产兄弟三个,哥哥叫公孙朝,弟弟叫公孙穆;子产喜欢当政治家,把郑国治理得成了诸侯强国,而哥哥喜欢喝酒,弟弟热爱美色。扬子还告诉我们,这公孙穆爱酒也爱得成就非凡,“朝之室也,聚酒千钟”,你离他家大老远就能感觉出他的事业蒸蒸日上,“望门百步,糟浆之气逆于人鼻”;弟弟就更加厉害了,“穆之后庭,比房数十,皆择稚齿婑媠者以盈之”,金屋藏娇藏得快抵上皇帝了,更加喜人的是,这老三还到处伸着狗鼻子踅摸,“乡有处子之娥姣者,必贿而招之,媒而挑之”,凡是有漂亮妞的地方,他都能找到,还要用各种手段划拉到自己手里。

子产看不下去了,来劝说哥哥和弟弟。这哥俩一听就急了,大声反驳:“欲尊礼义以夸人,矫情性以招名,吾以此为弗若死矣”——收起你那一套吧,让我俩放弃“真实纯粹的为我主义”,还不如让我们死了呢!

以我之治内,可推之于天下,君臣之道息矣。吾常欲以此术而喻之,若反以彼术而教我哉?

我们一直觉得要按照我们这一套“真实纯粹的为我主义”治理天下,那时候,政权就不存在了,天下大同就实现了,你怎么还好意思拿你管理好一个小小的郑国来忽悠我们呢?

《列子•杨朱》:“……人人有损一毫,人人不利天下,天下治矣。”禽子问杨朱曰:“去子体之一毛,以济一世,汝为之乎?”杨子曰:“世因非一毛之所济。”禽子曰:“假济,为之乎?”杨子弗应。

这扬子为什么“弗应”?无法自圆其说了。其实,这位扬子算不上大玩家,还有声称自己“是创造万物的”,“恨我的,我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爱我守我诫命的,我必向他们发慈爱,直到千代”的。

把扬子和公孙朝、公孙穆以及人类历史上“真实纯粹的为我主义”总而言之,大抵如此:

1我处在这个世界就等于我创造了这个世界,我就是一切;

2我是唯一必须信奉和值得尊崇的;

3我的意愿就是这个世界的铁律,我需要的就是任何别人要付出的;

4我拥有暴力,拥有财富,惹急了,我可以让你受不了;

5不信奉我就是犯罪,我就要给你带来灾难,这个灾难涵盖你和你的父亲到你的曾孙五六代人;

6顺从我我就永远喜欢你,不顺从我我就永远跟你过不去;

7我要用“真实纯粹的为我主义”改造这个世界使它适应我,世界只需要我就足够了。

这可以叫做“我的七小理由”,是“我的七大理由”的内核或曰思维起点,一言以蔽之:一元文化。这绝非哪个文化和文明体系的专利,更不是说这就不是华夏文明历朝历代绝大多数权势主流实际上顶在头上的金科玉律。不错,华夏文明是有一个二元文化的底色,但这一元文化,事实上是华夏文明史上一直存在的强势文化,被历朝历代权力者奉行、执行、施行、践行得一丝不苟。

还是再凑一个例子,让一元文化更加有血有肉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吧,胡适:“易卜生说:我所最期望于你的是一种真实纯粹的为我主义,要使你有时觉得天下只有关于你的事最要紧,其余的都算不得什么”。 (《介绍我的思想•一》)

根子在“真实纯粹的为我主义”,而“有时”实际上是整个脑袋中的全部思维空间和全部思维资源。也就是说,世界只需要“我”,人类只需“我”,“我”的需要就是全人类的存在理由;任何人的死活,不是“我”需要关注的,哪怕是丈夫儿女,为了“我”,都可以弃之如敝履——如果兽类的本能也可以分成善和恶两部分的话,胡先生极力提倡和灌输的这个“真实纯粹的为我主义”的舶来(?)理论,实际上属于兽类本能中的最低级部分,远远不能和前面提到的那一群狼和那两窝蚂蚁同日而语。

即使按胡适先生灿烂的预期,“把自己铸造成器,方才可以希望有益于社会”,我们也必须明白,那个要“铸造成器”的“我”才是唯一目的,那些“都算不得什么”的全世界和全人类,不过是“我”用来使自己“铸造成器”的材料,也就是说,全世界和全人类都必须对“我”奉献支撑和服务,而“我”只需要利用和享受这些支撑和服务使自己“成器”,其文化本质,还是“我的七大理由”。从这个思维起点和文化规范起点出发,顺着丛林思维往前走,一代又一代的新生儿被铸造成什么样的文化产品,不须赘言。

试问,人类历史上的所有政权,有几个的“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不是“真实纯粹的为我主义”?有几个政权不是在“真实纯粹的为我主义”指导下,“把自己铸造成器”的?又有几个政权不是在“真实纯粹的为我主义”指导下实现战争——战争间歇——战争这个血腥循环,并完成最后交出所有生存空间和生存资源这种“有益于社会”的简单轮回过程的?

从一代文化大宗师胡先生极力提倡“真实纯粹的为我主义”这一点看,说我们华夏文明有二元文化底色,我都有些脸红心跳,我们的这个底色,也太浅了些,几乎被一元文化无论是从理论上、宗旨上还是事实上取而代之了。换言之,时至今日,整个人类历史和人类社会的文化底色实际上就是我的七大理由和我的七小理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