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老夫无奈

大战略家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7-9 09:45: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大战略家的标准

人类历史上,绝大多数政治家只不过是个政客甚而只是政治流氓而已、绝大多数战略家仅仅可以算是小有手艺的工匠甚而只是运气太好而已、绝大多数思想家充其量不过是“思想市场”上的二道三道四道五道贩子甚而居然属于撬门别锁之流而已,正如我们日常看到听到的名人,稍加留意,便发现其不过是些平庸无聊之辈身甚至是一些无耻之徒一样。制定“大战略家的标准”并以之进行判断,人们必须有沙里寻金的思想准备。

在宗教界人士和绝大多数人民大众看来,“修道者如牛毛,成道者如麟角”,原因是“修道容易成道难,成道容易行道难,行道容易弘道更难”,拿这两句话套在人类历史上的所有政治家、战略家头上,甚至比那些一辈子都不知“道”为何物的修道、成道、弘道的“未来神仙”、“准神仙”更合适。以这两句话为铺垫,让我们先给大战略家定一个比较硬性的标准,并以此来判断中华文明史上谁是谁不可以说是大战略家。

英国战略思想家福勒的标准是:“事实上,大战略家必须是饱学的史学家,远见的哲学家,敏锐的战略家” (钮先钟《西方战略思想史•第十六章•<战争指导>》)。自然,富勒指的是大军事战略家和大政治战略家,但这是个基础和前提,真正的大战略家也必须拥有这个起点。据此,再结合《序言》中“因为其主旨是勾勒出大文化战略的概貌和大文化战略思想家、大文化战略家的‘立言’、‘立功’神韵”的前提,大战略家的标准应该是:

一  无与伦比的开创性;

二  无可替代的历史意义;

三  不可逆转的政治效果;

四  深入意识的文化力量;

五  思想、作为、成效的高度统一。

上述五条是硬标准,首重立功,次重立言,一个大战略家可以有这样那样的不足甚至谬误,但一条达不到,就不可以称为大战略家。比如秦始皇,他的以郡县制为本质特征的大一统确实具有无与伦比的开创性——第一条合格,也有无可替代的历史意义——第二条合格,更有不可逆转的政治效果——第三条合格,这“大一统”还大有深入华夏民族意识的文化力量——第四条合格,但是,十几年后他的政权就灰飞烟灭,第五条不合格;因此,不管怎么说,秦始皇不可以叫做大战略家,只能把他打入另册;秦始皇入另册还有比较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是个饱学的史学家吗?他是个远见的哲学家吗?他是个敏锐的战略家吗?如果起点太低,大战略家的正册,是不应该给他留下位置的。

根据这五条标准,属于原生性文明的华夏文明和文化大区域几千年的历史中,应该有四个半大战略家:周公旦、孔夫子、汉武帝、毛主席,那半个大战略家是:隋炀帝——炀帝不是大战略家,他比其他任何人都有资格在大战略家的正册露一下脸,这不仅因为他的起点高于秦始皇甚多,他的文化感悟力和文化战略能力,也远非一片混沌的秦始皇之可比。这些,也只能在此后的行文中逐步解释。

点评

秦始皇虽然时间短,但他的影响是深远的,在这点上不应以朝代来看问题,从战略角度也应该是跨朝代来看。而且,隋炀帝也不长啊。  发表于 2014-7-10 05:3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10 08:36:5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看过对几位大战略家的具体评论,就明白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10 08:37:5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先周

“先周”实际上是跟“先秦”学舌,提前了一个时间段,周文王是殷商时代人,周公旦的前半生是殷商人,后半生是西周人,但其主要成就是在西周创造完成的,这父子俩放在一章里,就只好用这么个模糊的标题来糊弄了。

本章和此后的各章都遵循一个原则:按照大战略家的标准,提到的、列名于此的,未必都是大战略家,一是因为他们有资格被提到,二是因为他们疑似有资格被提到,三是在民众中的影响力太大——因各种原因具有不得不说的软制约力;那些没有被提到的,或者是因为史料匮乏——比如商汤,或者是因为他们很明显应该属于别的类型,比如姜太公,尽管后人给了他很高的政治待遇,不少名著还假借他的大名,但他应该被归入军事战略家之列。

还有一点需要再一次说明,此后各章的内容,不仅假定看官已经读过拙作《解析》,还假定看官有相应的历史知识而不可能对任何历史背景、事件背景有过多的交代,比如马上就要提到的《连山》、《归藏》、《周易》,倚靠的就是看官对它们的大概面貌和演进境况有一定的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10 11:38:5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夫无奈 发表于 2014-7-10 08:37
第五章   先周

“先周”实际上是跟“先秦”学舌,提前了一个时间段,周文王是殷商时代人,周公旦的前半生 ...

呵呵,清场赶人了,后面你会看不懂的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11 06:04: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耀哥 发表于 2014-7-10 11:38
呵呵,清场赶人了,后面你会看不懂的哦

我得赶快先去恶补些再回来听讲。要不跟不上进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11 10:36:21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耀哥 发表于 2014-7-10 11:38
呵呵,清场赶人了,后面你会看不懂的哦

很担心这个结果。谢谢提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11 10:36:49 | 显示全部楼层
某人 发表于 2014-7-11 06:04
我得赶快先去恶补些再回来听讲。要不跟不上进度。

感动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11 10:38: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关于文王和《周易》

周文王应该是“疑似有资格被提到”的那类,主要原因是史料的匮乏。

如果《周易》真的是文王的大作,那就绝对有资格被提到,但胡适先生认为,真正的作者是他们周民族和周政权的奴隶——殷儒们,而文王只是担了个美名。无论《周易》是不是文王的大作,无论文王是不是达到了一定的战略境界,从文王这里,我们起码应该发现一个根本问题:《连山》、《归藏》、《周易》被认为是华夏民族春秋时期甚至更靠前的文化成就,是民族文化之源;“三易”都被认为是在伏羲氏和黄帝对“河图”和“洛书”的理解和阐释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有一种承传和递进关系;不管“三易”各家的卦序如何排列,都以天、地、山、泽、水、火、风、雷为大背景,来解析人类的生存需要和应该具有怎样的生存态度——“八卦成列,象在其中矣” 、“鼓之以雷霆,润之以风雨,日月运行,一寒一暑,乾道成男,坤道成女” ,也就是说,“三易”的一个鲜明的共同特点就是天人合一,人类要和自己生存的自然环境巧妙融合从而实现自己的现实生存和持续生存目标:

第一,承认人类是大自然的产物而不是什么神灵一拍脑门儿搞出来的可以无限奴役的血肉工具,这就为生命平等、人人生而平等奠定了文化和哲学基础,也为人和自然和谐相处和永续和谐相处奠定了思维基础,这正是高于本能思维的哲学思维基础,而整个华夏文明就是在这个关于人类生存的哲学基础上建立起来的。

第二,承认“易与天地准,故能弥纶天地之道”,承认人类“与天地相似,故不违” ,也就是承认人类和自然一样,自己的存在依附于整个自然环境的存在和整个生存环境的越来越良善而不是恶劣;对人类的个体而言,其他任何人也都是生存环境的一部分,自己对任何人而言,也是这个环境的一部分,这个“人即自然”的朴素哲学理念,奠定了二元文化的哲学基础,而此后的老子、孔子以及儒墨两大学派,都是在这个哲学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杨朱“真实纯粹的为我主义”之所以横行一时之后迅速湮灭不闻,也是因为它脱离了这个基础的支撑。

第三,承认“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 ,也就是在“人即自然”的基础上承认无论是人类的整体或者个体,都必须自觉地融入和配合、因应自己赖以存续的自然环境,按照大自然揭示和昭显的生存准则来规范自己的生存并使之可持续,《道德经》就是这个关于人类生存和永续生存哲学的最高文化结晶。

第四,承认“天地之大德曰生” ,也就是承认大自然的最高准则是生生不息。由此向上攀升,就是用奉献心智才力、奉献服务和支撑使自己的生存环境更加良善,来换取自己的生存空间和生存资源的持续拥有而不是其它任何选择,《道德经》从头至尾,阐释的其实只有这么一句话。

周文王是不是《周易》的作者不重要,重要的是《连山》、《归藏》、《周易》告诉了人们什么样的关于生存的感悟和道理;周文王是不是大战略家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是不是领悟到了《连山》、《归藏》、《周易》联袂而至这个历史和文化大背景,究竟凸显和诠释了什么样的文化信号。

看到的全是人类的个体或者小团体在现实社会生活的中荣辱休咎、刑冲克害、生儿育女、求田问舍,或者,看到的全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文化自信和生存自信,并以之趋吉避凶、布局自己的大战略、拓展自己的战略选择空间,可以断言,这绝不仅仅是一个算命先生和一个战略思想家、战略家的区别,这后面牵连着一个民族、国家、政权的根本命运,并最终牵到人类历史发展的大趋势。

当然,看到和看不到从老子、孔子、孙子和诸子百家中的很多学派都一脉相承地从《归藏》、《连山》、《周易》中承传了某些优秀的文化基因,加强了二元文化底色,缔造和锻造了健全的民族文化天性,从而为中华民族带来了开放、包容、宽厚的文化品质,敦厚淳朴、视野高远、格局恢弘、大而化之的文化性格,也可以如此断言:这也绝不仅仅是因文化自卑而导引出民族自卑、国家自卑、政治自卑、发展自卑、发达自卑、存在自卑的人类个体和具有理性的民族自信、文化自信的人类个体的区别,这后面也同样牵连着一个民族、国家、政权的根本命运,并最终牵连到人类历史发展的大趋势。



《易传•系辞下传》
  《易传•系辞上传》
周易•系辞上传》
  《易传•系辞下传》
  《易传•系辞下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14 14:46:4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周公是大战略家

关于周公,人们历来褒多贬少,后世有“自比管乐”的,好像敢于自比周公的,十分少见,即使有人偶尔这么拍一下身在相位的总理大人马屁,双方谁也都不会当真。也就是说,在周王朝之后出现的无数个丞相中,大家都觉得周公达到了一个难以企及的标准,而从政治战略或者说国家总体战略的角度评价周公,还是钮先钟先生最为全面透彻。大概,关于周公旦是一位大政治战略家还是一位大战略家,应该从以下四方面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14 14:4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夫无奈 于 2015-10-24 09:41 编辑

据说周公创立了新的社会制度

读钮先钟先生的中国战略思想史》,颇有汤气回肠之感:“太公为我国历史中第一位军事战略家已见前述,但在西周开国时,还有另外一位伟大人物也必须列入战略思想史的范围之内,那就是周公”;“周公虽不一定是一位军事战略家,但却有充分的证据显示他的确是一位‘大战略家’”。[1]

在钮先生看来,“对于所谓大战略家的评价应有两项标准:(一)他是否能够深谋远虑,对于未来的发展采取‘预期’的措施;(二)他这种措施在实行之后,能否产生长治久安的效果。”

这自然十分周延缜密,从三千年后的今天看,周公旦似乎真的完全达到了上述两个标准,正如钮先生所说:若以此种标准来衡量周公,则他对于大战略家的头衔应该是可以当之无愧。”

钮先生以为,周公的主要战略成果如下:“周公是具有超时代的智慧,能够发挥高度的创新精神”,“‘周人封建亦由当时形势之实际需要逐步逼拶而成,同时亦是周民族对于政治组织富于一种伟大气魄之表现。’”这是说,周王朝的封建制这个政治制度,主要是由周公完成的。其理由是:武王伐纣两年(四年?)后就去世了,而宗周分封诸侯主要有两次,武王有过少量分封,待周公平定三监之乱以后,才开始大规模分封,齐鲁之地实际上是周公把姜太公的儿子和自己儿子安置到了东海之滨,而两位开国总理的势力抵达东海岸,实际上是周民族用军事移民的办法,把自己的生存空间从西岐扩张到了大陆的最东端。这一次大规模分封,奠定了一个封建社会制度的基础和架构,无论从政治上、军事上、战略上,都显示出周公出类拔萃的智慧。

更为不可忽视的是,各个被分封的诸侯“最初是由于有王室的支持,始能维持生存;不久之后,就分别成长而成为周室的屏藩。此种内外互赖,共存共荣的政策实含有极高度的战略智慧。其优点在短时间内也许还看不出来,但等到平王东迁,周室衰颓之后,这个政策才开始发生重大的功效。齐桓晋文都是周公当年所播下的种子。”

这是说,周公死后几百年,或者说,周王朝兴盛几百年之后,周公的政治和战略布局,才更显示出耀眼的智慧光芒:齐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从周王室和周政权的角度看,是他们的一个部属脱颖而出,担当起了维护政权存在的历史重任——“君有此士也三万人,以方行于天下,以诛无道,以屏周室,天下大国之君莫之能御[2];晋文公和此后的晋国率领诸侯和南方的楚国对峙了大约一百年,更是他们姬姓王族在尽心竭力地维护他们自己的天子之位,至于他们抵挡落后民族的抢掠和入侵,尽最大努力保障本民族生存空间和生存资源的完整、本民族文明和文化的连续性,让孔老夫子也感叹“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更是周政权的最基本使命。

如果沿着钮先生的思路往前走,就可以在《周易·乾》里发现一句爻辞的战略解释:“用九,见群龙无首,吉”——周政权已经基本没有硬制约力了,仅剩下一些软制约力,名义上是“群龙之首”,客观上是聋子的耳朵,而春秋五霸,实际上谁也不是“群龙之首”,而且,谁也不敢把自己当成“群龙之首”。对周天子而言,在兴盛之后不可避免的“亢龙有悔”状态之下,能够实现这种“用九,见群龙无首”的战略目标,自然是上上大吉了,这实在是一种太高明的生存智慧,而这个战略成果,是周公旦一手创造、布局、实现的。

说句题外话,总觉得假如《周易》并非出自文王之手,那一定是那些身为平民甚至奴隶的殷儒中隐藏着很高明的战略思想家,否则,很难想象那些算命打卦的鄙儒、酸儒、章句儒、小人儒,会拥有“用九,见群龙无首,吉”这样的政治和战略智慧。关键是,如果接连几代人孜孜以求、终其一生都在谋划着夺取全国政权的周文王,拥有这样的高度和智慧并把这样的智慧传给儿子武王和周公,倒是情通理顺。

事实上,无论是中世纪的欧洲还是华夏近邻日本,都有过漫长的封建制时代。封建制这个政治制度,在世界历史上很常见,而且东西方的封建制都是封建主层层分封,强调等级制度,要求对封建主保持绝对忠诚,到最后,周天子、教皇、天皇们都被架空,成了聋子的耳朵。简而言之,构建政治制度,政治智慧达到一定高度就完全可以办到,而政治智慧本身,只是文化智慧的一个分支而远不是文化智慧的最高端和最核心部分。这里必须郑重申明:如果仅仅因为一个封建制,周公没有资格被提及,因为一个新的政治制度的发明和建构固然高明,但这对一个大战略家而言,只是枝节、皮毛而远不是根本。
再说了,封建制真的是周公完成的?黄帝有没有分封诸侯?商汤有没有分封诸侯?如果三皇五帝都分封诸侯,周公凭什么被贪天之功为己有?

炀帝大业十年春,诏曰:黄帝五十二战,成汤二十七征,方乃德施诸侯,令行天下。

五十二战之后,黄帝是什么社会制度?谁敢说黄帝不分封?谁又能说成汤不分封?西岐的西伯侯是怎么来的?

在史料不全的情况下,周公的武装移民,倒是带有开创性,一个人数极小的少数民族周民族,用武装移民的办法,有效地统治了人数占压倒多数的殷民族,还有八百年的政权寿命,这才是高明之所在。


[1] 《中国战略思想史·第三章·周公》

[2] 《国语·齐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