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铁行护卫

连载:二十四史沉思录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3-5-27 10:28:54 | 显示全部楼层
八、谁识伊尹是忠奸
  
  他把商王关进了牛棚
  
  伊尹所做的最让读史者震惊的一件事,是他放逐了商王太甲,史称“伊尹放太甲”。用今天的话说,他把商王太甲关进了牛棚。
  据《史记•殷本纪》记载,成汤死,太子太丁未立而卒,由太丁的弟弟外丙继位。过了三年,外丙又死去,由外丙的弟弟中壬继位。过了四年,中壬又死了,于是伊尹便立太丁的儿子太甲作了商王。太甲即位后,伊尹做了《伊训》、《肆后》、《徂后》三篇训辞,对太甲进行教育。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发了三篇政治课讲义。
  太甲即位三年,表现愈来愈不好,昏庸暴虐,伊尹便把他放逐到桐宫(在今河南偃师西南),让他闭门思过。太甲在桐宫呆了三年,在这个期间,伊尹掌管了朝政。还接受诸侯的朝拜。太甲在桐宫悔过自责,表示要改恶从善,于是伊尹便把太甲放了出来,还政于他。太甲二次当政,一改旧习,国政上了轨道,“诸侯咸归殷,百姓以宁。”伊尹表彰了太甲,作《太甲训》三篇。太甲死后,儿子沃丁继位。伊尹死在沃丁时,葬在了毫(即西毫,河南偃师)。
  这件事实在让人费解,后人难免要发出一系列问号:
  第一,伊尹的权力为什么这样大?竟然超过了商王。他可以把商王关进牛棚,然后再放出来。说关就关,说放就放;让他下台就下台,让他复位就复位。商王的帽子拿在伊尹手里,戴上或摘下,完全由伊尹说了算。
  第二,伊尹常常在关键时期向商王发布训辞,告诫商王必须如何如何,让商王读他的书,听他的话,按他的指示办事。像是帝王之师,又不太像,帝王之师哪有这么大的权威?
  对于放太甲这件事,只有《竹书纪年》有不同的说法:
  “中壬崩,伊尹放太甲于桐,乃自立也。伊尹即位,放太甲七年,太甲潜出自桐,杀伊尹,乃立其子伊陟,伊奋,命复其父之田宅而中分之。”
  这是说,中壬死后,伊尹把太甲放逐到桐宫,却自立为商王。过了七年,太甲从桐宫偷偷地跑了出来,杀了伊尹,又起用他的儿子伊陟,伊奋辅政,还把被没收的伊尹的土地和房屋发还给他们,让这两个儿子平分。
  但《竹书纪年》的这种说法,却很难令人相信。
  第一,古代的刑法有一种连坐的理念,一人犯法,往往要祸灭三族或九族,为什么对于伊尹的两个儿子竟会如此宽大和优待?就算免其不死,也不能让他们辅政。把两个有血债的子女放在身边,商王能睡着觉吗?
  第二,这种说法在其它古书中找不出痕迹来,是个孤证;而《史记》的说法,应该出于《古文尚书》,此书虽已佚失,还有《左传》和《孟子》可为佐证,来源较早,绝对不是空穴来风。
  第三,近现代学者研究甲骨文,发现有商人祭祀伊尹的记载多处,礼秩很隆重,有时还与成汤合祭。如果商人把伊尹看成乱臣贼子,怎能有这么高规格的祭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5-27 10:29:25 | 显示全部楼层
 赢得千秋万代名
  
  伊尹的个人历史很复杂,而且也很诡异,在我们看来,他难免会陷入“跳槽门”、“间谍门”、“擅权门”、“篡位门”之中,很难评判他是君子,还是小人;是忠臣,还是奸雄。但我们只要翻开古籍和今人著作,除极个别的情况外,迎面而来的是那些铺天盖地的赞誉之声,人们称之为“元圣”,“中国第一贤相”、“厨圣”、“食圣”、“烹饪之祖”、“帝王之师”、“中国第一名师”等等,混身上下都挂满了勋章。
  在我们所见的古代文献中,最早评论伊尹的,是春秋末年的孔子弟子子夏,他说:
  “汤有天下,选于众,举伊尹,不仁者远矣。”(《论语•颜渊》)
  (汤拥有天下,在众人之中选拔人才,得到了伊尹,不仁的人便离开朝廷远去了。)
  子贡把伊尹当成了仁人,当然这也可以代表孔子的思想,尽管在《论语》中并没有孔子直接评论伊尹的言论。
  到了战国时期,孟子频繁地赞颂伊尹。在《孟子》一书中,伊尹的名子一共出现了十九次。他把伊尹与伯夷,柳下惠,孔子等并列,认为他们都是古代名声最显赫的圣人。他的弟子公孙丑问道:“伯夷,伊尹是什么样的人?”孟子回答说:
  “不同道。非其君不事,非其民不使,治则进,乱则退,伯夷也。何事非君,何事非臣,治亦进,乱亦进,伊尹也。”)《孟子•公孙丑上》)
  (他们的做法不同。不是他理想的君主他不事奉,不是他理想的百姓他不役使,太平盛事就出来做官,天下昏乱就隐退,这是伯夷。不管是什么样的君主,不管是什么样的百姓,太平盛世也出来做官,天下昏乱也出来做官,这是伊尹。)
  孟子又把伯夷,伊尹,柳下惠,孔子四位圣人,作过这样的比较:
  “伯夷,圣之清者也;伊尹,圣之任者也;柳下惠,圣之和者也。孔子,圣之时者也。”(《孟子•万章下》)
  (伯夷,是圣人之中清高的人;伊尹,是圣人之中负责任的人;柳下惠,是圣人之中随和的人;孔子,是圣人之中识时务的人。)
  为什么说伊尹是“圣之任者”呢?孟子引伊尹的话说:
  “天之生此民也,使先知觉后知,使先觉觉后觉。予,天民之先觉者也;予将以斯道觉斯民也。非予觉之,而谁也?”
  (上天生育这些人民,就是要使先知者使后知者醒悟,先觉者使后觉者觉醒。我,乃是天民中的先觉者;我要以尧舜之道唤醒现在这些人。不是由我来唤醒他们,还有谁呢?)
  接下来,孟子发表评论说:
  “思天下之民匹夫匹妇有不被尧舜之泽者,若已推而内之沟中。其自任以天下之重如此。(《孟子•万章下》)
  (想到在天下的百姓中,如果有一个男人或一个女人没有享受到尧舜之道的恩泽,便好像自己把他推到沟里去一样。他就是这样以挑起天下的重担为已任。)
  关于伊尹放太甲这件事,历代思想家和学者、文人也都表示充分的理解,并且给以正面的、高度的评价。
  孟子的弟子公孙丑问孟子说:
  “伊尹曰:‘予不狎于不顺,放太甲于桐,民大悦。太甲贤,又反之,民大悦。’贤者其为人臣也,其君不贤,则固可放与?”
  (伊尹说过:‘我不愿意亲近违背礼义的人,就把太甲放逐到桐宫,老百姓非常高兴。太甲改过自新,又恢复他的王位,老百姓非常高兴。’贤人作为人家的臣僚,他的君主不贤明,就可以放逐吗?)
  孟子回答说:
  “有伊尹之志则可,无伊尹之志则篡也。”(《孟子•尽心上》)
  (有伊尹那样的思想境界是可以的,没有伊尹那样的思想境界就是篡夺了。)
  这实在是一个悖论。按照礼义,臣下是不能放逐君主的;但伊尹是个圣人,他这样做就可以。在古人的心目中,圣人怎样做都可以,凡人可就不行了。为什么伊尹所做的事,有的并不合乎礼义,古代却没有人敢站出来批评,就是让“圣人”这顶桂冠给吓住了。
  唐代大诗人李白,在其《纪南陵题五松山》一诗中,也对伊尹放太甲之事作了正面的评价:
  “伊尹生空桑,捐庖佐皇极。
  桐宫放太甲,摄政无愧色。
  三年帝道明,委质终辅翼。
  旷哉至人心,万古可为则。”
  (伊尹生于空桑,离开厨房去辅佐帝王。
  把太甲放逐到桐宫,自己摄政毫无愧色。
  太甲被放逐三年,帝道得以昌明。伊尹又委质称臣,辅佐太甲到最后。
  圣人的心是多少开扩,可以成为千秋万代的榜样。)
  宋代大文豪苏东坡写了一篇《伊尹论》,称赞他是“辨天下之事者,有天下之节者。”就是说:他能明辨天下的形势,有享誉天下的高尚的节操。又说“以其全才而制天下,是故临大事而不乱。”对于“伊尹放太甲”这桩公案,他说:
  “夫太甲之废,天下未尝有是,而伊尹始行之,天下不以为僭。既放而复立,太甲不以为专。何则?其素所不屑者,足以取信于天下也。彼其视天下眇然不足以动其心,而岂忍心废放其君求利也哉?”
  (太甲的被废,天下没有过这样的事,而伊尹开始这样作,天下人不认为这是越权行为。既已放逐又再拥立,太甲不认为他是专权。为什么呢?因为伊尹平时不屑于权势和名利,这是足以取信于天下的。他对天下的私利看得很淡泊,那都不足以让他动心,他怎么会以放逐君主的做法谋取私利呢?)
  看来古人对于大臣胁持君主之事,采取了双重标准。王莽和董卓就是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伊尹却是为了施行仁政,实现尧舜之道,人们不惜用一切高尚的词语,冠冕堂皇的理由为之辩护。这是因为:伊尹的事已经由儒家经典《论语》和《孟子》,主要是孟子》,定了调子,在儒家独尊的大背景下,人们已经不敢唱反调,只能在一个固定的框框里考虑问题了。
  
回复
楼主:_天_行_健_ 时间:2010-07-03 21:26:25
  感谢网友顶帖
举报 回复
楼主:_天_行_健_ 时间:2010-07-04 21:39:29
  谜底在哪里?
  
  我们在上面虽然写了很多,但有关伊尹的许多问题仍然没有解释清楚,我们还有必要做更深层次的探索,以便把谜底揭开。
  史学界的老前辈郭沫若在早年曾经有一个观点,认为尧、舜、禹、益禅让的传说,反映了原始社会末期的二头政长制。摩尔根、马克思、还有其他一些研究原始社会的学者,在研究印第安人、希腊人、罗马人的原始社会时,发现他们在原始社会末期存在着两个部落首领,一个是普通酋长,多为世袭,一个是军事首领,由选举产生,后者还常常兼有宗教的职能。郭先生认为:在中国上古史中,尧舜为二头,舜禹为二头,禹益为二头。禹死之后,禹的儿子启杀益自立,从此天下变成家天下,二头首领的格局才被打破了。①
  尧、舜、禹都是神话人物,虽然不能排除其中或有若干史影,毕竟不是太真实的史实。而商朝的情形,从古书和甲骨文的记载来考察,确实有二头政长制的孑遗。不过,中国上古有其特点,那就是:这种二头政长,一个是政治,军事方面的首领,一个是宗教方面的首领,二者相结合,形成了政教合一的国家模式。在商朝初期,成汤和伊尹为二头,成汤掌握着军政大权,伊尹则是大巫师,是神和人之间的媒介,可以代表神说话,甚至以神的名义处罚任何人,包括商王在内。从理论上讲,神权是最大的。但成汤作为开国之君,牢牢掌握着军事政治大权,伊尹的神权要受到制约,而成汤死了以后,伊尹的神权便大大膨胀起来,没有什么人能和他抗衡了。伊尹放太甲,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发生了。
  这就是历史真相。后来由于专制主义王权的概念已经深入人心,人们习惯于用后来的政治格局看待商朝的事,所以这种历史真相就愈来愈模糊了。
  如果我们用这种背景来解释伊尹的事,那么一切谜团就可以豁然冰释了。
  第一,“五就桀,五就汤。”
  伊尹这个大巫师,原是有莘部落的人。在投靠成汤之前,已经有了很高的声望。开始时既不属于商,也不属于夏,而是自由地流动于二者之间,沟通神人之间的关系,到哪里都会受到欢迎和优待。别说在汤和桀之间往来五次,就是十次也不算什么希奇的事。好像现在的罗马教皇往来于英、法、德、意一样,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
  第二,伊尹想让夏桀改弦更张,施行仁政;但夏桀五次都没有听从。他对夏桀彻底失望了,所以最后才落下脚来,作了成汤的国师,帮助成汤灭夏建国。
  第三,伊尹多次到夏朝,当然少不了与上层人物接触,结识过第一夫人妺喜,乃是情理中事。如果妺喜由此泄露了国家机密,往往难以察觉。谁会想到道貌岸然的大教主和高贵的第一夫人竟会干特务的勾当呢?
  第四,成汤死后,伊尹以国师、教主、开国元勋的显赫身份,成为太上皇式的人物,权势炙手可热,对商王有教育,拥立,放逐,召回,训诫等权力。所以,“放太甲”是顺理成章的事,后世大惊小怪,是因为不懂得商代政治的特点。
  第五,说自己是先知先觉,要以先知觉后知,先觉觉后觉,不是教主,哪有这么大的口气?
  第六,常常发布训辞,对商王讲话也称为“训”,不是教主,什么人有这个派头?
  第七,前面谈到:伊尹和成汤订下了灭夏的盟约。君臣之间订什么盟约?只能是:在伊尹正式入商之前,以教主,巫师的身份与成汤订立了对等的盟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5-27 10:29:43 | 显示全部楼层
神权与王权的消长
  
  往下读《史记•殷本纪》,我们发现:在成汤之后,其它各朝也常有类似伊尹这样的人物,居于朝廷的显赫位置,左右着朝政。沃丁时,伊尹死,“咎单遂训伊尹事,作《沃丁》。”就是说,咎单以伊尹之事训教沃丁,写了一篇训辞,叫做《沃丁》。很显然,这和伊尹一样,又是一个训教商王的人。
  太戊时,立伊尹的儿子伊陟(音治)为相,其实也是伊尹那样的大巫师。这时商朝的国力衰落,诸侯不来朝贡,偏偏又有桑树和楮(音储)树合生于朝堂中,一个晚上就长到一搂粗。对于这种怪异现象,太戊害怕了,忙向伊陟请教。伊陟说:“臣听说妖异之物胜不过德行。难道是在政治上有缺陷吗?请修养德行。”太戊听了伊陟的话,施行德政,两棵树果然枯死了。伊陟又告诫巫咸,要辅佐商王治理好国家。巫咸治理国家有成绩,伊陟命他起草了《咸艾(音义)》、《太戊》两篇训辞,记载了巫咸治理朝政的功绩,称颂了太戊的德政。看来这位巫咸,也是一位巫师,是伊陟的副手。
  有一次,太戊在太庙中向列祖列宗的在天之灵赞颂了伊陟的功勋,说不能把伊陟当作臣子看待,应该和国王平起平坐。伊陟推让不受,作了一篇训辞,叫做《原命》。看来这时伊陟的地位比他父亲伊尹低了一格,太戊想要伊陟恢复到伊尹那样与国王平起平坐的地位,被伊陟拒绝了。这其实不是因为伊陟谦虚,而是时势有所不同了。
  在这以后,祖乙时的巫贤(巫咸的儿子)、武丁时的祖已,也都是这样的大巫师。但我们也从《史记》的记载中隐隐地看到,巫师的地位逐渐下降,王权逐渐提高了。到商朝的倒数第四王,纣王的曾祖父武乙时,发生了“射天”事件,成为神权与王权斗争中的一个拐点。
  事情是这样的:武乙做了一个偶人,称之为“天神”。武乙与“天神”下棋,让旁人替这“天神”走棋。“天神”输了,便侮辱他。制作了一个皮口袋,里面盛着血,挂起来用箭来射,叫作“射天”,直射得“天神”鲜血直流。后来武乙在黄河,渭河之间打猎,遇到一个雨天,被暴雷击死。
  这件事向来不得其解,一般认为是武乙无道,遭受天谴。但我们以科学的眼光来看,这分明是武乙不满神权统治,终结巫师特权的一个信号。你不是代表天、站在天的立场挟制我吗?其实天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连下棋都不能赢,我连“天神”都敢射,还怕你这巫师不成?武乙的政绩如何,史无明文,我们不得而知,但仅仅从这点来看,他不愧是上古的一位无神论者。至于被雷击死云云,或者是并无其事,或者是一种偶合,不过是一些迷信的人诅咒他,说他遭到了报应而已。
  大约从武乙开始,神权政治算是退下了商朝的政治舞台。但这时商朝已经是风雨飘摇,难以振兴了。
  从唯物主义的观点来看,神是不存在的,当然也谈不到行使权力。所谓“神权”,不过是一部分人假借神的名义行使的一种政治权力而已。归根结底,仍然是一种世俗的权力。
  我们不能简单地认为“神权”政治只是一种迷信,实际上它作为另一种政治力量,对专制王权起到了制约、监督和缓冲的作用。从夏商周直到清朝,中国的专制政治延续了四千多年。而那种绝对化的,没有监督和制约的专制权力,就是野蛮和腐败的代名词,是要不得的,也是难以长期维持下去的。因而自古以来,我们的祖先就创造了许多对专制权力的监督和制约的机制,包括道德、宗教、礼制、法制、神权、相权、观星家的警告、史官的提醒、言官的讽谏、臣僚的上疏,民间的舆论(包括民谣、童谣)等等,都在这方面起了一定的作用。其中对君主震撼力最强的是“神权”,因为被认为是天的意志、神的声音,古代君主迷信,他不敢不考虑。如果最暴虐的君主,连这个也不在乎,肆意枉为,那就会使社会矛盾更加激化,离亡国也就不远了。
  
  本章主要参考篇目
  1、《史记•夏本纪》
  2、《史记•殷本纪》
  3、《孟子》、《公孙丑》、《万章》、《尽心》
  ①郭沫若:《中国古代社会研究》,新版,2008,中国华侨出版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5-27 10: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九、千秋功过说纣王
  
  纣恶知多少?
  
  商朝的最后一个国王是帝辛,他的名子又叫受,也写作纣。受和纣两个字古音相同,古代可以通用。这种同音字通用的情况,叫做假借。这在今天,算是错别字的别字,俗称写白字;而在古代却是允许的。也有人认为纣是谥号,是死后加给他的一个恶谥。《史记集解》说:“谥法曰:‘残义损善曰纣。’”
  纣王的荒淫残暴,在各种古书上有充分的记载,可谓洋洋大观,淋漓尽致,据顾颉刚统计:纣恶共有70条(其中有重复)。我们根据《史记•殷本纪》、《周本纪》以及其它古书(主要是《吕氏春秋》、《淮南子》、《列女传》、《韩非子》、《帝王世纪》、《论衡》等),择其最重要的,展示如下:
  1、酗酒享乐。
  纣王沉湎于酒,酒糟堆成了山丘,称为糟丘。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人称“酒池肉林”。纣王与宠妃妲已、宫人以及贵戚大臣们为长夜之饮,牛饮者三千人。(像牛一样把头伸进酒池喝酒的有三千人)。命乐师师涓(一作师延)制作北里之舞、靡靡之乐,都是淫荡的舞蹈和音乐,大家一边喝酒吃肉,一面听音乐,看舞蹈。还有一种说法是“车行酒,骑行炙”,就是侍者坐着车斟酒,骑着马送烤肉,表示宴会规模之大。在宴会上,男女们都裸着身子互相追逐打闹。大家喝得忘了日子,也不知黑天白天,以一百二十天为一昼夜。
  2、大兴土木。
  在沙丘(今河北平乡东北)修建离宫别馆,不断地扩充苑台(皇家园林台榭),扑捉许多野兽和飞鸟充斥其中。建造倾宫、璇宫、琼室、瑶台,长者二三里,高者千丈。大的宫殿上百,小的宫殿七十二座,多选美女居于倾宫,穿绫纨(高贵的丝织品)者三百人。有一个阿谀之臣叫左强,在他的建议下,在宫中用象牙修了一个过道,称为象廊。当时纣王经常住在朝歌(今河南淇县),大约是把国都迁到了这里,也有人认为这里是离宫别馆。这里有一个鹿台,长三里,高千丈,插入云端。
  3、宠爱女色。
  纣王最宠爱的妃子叫妲已。她是有苏氏的美女,纣王进攻有苏氏,有苏氏献出妲已求和。纣对妲已非常宠爱,言无不从。每天和妲已饮酒作乐,荒废了朝政,甚至把朝政交给妲已来掌管,“妲已为政,赏罚无方”(《吕氏春秋•先识》)。“妲已之所誉贵之,妲已之所憎诛之”(《列女传》)。就是说:妲已说提拔谁,纣王就提拔谁;妲已说杀谁,纣王就杀谁。
  4、生活奢侈。
  纣王有玉床,象牙箸,作“奇技淫巧之物,以取悦妇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5-27 10:30:14 | 显示全部楼层
5、用酷刑残害忠良和百姓。
  有一种炮格之刑(又称炮烙之刑),就是把涂了油的铜柱子放在烧得很旺的炭火上,让受刑人光着脚在上面行走,妲已看他掉在炭火里烧死,以为笑乐。
  九侯(又写作鬼侯)有个女儿,长得非常漂亮。大臣梅伯为了讨好纣王,就把这个信息透露给纣王。纣王就让九侯把女儿献出来。妲已怕自己因此失宠,哭哭啼啼地对纣王说:“君王真是老胡涂了吗?怎么这样没有眼光?这个女人长得多丑啊,君王却认为她很美。”纣王听了妲已的话,便对这个美女失去了兴趣。妲已又怕以后还有人进献美女讨好,又对纣王说:“梅伯和九侯实在是大逆不道,竟想用这个丑女来迷惑君王。君王如果不杀了他们,怎么能警戒那些后来者?”纣王听了妲已的话,便杀了梅伯剁成肉酱,这叫“醢(音海)刑”;杀了九侯制成肉干,这叫“脯刑”。鄂侯进谏,直指纣王的罪过,纣王大怒,也把鄂侯处以脯刑。纣王还常常把这些肉酱和肉干赐给大臣和诸侯吃。
  当时周文王被封为西伯,就是西方诸侯之长。他听到了九侯等人的悲惨下场以后,发出了哀叹之声。不料纣王手下的谗臣崇侯虎知道了,向纣王做了报告。纣王便下令把文王抓了起来,囚禁在羑(音有)里(在今河南汤阳县)。
  文王的长子伯邑考在商朝做人质,为纣王赶车。纣王把伯邑考放在大锅里煮死,这叫烹刑。然后用伯邑考的肉做成肉羹,赐给文王吃。文王不知究竟,把肉羹吃了。纣王得意洋洋地对人说:“谁说西伯是圣人?圣人是不能吃儿子的肉的。他吃了儿子的肉,还不知道呢!”
  文王被囚禁了一百天,一说囚禁了七年。文王的臣子闳夭用美女,好马和珍奇之物贿赂了纣王,纣王才把文王释放了。传说文王被囚禁在羑里期间,把伏羲画的八卦,重合为六十四卦,形成了《周易》。
  商朝的皇族中,有三个贤人:微子、比干和箕子。微子是纣王的同父异母兄,几次向纣王进谏,纣王不听,便离开了朝廷,隐居起来。比干和箕子都是纣王的叔父。比干冒死进谏说:“不修先王的典章法令,而听信妇人的话,灾祸就要临头了。”纣王大怒说:我听说圣人的心有七个孔,那就挖出来看看吧!“还有的记载,说这话是妲已说的。于是比干便被挖心而死。箕子见势头不妙,便装起疯来,纣王便罚他做了奴隶。
  纣王又命人准备了一个大熨斗,里面装满了炭火,让受刑的人把它举起来。人一拿起熨斗,手就被烧焦了。
  还有一种刑:立一个高高的柱子,上面安装桔槔(俗称吊杆,利用杠杆原理提水或起重)。把受刑的诸侯捆绑在上面,上下摆动。不用说血压高或有心脏病的人受不了,健壮的人也受不了。
  还有一个翼侯,被处以炙刑,大概像烤肉似的,把人活活烤死。
  6、草菅人命。
  一天早上,纣在高台上,看到有一个老人想要渡过淇水,却沉吟良久,不敢下水,表现出很为难的样子。他问左右:“这是怎么回事?”左右说:“人老了,骨髓少了,没有火力了,这个老人怕水冷,所以不敢下。”于是纣王马上命人把那个老人抓来,又抓来一个壮汉,把两个人的腿都锯开,比较骨髓的多少。
  纣王和妲已又在高台上看见一个孕妇走过,于是和妲已打赌,猜一猜她腹中的婴儿是男是女。于是便命人把那个妇女抓过来,剖腹验胎。还有一种说法,说被剖腹的是比干的妻子。
  纣王命庖人(厨师)烧熊掌,因为烧得不太熟,便杀了庖人。
  纣王还杀人喂虎。
  7、行猎扰民。
  六月,纣王率领大队人马在城西打猎,还征发许多老百姓帮助追赶禽兽。当时正是禾苗生长茂盛的时期,大规模的行猎践踏了许多农田。有的百姓向纣王进谏,说是一日践踏的禾苗,就会使百姓百日断粮。又说:“天子失道,后必无福。”纣王闻言大怒,命人把这个敢于直言的老百姓杀了。
  8、搜刮无度。
  羊毛出在羊身上,纣王的奢侈腐化,当然要老百姓买单了。百姓的赋税负担非常重,大量的金钱流入鹿台的库房;大量的粮食进入钜桥(今河北曲周县东北)的粮仓。正如《史记•殷本纪》所说:“厚赋税以实鹿台之钱而盈钜桥之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5-27 10:3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子贡和荀子如是说
  
  对于纣恶的这些传说,有人并不完全相信。早在春秋时期,孔子弟子子贡就说过:
  “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论语•子张》)
  (纣王的坏,并没有传说的那么严重。所以君子不愿意居于下流的地位,那样一来,天下的坏事便都会归结到他的身上了。)
  这就是“众善归一”和“众恶归一”的现象。人们谈起明君,必言尧舜;谈起昏君,必言桀纣;谈起美女,必言西施、貂蝉;谈起智者,必言诸葛亮、阿凡提、聪明的一休;谈起军阀的昏庸,必言张宗昌、吴大舌头,等等。有许多事,本来和他们毫无关系,在流传中也都会归在他们身上。
  子贡以后,儒家学派的另一代表人物荀子,也说过这样的话:
  “古者桀纣,长目姣美,天下之杰也。筋力越劲,百人之敌也。然而身死国亡,为天下大戮。后世言恶,则必稽焉。”(《荀子•非相篇》)
  (古代的桀纣,长得很帅,是天下的英雄。体魄强壮,出手有力,可以抵得一百人。但是身死国亡,成为天下的大罪人。后世谈到坏事,必然要归结到他们身上。)
  我们阅读古书,还发现一个问题,就是夏桀和殷纣的恶行,颇有相似之处。如酒池、肉林、糟丘、牛饮者三千人,宠信女人,作瑶台琼室、奏靡靡之乐等等,基本都是相同的。罗泌《路史》说:“大抵书传所记桀纣之事,多出模仿。……纣为如是,而谓桀亦如是,岂其俱然哉?”罗说甚是。这是因为:桀纣的传说,大多数是在流传过程中逐渐夸张附会而形成的,桀、纣都只是一个符号,人们是把想像中的暴君可能发生的罪行,都集中到桀、纣的身上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5-27 10:31:28 | 显示全部楼层
翻案风吹
  
  不久以前,复旦大学教授钱文忠在央视《百家讲坛》讲《三字经》,提到纣王时说:
  “一提商纣王,老百姓第一反应就是荒淫、暴戾,但实际上商纣王是一位文武双全、功勋卓著的帝王。商纣王被冠以暴君称号两千多年(按:应为三千多年),这是历史上最悠久的冤案。”
  此言一出,立刻引起了网友的热议。有人说:为纣王翻案,“这是第一例。”又有人说:“钱文忠语出惊人。”其实,为纣王翻案,并非始自钱文忠,怎么算是“第一例”?又怎么能说他是“语出惊人”?我们上面提到:春秋时的子贡和战国时的荀子,都说纣王并没有坏得那么厉害,虽然不是翻案,也算是对一些事实的订正。
  近现代以来,为纣王翻案的,首推顾颉刚。1924年,他在《语丝》杂志上发表了《纣恶七十事的发生次第》一文,指出:纣的罪恶是周人所加,商朝亡了国,周人以新朝的资格对于所灭的国君发出几句谴责的话,乃是极平常的事,而且是应该有的事。关于纣的罪恶,愈往后就愈多,这就是顾氏的“层累积叠发展”的理论。但顾氏虽然洗刷了对于纣王的诬罔不实之辞,却没有说他对历史有什么贡献。
  1937年,郭沫若在日本写成《驳〈说儒〉》一文,批驳胡适的《说儒》,在《殷末的东南经略》一节中,指出纣王很有本事,不像周人说得哪么坏,对经略东南有贡献。这是继顾颉刚之后,进一步为纣王翻案。(此文收入《青铜时代》、人民出版社,1954年版)
  建国以后,毛泽东对纣王的看法,就受了郭沫若的影响。
  1952年,毛泽东参观河南安阳殷墟时谈到纣王说:
  “这个人很有本事,能文能武。他经营东南,把东夷和中原的统一巩固起来,在历史上曾有过贡献。”
  后来他不止一次地谈到纣王,说有关纣王的坏话都是周人讲的,就是不要听。纣王在国内很有名望,商朝的老百姓很拥护他。纣王自杀了,他宁死不投降。①
  在这以后,郭沫若为纣王翻案的步伐加大了。
  1959年,郭沫若参观殷墟时赋诗说:
  “偶来洹水忆帝辛,
  统一神州赖此人。
  百克东夷身自损,
  千秋公案与谁论?……
  勿谓帝辛太暴虐,
  奴隶解放实前驱。……
  帝辛之功迈周发,
  帝辛之罪有莫须。
  受德之名当恢复,
  帝辛之冤当解除。
  秦始皇帝收其功,
  其功宏伟古无侔。
  但如溯流探其源,
  实由殷受开其初。……”②
  作为一位著名诗人,此诗毫无艺术境界可言,音韵也很弊脚。但作为一种政论风格的作品,不管是诗也好,快板,顺口溜也好,观点却是非常明确的,就是全盘为纣王翻案,认为过去加在纣王头上的,都是“莫须有”的罪名,纣王是奴隶解放的前驱,是秦始皇统一中国的奠基者,他的功勋要超过周发(周武王)。1960年,郭沫若又在《新建设》杂志上,发表了《替殷纣王翻案》一文。
  总之,在上个世纪50-60年代间,毛、郭二人为纣王翻案的言论传出后,说是受启发也好,跟风也好,“英雄所见略同”也好,为纣王翻案几乎蔚然成风。1958年5月,上海《解放日报》刊登了中国科学院上海历史研究所筹备处朱文瑞的文章《替殷纣王翻案》,洋洋两万余言,颇具有代表性。此文除了重复毛、郭二氏的观点外,还进而认为:纣王对传统文化,如建筑、工艺等有过发明与提倡,对传统文化的发扬光大有功劳;还认为纣王用人唯才,古书上所说的“登用小人”,实为提拔新人云云。
  由此可见,为纣王翻案之风,由来已久,这些人大作翻案文章时,钱文忠还没有降生呢!钱文忠重复了这些论调,还进而认为:纣王推行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如反对神权,打破奴隶主的世袭制等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5-27 10:34:16 | 显示全部楼层
纣王应该翻案吗?
  
  纣王一案是不是冤案,是否应该翻案?这应该从两方面来说。
  一方面,如果像子贡所说的那样,纣的罪恶并没有传说的那么厉害,是后人把它夸大了,那就应该改正,而不应该翻案。因为夸大不等于没有,罪轻一些不等于没有罪,更不能由暴君改判为明主。从这个角度看,不存在为纣王翻案的问题。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如果纣王本来就是一位明君,而且还是一位改革家,说他是一个暴君、昏王,是冤枉了他,那就应该彻底地予以平反,不留任何尾巴,恢复他在历史上的名誉。
  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是要考察一下,纣王是否有罪恶。因为战国以后的记载,对纣王多有不实之词。乾嘉考据学派崔述(1740-1816)在其《商考信录》中,根据《尚书》的《微子》、《牧誓》、《酒诰》、《召诰》、《西伯戡黎》、《无逸》等篇,考察了殷纣传说的比较原始的面貌。因为《尚书》是我国最早的一部古书③,其中的《商书》和《周书》,保存了商朝和周朝的部分档案资料(可能经过后人的整理改编)。崔述认为:按照上述诸篇所提供的信息,纣恶主要有五条。后来顾颉刚又添了一条。现在综合崔、顾二氏之说,把《尚书》所反映的纣恶六条,逐一列举于下,并一一加以分析,看看这是纣王的功还是过,还是无所谓。
  一曰,酗酒。
  “我用沉酗于酒,用乱败厥德于下。”(《微子》)
  (我们的纣王沉溺在酒中,由于荒淫而败坏了先祖的美德。)
  “在今后肆王,酣,身厥命,罔显于民祗,保越怨不易。诞维厥纵,淫佚于非彝,用燕丧威仪,民罔不尽伤心。惟荒腆于酒,不惟自息乃逸。”(《酒诰》)
  (后嗣的纣王,沉溺在酒中,不能把上天给他的使命,显示给民众,置百姓的怨言于不顾,而不思悔改。大肆放纵,荒淫而没有节制,因为享乐而丧失了威仪,百姓无不非常伤心。而他却只知酗酒,不想改正自己的错误。)
  “无若殷王受之迷乱,酗于‘酒德’哉!”(《无逸》)
  (不要像殷王纣那样糜烂,沉湎于所谓“酒德”之中啊!)
  酗酒是君王的大忌,许多坏事都是和酗酒分不开的。作为一个最高的国家领导人,酗酒荒政误国。酒醉之人多数变得残暴无理性,不计后果。平民醉酒还会推桌子,摔板凳,甚至动手打人,帝王醉酒有时就会人头落地。特别是酒和色是密不可分的,帝王在酒桌上拥香抱玉,又少不了要有歌舞助兴,不仅滋长了奢靡腐败之风,也必然使朝纲不振,耽误了国家大事。酒池、肉林、牛饮之说,虽然是夸张之辞,但纣王酗酒误国,荒淫无道,应该是事实。有哪一个朝代的英明君主,是整天泡在酒桌上的?
  二曰,听信妇言。
  “王曰:古人有言曰:牝鸡无晨,牝鸡之晨,惟家之索。今商王受惟妇言是用。”(《牧誓》)
  (周武王说:古人有这样的话:母鸡是不能报晓的。如果母鸡报晓,那就是败家的兆头。如今商王纣只听信妇人的话。)
  在今天看来,说女人不能当家管事,自然是大男子主义的论调;“红颜祸水”的历史观也应该批判。但这并不能说,纣王听女人的话就是应该的。那要看那个女人的品德如何,说的话是否正确,起码应该是对国家无害。妲已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我们不得而知,战国以后的古书所写的那些罪状,不足为凭;《封神演义》说她是九尾狐狸精更是子虚乌有。但从纣王荒政酗酒的情况来看,他听信的妇人之言,不可能是好话;如果妲已所说的都是对国家有利的话,能促使君王进德勤政,而纣王又能听从,纣王岂非早就改好了,何至于身死国亡,蒙恶名于千秋万代?就是今天,领导干部的大奶收受贿款,二奶、小蜜干预政治,枕边决策,裙带成风,也不是一件好事。所以纣王的“听信妇言”,绝不是尊重女权的意思,而是和他的荒淫、怠政有直接的联系。
  三曰,不关心祭祀。
  “今商王受……昏弃厥肆祀弗荅……”(《牧誓》)
  (如今商王纣……对祭祀采取蔑视和放弃的态度,不加以过问……)
  这用今天的观点来看,也许会把纣王说成是唯物主义者;但三千多年以前的纣王,绝不会有这种思想境界。《左传》说:“国之大事,唯祀与戎。”在古代,特别是在先秦,祭祀和战争,是国家最重要的两件大事,而主持祭祀(祭祖,祭天,祭山川和各种神祗),是国王应尽的职责。根据人们当时的思想水平和社会习俗,祭祀起着一种安定民心,维系团结,巩固秩序的作用。尽管这是走形式,但这种形式必须要走。在今天,不是也举行祭孔、祭黄帝、祭妈祖……等祭祀活动吗?我们不把这些看成迷信活动,而看成是为了发展旅游业,提高地方知名度;或者为了弘扬传统文化;或者为了增强华人的民族认同感和凝聚力的一种必要的活动。如果有这么一位领导人物,不去主持应该由自己主持的祭典,却和现代妲已(明星、名模、二奶以至N奶)去玩卡拉OK,难道不应该受到谴责吗?问题很明显,纣王不关心祭祀,是一种荒政失职的表现,和他的酗酒,玩女人,有着直接的联系。从早到晚花天酒地,搞得晕头转向,哪有时间去关心祭祀?
  四曰,不用贵戚旧臣。
  “乃罔畏畏,咈其耉(音苟)长旧有位人。”(《微子》)
  (竟然不畏惧天威,不听年老的长辈和旧臣的话。)
  “昏弃厥遗王父母弟不迪。”(《牧誓》)
  (蔑视遗弃叔伯兄弟不用。)
  不管任何时代,都应该实行老、中、青三结合,旧人,新人配合使用的干部政策。抛开旧人中的奸佞分子不谈,旧人多数富有经验,办事比较稳妥,对中青年干部起到一个传帮带的作用;而中年干部一般是精力充沛,青年干部一般则锐意进取,有创新精神。但有些旧戚贵臣(就是老干部)自恃资格老,地位高,常常直言相谏,而纣王拒谏饰非,非但不采纳,还要迫害他们,这就使忠良侧目,朝政日非。
  五曰:信用小人。
  “乃唯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长,是信是使,是以为大夫卿士。俾暴虐于百姓,以奸宄于商邑。”(《牧誓》)
  (竟然对于来自四面八方的逃犯,尊重他们,提拔他们,信任他们,使用他们,让他们做大夫卿士。使他们危害百姓,作恶于商国。)
  “厥终,智藏瘝在。”(《召诰》)
  (纣王末年,贤智之人被摒弃不用,谗慝之人在位。)、
  斥退忠良,信用小人,也是历代昏君的共同做法,是朝政昏暗的一个重要因素。
  六曰:自恃天命。
  “西伯既戡黎,祖伊恐,奔告于王。……王曰:‘呜呼!我生不有命在天?’”(《西伯戡黎》)
  (文王灭亡了黎国(今山西长治东南),大臣祖伊惊恐不安,跑去向纣王报告。……纣王说:‘唉唉!我生来不就是做天子之命吗?’)
  自恃天命,不知改革政治,挽救危亡,这再次证明纣王绝对不是一个唯物主义者,而是腐朽的天命论者。这也是一种昏庸的表现。
  通过这些较原始的记载来看,纣王是一个昏君,而不是一个明主。从历史的惯例来看,昏君往往也是暴君,这是专制主义政治的特性所决定的。但就算纣王只是一个昏君,也不存在翻案的问题,纣王只能是历史上的反面教员,帝王中的败类。
  
  本章主要参考篇目
  1、《史记•殷本纪》
  2、《史记•周本纪》
  3、《尚书》:《商书》,《周书》
  4、崔述:《商考信录》
  5、顾颉刚:《纣恶七十事发生的次第》、《古史辨》第二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年出版
  
  ①《毛泽东读书笔记解剖》,1157页。
  ②《郭沫若全集•文学编•4》:《豫秦晋纪游二十九首》
  ③《尚书》分为《今文尚书》和《古文尚书》。《古文尚书》佚失,今所见者为伪书。《今文尚书》28篇则为先秦古书。崔述所引诸篇,都是《今文尚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5-27 10:34: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0 为纣王翻案诸说驳议
  
  (一)有本事说
  翻案者认为纣王很有本事,当然没有说错。《史记•殷本纪》在介绍纣王的部分,一开始就说纣王是一个很有本事的人:
  “帝纣资辩捷疾(天资聪慧,有口才,脑子反应快),闻见甚敏(接受能力强,知识丰富);材力过人,手格猛兽(武功和气力过人,可以赤手空拳和猛兽搏斗);知足以拒谏,言足以饰非(知识足以拒绝别人的进谏,口才足以掩饰自己的错误);矜人臣以能,高天下以声,以为皆出已之下。(对臣下炫耀自己的能力,对天下人抬高自己的声威,认为任何人都不如自己。)”
  作为一个古代的帝王,个人有无本事和是否昏庸残暴,并不是一回事。在专制主义的政治体制下,缺乏监督制约机制,帝王个人有无限的权威,有本事的帝王干起坏事来,那后果比没有本事的帝王还要严重。纣王文武双全,同时又有自恋癖,是个自大狂,做什么坏事既不手软,又振振有词,可以从三皇五帝那里找例证;从“三坟、五典、八索、九丘”等经典著作中找根据,谁拿他也没有办法!总之,司马迁是在告诉我们:纣王是一个很帅气,很有才干,又自以为是,唯我独尊,咄咄逼人的不可救药的坏帝王。
  (二)层累积叠说。
  顾颉刚的层累积叠说,认为纣恶是层累积叠而形成的,是被层层地扩大了。这种说法当然有一定的道理。但古人都异口同声地说纣王坏,应该有一个基本的历史内核。吕思勉先生说:
  “案谓言桀纣之恶者多附会,是也。然谓附会之由,由于兴者(新兴的周朝)极言前王之恶,则误以后世事度古人。古本无信史,古人又不知求实,凡事皆以意言之,正如希腊荷马之史诗,宋元以来之平话耳。或侈陈而过其实,或臆说而失其真,皆意中事。然附会之辞,虽或失实,亦必有由,不能全无根据也。”①
  顾先生指出战国以后所传纣恶多有附会,这是对的;但纣王毕竟还有恶,对其失实部分应该改正,却不可对纣恶全盘翻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5-27 10:39: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三)经营东南和统一中国有功说。
  这主要是指纣王征服了东夷,经营了淮河,长江流域,把中原文化传入东南。现在我们就来考察一下:东南的江、淮一带,是不是纣王开发的。
  东夷原居住在黄河下游今山东省境内。据《竹书纪年》和《后汉书•东夷列传》记载:帝尧时,东夷就归附了中原的朝廷。夏朝太康失国,夷人叛离。少康中兴以后,夷人又归附了。帝发(夏桀之父)元年,夷人入朝朝见,还表演了舞蹈。夏桀时国力衰落,东夷内侵。成汤灭夏后,平定了东夷。中丁时,居住在山东半岛的蓝夷作乱,从此叛服不定。武丁时,商朝国力强盛,出兵南方,曾征服了荆楚。《诗经•商颂•殷武》:
  “挞彼殷武,奋伐荆楚。深入其阻,裒(音抔,剖的第二声)荆之旅。有截其所,汤孙之绪。
  维汝荆楚,居国南乡。昔有成汤,自彼氐羌,莫敢不来享,莫敢不来王。曰商是常。”
  (那殷高宗武丁非常英武,奋力兴师,讨伐荆楚。深入他的险阻,将其士兵俘虏。在那里斩获丰富,成汤子孙的功勋卓著。
  你们荆楚,居住在我国的南方。回想昔日的成汤,就是那远方的氐羌,也不敢不来进贡,也不敢不来朝王。商朝的国威,可算是绵远流长。)
  到了武乙时,商朝衰落,东夷兴盛起来,有一部分人迁到淮河流域以及山东泰山一带,有的迁到了中原地区。
  在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记载了商王征伐东夷的战争,董作宾和吴其昌认为这个商王是纣王,郭沫若则认为是纣王之父帝乙。②据李亚农(1906-1962)考证:这次战争花费了一年的时间,到达了今安徽桐城一带。③
  到了纣王时,东夷又叛,纣王又前去征讨。这件事《史记•殷本纪》没有记载。《左传•昭公四年》:
  “商纣为黎之蒐(在黎地行猎),东夷叛之。”
  《左传•昭公十一年》:
  “纣克东夷,而陨其身。”
  以上的资料足以说明:东夷原住山东境内,在纣王以前,早就与中原的朝廷发生了密切的关系,受中原文化的影响。商朝末年,山东的一部分夷人迁到淮河流域。纣王时东夷人造反。纣王出兵征伐,虽然打了胜仗,但也消耗了国力,成为他灭亡的一个重要原因。开发江、淮流域,并不是纣王之功,一靠夷,楚等族人民的辛勤劳动,二靠中原文化的影响与渗透,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是靠武力征服的手段能够解决的。至于向东南拓边扩境,那也不是始自纣王,武丁时就征伐过荆楚。在纣王之后,周武王、周成王也都经营过南国。怎么能把开发东南的功劳,完全记在纣王的帐上?如果说纣王也有一份功劳,那是微乎其微的。出兵一年,回来不久就亡了国,南国的战争创伤还没有恢复,地盘得而复失,其功勋安在?至于说纣王是秦始皇统一中国的前驱,那更是不沾边。江、淮流域不是纣王开拓的,早已是商朝的服属国,在他统治时期,东夷叛离了,他不过去平定而已,而且由于国破身亡,也没能巩固战果,对统一有何贡献?有些论者一听说哪个帝王向哪里出兵,就认为那是开发了那里,在那里传播了先进的文化;如果这个最简单、最武断的形而上学的思维方式可以成立的话,那是不是可以说:美国出兵伊拉克,就是开发了伊拉克,在伊拉克传播了先进的文化,促进了伊拉克的社会发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