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小北

春秋那些事儿(全书完)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9-16 09:27:1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1节:第三章嗜血的王冠(17)




--------------------------------------------------------------------------------

  

  血,到处是血,很多人都来不及做后继反应,被这惊人的场面给镇住了,而后,一时间大乱。公子光的一干小弟趁势杀出,将这些没头的苍蝇来了个一锅炖,然后拥着公子光登车入朝。公子光把所有的文武百官聚集起来,历数王僚之罪,又假惺惺地说道:"王僚背义自立,人神共愤,这次我将其诛杀,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季叔叔出气,这王位本来就应该是他的,等他回来,我们就拥他为王,大家觉得如何?"

  这不过就是说得好听。公子光明知道季札不可能趟这浑水,所以才故意这么说,来掩饰自己的弑君之罪,到时候季札回来一推托,这王位不还是他公子光的?群臣不是傻子,当然心知肚明,但这会儿还有谁敢反对,一个个只好顺水推舟认了就是。

  公子光安定下来群臣,又开始广散财帛赈济贫民,大家觉得这公子光当国君和王僚当国君也没啥不同,自己还落了不少好处,也就都接受了这个现实,没人肯帮王僚出头了。

  等局势稍稍稳定了一些,公子光便厚葬了革命烈士专诸,并将其子专毅封为大夫,也算是还了专诸的这份大人情。相传,无锡市内大娄巷的专诸塔,就是当年公子光替专诸造的优礼墓。

  至于那把改变了公子光一生命运的"鱼肠剑",却被认为是一件不祥之物,被永远地函封于一个宝匣之内。或许是为了纪念这一段惊心动魄的历史吧,据说公子光即阖闾死后,还将鱼肠剑作为陪葬品之一,和他一起长埋在了地下。

  说起来,伍子胥这个白发魔男真的改变了不少人的命运,而专诸就是这些人中最典型的一个。要不是因为伍子胥,专诸或许还仍是吴国乡下一个普普通通的屠夫,守着老婆孩子安安静静地过完下半辈子。也就是因为碰到了这个该死的白发小子,专诸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以血肉之躯,搏杀了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吴国之王!匹夫一怒,血溅五步,舍得一身剐,天王老子一样也能拉下马来。专诸用他的生命,为后世所有的侠客好好地上了一堂理论课:天下间没有什么强权是不可以挑战的,即使是一介草民,也可以干出惊天动地的大事来。历史证明,不畏强权,是中国人骨子里的优秀品质。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没有什么不可以。

  最后再说句题外话,专诸这次精彩绝伦的刺杀行动,甚至还改变了中国人的饮食文化。食物装盘是有很多讲究的,所谓"鸡不献头,鸭不献掌,鱼不献脊",请客吃饭,主人绝对不能将鱼的脊背对着主宾,谁知道你会不会突然从鱼腹中抽把手枪出来干掉人家。说笑了,其实鱼腹之肉,刺少肉嫩,味鲜美;脊背有鳍,刺多,肉质硬,不如腹部肥美。把鱼腹对着客人,这才是吃请应有的礼节。另外,如今太湖附近有一道名菜,叫做"松鼠鳜鱼",又名"吴王鱼炙",相传就是当年专诸送给王僚的那道丧命菜。据说后人为敬仰专诸,还奉专诸为厨师的先祖。旧时候常有厨民到专诸墓前祭祀,祈求自己做的饭菜能像老祖宗做的鱼炙一样美味可口,客人见了连命都可以不要。

 楼主| 发表于 2009-9-17 09:44: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2节:第四章吴王阖闾(1)




--------------------------------------------------------------------------------

  

  
  姑苏明月

  吴国国内发生了这天大的事情,在晋国出使的大贤人季札闻讯大惊,赶快回来跑到王僚墓前,痛哭流涕。还不是你害的。

  公子光找到季札,假惺惺地要把王位让给他,说:"这是祖父和叔父们的遗命,你还是勉为其难答应了吧!"

  用脚指头想也知道,季札当然不会接受。他无奈地说道:"这是你千辛万苦得来的,又何必让给我呢?只要先王的宗庙有人祭祀,社稷之神有人供奉,吴国的百姓有人治理,谁当国君还不是一样。我还敢怨恨谁呢?总而言之一切都是天意,总而言之一切不关我的事,谁立为国君,我就服从谁好了。"

  季札这个态度,当然有明哲保身的意思,但他这会儿也只能这么做,吴国已经够乱了,再生枝节只会越来越乱。

  既然季札都这么说了,公子光当然也就不再客气,顺势自立为王,改称阖闾,并封大功臣伍子胥为行人(外交官),待以客卿之礼。而大贤人季札则悄悄地回到自己的封地延陵,挥一挥手,不带走半点麻烦。

  至此,吴国的权力之棒总算在流血最少的情况下交接成功,属于吴王阖闾和伍子胥的吴国新时代来临了。

  只死一个王僚和几个侍卫,总比大规模的宫廷暴乱要好得多。

  阖闾终于如愿以偿,当上了吴国的王,但是他这位子却一点儿也不稳当。别忘了,王僚的牛逼儿子庆忌和他那俩手握兵权的胞弟还在国外虎视眈眈地盯着他呢!

  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吴王阖闾想来想去,决定亲率大军,去长江边堵庆忌。可是庆忌这家伙也不是吃素的,他不但精于搏击,而且暗器、轻功也都不赖。所以庆忌一看到吴王阖闾气势汹汹地来追杀他了,二话没说催车便走,阖闾驾着四匹马的大车,在后疾追:"小兔崽子,我看你往哪里跑!"

  庆忌一回头,发现自己的小QQ根本跑不过人家的大奔,便干脆跳下车来拔腿狂奔,那速度,飞一样,连阖闾的大奔都追不上。阖闾急了,忙命左右乱箭射之。没想到庆忌暗器功夫也是一流,只见他一个回身望月,随手一抓,所有的箭就全到了他的手里,一支也射不中他。庆忌将手中的箭往地下一扔,笑道:"就凭你们想杀我,做梦吧!光叔,咱叔侄就此别过,吾父之仇,来日必将加倍奉还,你等着吧!"说着扬长而去,阖闾气得在车上直跳脚:"果然是兔崽子,跑得比兔子还快!"

  阖闾无奈只好收兵回国,从此以后,提心吊胆,每天担心庆忌派人杀他,竟也开始学王僚穿起三层棠铁之甲来,而且从此以后再不吃鱼,谁跟他提鱼他就跟谁急。

  庆忌则一口气跑到了卫国,招纳死士,接连邻国,日日夜夜都想打回老家为父报仇。

  王僚那俩被围困在楚国的弟弟掩馀和烛庸听说老哥被阖闾干掉了,不由放声大哭:"该死的逆贼,我们与你不共戴天!"他们知道现在绝对不会有援兵来救他们了,只好弃军逃跑,掩馀跑到了徐国,烛庸跑到了钟吾(近楚小国,今江苏宿迁市北)。楚国的大将郤宛因此捡了个大便宜,不费一兵一卒搞定吴军,还得到了一大批战略物资。

  唉,这还真是一段复仇的历史啊。伍子胥的父兄之仇只是一个引子,这个引子发展下去,就衍生出王僚对公子光的夺位之仇、吴王阖闾对公子庆忌的杀父之仇以及对掩馀、烛庸的杀兄之仇。这以后,还会有越来越多的仇恨夹杂着鲜血井喷而出,洒满整个江南大地。

  吴王阖闾历经千辛万苦总算是爬上了吴国王座,当然想要有一番作为,于是就找来自己最信任的伍子胥,问:"如今天下大乱,列国争雄,自楚庄晋悼之后,各诸侯已经很久没有出一个雄才大略的霸主了,寡人初登大位,励精图治,也想搞个霸主来玩玩儿,你有啥好办法吗?"

  伍子胥二话没说,突然跪倒在地,抬起头,已是泪流满面:"伍员者,一介楚国亡臣也。现如今,我的父兄含冤而死,尸骨得不到安葬,魂魄得不到祭祀。我这样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满怀屈辱地投奔大王,大王不加杀戮已属万幸,又怎敢妄加参与吴国的大政方针呢?"

  阖闾知道伍子胥这是急于复仇,在给自己施加压力呢,但现在还不是跟楚国决战的时候,于是他故作不知,说:"如果不是先生您,我早就被王僚那小子搞定了,哪儿还会有今时今日。您怎么能在中途产生退隐的念头呢?"

 楼主| 发表于 2009-9-17 09:45:1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3节:第四章吴王阖闾(2)




--------------------------------------------------------------------------------

  

  伍子胥见阖闾跟自己绕圈子,只好再挑明一些说:"微臣不是想撂挑子,而是我听说过一句话,叫做鸟尽弓藏,一旦国事安定,大王不需要我了,就会把我丢在一旁,不再信任我。"

  阖闾见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只好给伍子胥一个准话:"No,no,no!先生您怎么能这样看寡人呢?寡人不是这样的人,寡人可是个好人来的。如今吴国除了你之外,我不信任任何人,您就不要再推辞了,等到国事稍定,寡人一定会想办法为你报仇的,放心好了。"

  见阖闾已经明确表态,伍子胥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心下已经有了主意:他决定以一己之力,助阖闾成为"南霸天"。只有吴国强大了,阖闾才能帮他报仇雪恨,才能让楚国人知道,得罪我伍子胥是他们所犯的最大错误。

  阖闾见伍子胥点头,心中大喜,忙请教他说:"我国僻在东南,地势高低不平,气候潮湿,又有海潮之患,再加上国防落后,民无所依,寡人该怎么做才能让吴国尽快实现现代化呢?"

  伍子胥答:"国家要富强,最重要的就是让百姓安居乐业。所以要想建立霸业,必须加快吴国的城市化进程,也就是要因地制宜,多建城邑、粮仓、兵库,如此一来,吴国内有可守,而外可以应敌,霸王之业,则可成矣!"

  阖闾大喜:"太好了,伍先生果然绝世高才,那寡人就把一切事宜全权委托给你来办了,要加油哦!"

  伍子胥接下这个历史性的重任后,立马开始着手行动。他派地质专家和气象学家考察地形、水质、气候、风土人情,最后决定在姑苏山(今苏州市木犊镇灵岩山)东北三十里建起一座规模宏大的阖闾城(又称"吴大城"、"姑苏城"),其位置就在今天的苏州古城区。两千多年来,它就如一轮明月般照耀在我国东南沿海,而被大家誉为"全国第一古城"。

  这座姑苏古城现在看来也许不算什么,但是在当时却是春秋时代数一数二的大都市,其周长四十七里(要知道周朝的王都之制也不过"方九里"即周长三十六里,可见姑苏城之雄伟),共有八个陆门,八个水门,依山傍水,四通八达,东有海盐之饶、章山之铜,三江五湖之利,真乃江东第一大都会也。

  此外,为了防备吴国的死敌越国(今浙江绍兴一带),伍子胥还在姑苏城的南面建了一个卫星城市,其周长十里,且南、北、西三面都有高大的城门,其中两座城门边还修有水门,一座水门有城楼,另一座水门路边装有木栅,唯独不在西面建门,为的是断绝越国的光明。

  不出一年,姑苏城拔地而起,吴王阖闾大喜,立马将国都从梅里迁了过来,一时间,姑苏城大兴土木,宫殿、楼宇、市场、粮仓,比比皆是,水陆交通,冠盖云集,各国商人和打工仔蜂拥而至,端的是热闹非常。这个新兴的沿海发达城市,立刻成为春秋各国媒体的关注热点。

  东方之珠姑苏城的建立,使得吴国一跃成为能与楚国分庭抗礼的南方强国,春秋历史从此开始了新的篇章。

  神兵传奇

  基础设施完备以后,阖闾又命伍子胥招兵买马,训练士兵,教以战阵射御之法。除此之外,阖闾还非常重视新式武器的研发。因为吴国地处水网交错、丛林遍野的水乡,难于车战,步兵和水军遂成为吴军的主要兵种,而宝剑则成了这支军队最有效的杀伤性武器。所以他专门在位于今南京城南中华门外十公里处的牛首山下建了一座兵工厂,铸剑数千,号曰"扁诸",并高薪聘请来武器专家干将莫邪夫妇,为他铸造神兵利器。这对伉俪可是被奉为春秋第一铸剑大师欧冶子的同门,那可是相当的厉害,他们决定借助吴王给他们的大批科研经费搞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创举,铸造两把超越时代的新式武器---铁剑。
 楼主| 发表于 2009-9-17 09:45:5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4节:第四章吴王阖闾(3)




--------------------------------------------------------------------------------

  

  大家都知道,在春秋时代,军队使用的大多是青铜武器,钢铁兵器完全取代了青铜,还是西汉末年的事情。其实在春秋早中期,冶铁技术十分落后,只能冶炼一种我们现在叫做"快炼铁"的东西,这种快练铁因为它不是在高温中冶炼的,所以还含有很多的杂质,不是很纯,这种杂质铁,它是不能够用来制作兵器的。所以近代考古发现,当时的铁剑,只是运用天上掉下来的陨铁制造。而冶铁制剑,在阖闾之前,那可是闻所未闻的事情。

  干将莫邪夫妇为什么想要研发出铁剑来呢,因为铁剑比之铜剑,那优点是显而易见的:铜的硬度比较低,所以铜铸成的剑其锋利程度比铁剑那是差了一大截。为了改善铜的性质,人们学会了在冶炼的时候掺入一些锡,这就形成了青铜,但青铜的硬度虽然提高了,它的脆性却也随之增大,所以青铜剑如果太长,它在劈砍的时候就会容易折断。相比之下铁就不一样了,使它增加硬度的方法是提高它的含碳量,虽然它的脆性也会有所改变,可它却不像青铜那样明显,所以铁剑既能造得比青铜剑长,又能比它更锋利。两军对阵,铁剑武士肯定要更占优势一些。

  于是,干将和莫邪开始了他们艰辛的铸剑之旅。据说干将四处考察,走遍五岳三山,采来各地的优质精铜精铁,然后开始做实验:先选良辰吉日,等到太阳和月亮同时普照大地的时辰,才开始冶炼炉中的铜铁精英。他们带着三百个童男童女,日夜为铸剑的火炉装炭鼓风,不眠不休,就等着宝剑出炉、光寒照耀十九州的那个光辉时刻。

  三个月过去了,炉中的铜铁该咋样还咋样,一点没有熔化的意思。干将莫邪的首次试验,宣告失败。

  干将急了,抱着老婆痛哭流涕:"为什么?为什么我费尽心机,就是炼不成铁剑,我可是给吴王夸下海口了,神剑不成,誓不为人!"

  莫邪沉思道:"师傅教的《兵器冶炼知识概论》告诉我们,要使神物消融化合,必须要有血肉之躯的催助才能完成。现在我们实验失败,是不是就是因为没有这样做呢?"

  干将说:"我们的师傅铸最后一把剑的时候,也是实验失败,结果他和师母双双跳入冶炉之中,这才将神兵铸成。所以至今他们的后代每到山上铸剑,总要素服祭炉,然后才敢开始生火。难道我们这次也要这么做才行吗?"

  "既然老师能为了科学而献身,我们又怕些什么呢?"莫邪凛然道。

  可是关键时刻干将却退缩了,他说:"不用那么极端吧,人的头发指甲乃父精母血,或许也可以熔化神物,何必非要以死殉剑呢?咱俩可是新婚燕尔,造人还未成功,何苦为了造剑而牺牲自己?"

  莫邪看了看心爱的丈夫,笑着说:"我说说罢了,放心,我不会为了一把剑丢掉性命的!咱们明天就剪了头发和指甲丢进去试试看吧!"

  其实,莫邪嘴巴上这么说,心里已经暗自下了决心,她要瞒住丈夫,跳进那个神圣的冶炉中去,用自己的身躯和灵魂铸出天下第一的神兵来。铸剑,才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为了这个伟大的事业,她什么都可以不要。

  夜阑如水,莫邪悄悄地爬了起来,最后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丈夫,独自一人来到冶炉之旁,吩咐三百童男童女一起鼓风,然后纵身跃入那熊熊的大火之中。蓦地,异光闪耀,照得整个天空亮如白昼,大地仿佛都在动摇。须臾,炉中腾上一道白气,直冲斗牛,到天空又变成白云,罩住了这处所,渐渐现出绯红颜色,映得一切艳如桃花。
 楼主| 发表于 2009-9-17 09:47:1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5节:第四章吴王阖闾(4)



--------------------------------------------------------------------------------

  

  干将突然冲出房间,大叫:"老婆,快出来一起看剑!"

  童男童女们一起叫:"师傅,师母已经跳到炉子里去啦!"

  干将愣了半晌,才明白怎么回事儿,悲从心来,满脸鼻涕满脸泪:"老婆……"

  又有人叫:"师傅,你快看!"

  干将抬起头来,泪眼模糊间,只见炉中光芒散尽,铜铁已化,里面竟然躺着通红的两把剑。

  为什么莫邪跳进炉里,铁矿就熔化了呢?后人倒是有一个科学的猜测:铁的熔点是1500℃,而古代的冶炼技术相对落后,熔炉内的温度总会与这个熔点有一定的差距,这也是古代炼铁总是难以成功的一个原因。但是如果真有人跳进熔炉的话,那么人体内像磷之类的物质,就可能会迅速燃烧,产生高温,并将炉内铁矿熔化。

  看到这儿,干将再也顾不上哭了,他大叫一声,冲上前去,用井华水慢慢地滴下去,那剑嘶嘶地吼着,慢慢转成青色了。如是七天七夜,干将不眠不休,日夜守护着冶炉,一刻也不敢离开。

  终于一天,炉中似乎看不见剑了,仔细看时,却还在炉底里,纯青的,透明的,正像两条冰。

  神兵已成!

  狂喜的神情涌上干将疲惫的脸庞,他小心翼翼地取起这两把用妻子生命换来的神物,拂拭着,拂拭着……宝剑一阴一阳,阳剑上铸有如龟背般的花纹,阴剑上铸有如水漫溢的纹理。他将阳剑取名为干将,阴剑取名为莫邪。雌雄合璧,一如亲密爱人。

  阖闾听说了好消息,命人叫干将交剑。

  干将深情地抚摸着莫邪,喃喃地说道:"莫邪,我不能把你交出去,不能!哪怕我去死!"

  他将莫邪剑深藏起来,只将干将剑献给了吴王。

  阖闾接过宝剑,随手一挥,寒光闪过,旁边一块大石应声两半。今天在姑苏城外的虎丘旅游景点还能看到这块石头,名字就叫做"试剑石"。

  吴王大喜,当即赐给干将一百两黄金。

  然而纸是包不住火的,没多久吴王就知道了干将私藏莫邪剑的事情,大怒,命干将交出宝剑,不然,杀无赦。

  干将无奈,只好取来剑匣,交给吴王。

  吴王大喜,忙打开剑匣。

  这时,奇迹突然发生了,莫邪剑"锵啷"一声从匣中跃出,化为一条青龙。干将趁势抓住龙须一跃而上,眨眼间,青龙升天而去,不见踪影。

  阖闾傻傻地抱着剑匣,脑袋一片空白:"幻觉,一定是幻觉……"

  从此,吴王更加珍视这把遗留下来的干将剑,直到有一天,鲁国的执政大臣季孙来吴国进行国事访问,看到了吴王的佩剑,眼馋得不行,阖闾想起从前叔叔季札"心许"徐君的旧事,觉得自己有必要学习一下前辈的高风亮节,于是大方地解下佩剑,交给季孙观赏。

  季孙流着口水看了半天,突然神情黯然,叹道:"这把剑真好啊!即使中原所有的铸剑师加起来,也铸不出如此神剑来。这说明吴国一定能成就霸王之业。可惜美中不足,此剑的花纹中有个米粒般大小的缺口,这可是亡国的征兆啊!我虽然很喜欢这把剑,但绝对不敢带此不祥之物回鲁国,君王的厚意,我心领了。"

  阖闾听了这番话,怫然不悦,从此将此剑深藏宫中,不再使用,吴国亡后,干将剑便在世间失去了下落。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转眼到了六百年后的晋朝。一个偶然的机会里,西晋丞相张华发现在西北方向常有紫气冲天而起,直射牛斗之星。

  一位善于望气的奇人雷焕告诉张华:"这是剑气。在豫章(今江西南昌)丰城方向一定藏有宝剑。"

 楼主| 发表于 2009-9-17 09:48:0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6节:第四章吴王阖闾(5)



--------------------------------------------------------------------------------

  

  张华笑了:"好,那就给你个肥差,去那里做县令吧。"

  于是雷焕就做了丰城县令,四处寻找那光射牛斗之墟的宝剑。

  经过精密的演算,雷焕发现剑气源于县衙的监狱之中,于是他掘开地基,挖出一个青石制成的匣子,长约六尺,宽约三尺。

  他打开匣子一看,只见里面赫然是一把宝剑,光芒四发,不可直视。雷焕详观剑文,发现这正是失传已久的"干将"宝剑,不由大喜,连忙带去给张华看。

  张华沉思道:"如果这就是干将剑,那么莫邪剑肯定也很快就会现世人间了,它们是一对来的。"

  两人于是携剑出游,四处寻找莫邪剑的下落。一天,他们路经黄河平津渡口,干将剑突然从鞘中跳出跃进水中,两人慌忙派人下水去捞,正这时,水面突然波浪翻涌,跃出两条巨龙来,张牙舞爪,五色炳耀,吓得众人连连后退。

  双龙向雷焕点了点头,好像在表示感谢,然后脖颈亲热地纠缠厮磨着,双双潜入水底不见了。

  从此以后,这对雌雄宝剑再也没有在世间出现过,想来神物终究是要回到天上去的。今天江西丰城县有一座剑池,池前有石门,据说就是雷焕挖出神剑的地方。

  扯远了,咱们回过头来再说阖闾。自从他失去了干将莫邪这两个天才剑师,心里非常的郁闷,于是他又开始广招人才铸造金钩,下令说:"能为善钩者,赏之百金。"钩,乃是一种类似于刀的兵器,所谓"吴钩越剑"。吴国铸造的金钩天下闻名,阖闾功不可没。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阖闾这道命令下去,整个吴国都沸腾了。一时间,铸钩师成为天下间最热门的行业。一块石头扔下去,砸中十个人,至少有八个是铸钩师。

  有时候,金钱的力量真的很恐怖,在这些钩师中居然有一个人为了贪求吴王的重赏,竟然杀了自己的两个儿子,把他们的鲜血涂在金属上,终于制成了两把神钩。他将二钩献进宫里,缠着阖闾要钱。

  阖闾没好气地说:"现在献钩的人多了去了,本王每天都要收个千儿八百的,结果全是垃圾,你这俩破玩意儿看起来也没啥稀奇的,竟然大言不惭要本王给你钱,你想钱想疯了吧!"

  那人说:"我这俩钩也没啥稀奇的,只是在铸造的时候杀了我的两个儿子,然后把血涂了上去!"

  吴王狂晕:"我的娘啊,这小子真的想钱想疯了。好,本王倒要看看,这以血铸成的钩有啥稀奇!"于是阖闾命人将这两把钩混在一大堆"垃圾"钩里面,问:"你不是说你的钩很稀奇吗?你倒是把它们从里面找出来啊!"

  这些钩长得都一模一样,阖闾就不信了,这小子能把它们找出来?哼,找不出来就杀了他,虎毒不食子,连自己的儿子都杀,真不是人!

  只见那钩师不慌不忙地走到众钩面前,大声呼喊两个儿子的名字道:"吴鸿、扈稽,老爸在这里,大王还不知道你们的神通呢?还不快快显灵!"声音未落,两把金钩忽然飞出,盘旋在那人的胸前,好似两只艳丽的火鸟,看得大家目瞪口呆。

  阖闾大惊:"哎呀,你果然没骗寡人,我靠,被你打败了!"于是赏给那钩师一百两金子,并将这两把神钩随身佩戴,一刻也不让它们离身。那是,一叫钩的名字就能飞起杀人,吴王哪里还怕什么刺客!

  残忍的计划

  阖闾为什么要费尽心机铸那么多的神剑神钩呢?除了称霸天下这个终极目标外,其实他一直都在提防一个可怕的对手,那就是王僚的儿子公子庆忌。

 楼主| 发表于 2009-9-17 09:49: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7节:第四章吴王阖闾(6)



--------------------------------------------------------------------------------

  

  这家伙,可是一直在招兵买马,想对阖闾图谋不轨呢!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公子庆忌不是等闲之辈。有这样一个可怕的对手日夜惦记着自己的小命,吴王阖闾是食不甘味,坐不安席,生怕有一天自己也落得与王僚一样的下场,于是他又找来伍子胥,说:"过去你推荐专诸杀了王僚,干得很好,现在我要你再推荐一人,帮我杀掉公子庆忌,咋样?"

  又要帮他杀人,伍子胥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恶魔,为了报仇,双手沾满了鲜血,他都有点认不出自己了。

  可是他深深地明白,不除掉庆忌,阖闾永远都腾不出手来帮自己攻打楚国,他的报仇大计,又不知要拖到何年何月了。他忍辱偷生苟活到今天,不就是为了要给父兄复仇吗?

  所以,庆忌必须死!

  可是这样,自己又要失去一个可敬的朋友了。

  他的这个朋友,叫做要离,是一个细人(地位低下的人)。

  他和要离宿命般的相逢,是在一个朋友的葬礼上。

  事情的起因,源自一个从齐国来越国参加葬礼的不识相的家伙,他的名字叫椒丘欣。

  椒丘欣住在东海海滨,武功极高,在江湖上久负威名,人送外号"东海龙王"。据说他在参加这次葬礼的路上,经过淮河渡口,想在渡口上饮马,管理渡口的海关人员对他说:"这淮河中有一个水神,看到马就会出来,将马抢去吃掉。请你不要在这里饮马。"

  椒丘欣不以为然:"壮士在此,什么神仙敢惹我?"说着不顾而去,饮马淮河。

  这时河面突然波涛汹涌,一道青光闪过,再一看,椒丘欣的马已经不见了。

  渡口一片惊叫:"水神,真的有水神!"

  椒丘欣大怒,脱光衣服,仗剑入水,寻找水神决战。水神兴涛鼓浪,想淹死椒丘欣,可是老椒在水中纵跃如飞,越战越勇,看得岸上之人目瞪口呆,差点把舌头都吞了下去。

  三天后,椒丘欣从河里气喘吁吁地爬了上来,脸上多了个英雄的印记,一只眼瞎了。

  淮河渡口一片沸腾,连水神都杀不死他,真乃勇士也。这水神八成只是一条鳄鱼什么的,估计有可能是俗称"猪婆龙"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扬子鳄"。

  带着勇斗河神的无上荣耀,椒丘欣来到了吴国,参加了一位吴国朋友的葬礼。在葬礼的酒席上,椒丘欣喋喋不休地夸耀着自己一路上的光辉事迹,还出言不逊,仿佛这里所有的吴国好汉都没他厉害,统统都是饭桶、胆小鬼。

  伍子胥冷眼旁观,这种人他见多了,有点本事就目空一切,眼睛长在脑袋上。

  这时椒丘欣对面一个小个子冷笑一声站了起来,说:"笑话,你也算是一个勇士?"

  这个小个子就是要离。

  椒丘欣闻言大怒:"你这个矮个子,哪个道上的,竟敢说我不是勇士!"

  要离又是一声冷笑:"我听说真正的勇士,就算战死也不愿意忍受侮辱。可是你和水神决斗,马没要回来,还弄瞎了一只眼睛,都整残废了还敢自称勇士,你把全天下所有勇士的脸都丢光了!贪生怕死,没用的家伙,居然还有面目在我们面前自吹自擂,我都替你害臊!"

  "你!"椒丘欣气得直发抖。

  要离斜眼又道:"你以为你瞎了一只眼,就是海盗船长了?"

  "哈哈哈哈……"席间众人忍不住大笑。

  "你……"椒丘欣你了半天无法反驳,满脸羞愧,夹着尾巴落荒而逃。

  席间众人又放声大笑,伍子胥转身欣赏地看着要离,道:"要兄好胆色,只是此人被你弄得颜面尽失,你要小心他找你报复啊!"
 楼主| 发表于 2009-9-18 09:47:0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8节:第四章吴王阖闾(7)





--------------------------------------------------------------------------------

  

  要离笑道:"此等天下间最无用之人,怕他做甚,来,伍兄,喝酒!"

  要离回到家中,将门户大开,就在卧室里坐等椒丘欣前来。

  夜半,椒丘欣果然拿了把剑偷偷摸摸地来到要离家,想找他算账,却见外门大敞,不由一愣:"好一个不怕死的家伙,这次我非要杀了你,以泄我心头之恨!"

  椒丘欣紧握利刃,直入前堂,前堂的门也没关,他就进了要离的卧室。本以为里面一定埋伏了一大堆人,没想到卧室也没人防守,只见要离披散着头发,仰面躺在席上,笑嘻嘻地看着他。

  椒丘欣管不了那么多了,冲上前去一手拿剑抵住要离的脖子,一手揪住他的领子,恶狠狠地说道:"你有三条该死的罪过,你知道吗?"

  要离笑嘻嘻地说:"我不知道。"

  椒丘欣气疯了:"还笑,死到临头还笑,你笑个屁啊!我告诉你,你在大庭广众面前侮辱我,这是一该死。回家不赶快带着老婆孩子逃命,还敢大大咧咧不关门闭户,这是二该死。睡觉不防卫,还居然大摇大摆地躺在床上傻笑,这是三该死。这是你自己找死,不要怪我!"

  要离还在笑:"非也非也,我并无三条该死的罪过,你却有三个胆小如鼠的行为,你知道吗?"

  椒丘欣莫名其妙:"我哪里胆小了,我咋不知道。"

  要离说:"我在千余人面前侮辱你,你却连一句话都不敢回答,这是你的第一个胆小。我家门户大开,你进来时却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这是你的第二个胆小。我躺在床上,你看到我却先拔出剑抵住我的脖子,才敢大声说话,这是你的第三个胆小。你如此胆小,居然还好意思恐吓我,你不觉得丢人吗?"

  椒丘欣呆若木鸡,所有的骄傲化为乌有,只剩下无尽的羞愧。他一声长叹:"活了大半辈子,从来没有人敢轻视我,可没想到你这个矮矬子却远超于我之上,你才是天下间真正的勇士。没错,我是个胆小如鼠的废物,我不想活了!"说着他把剑一扔一头撞死了。

  伍子胥把要离的这个光辉事迹说了一通。

  吴王阖闾对这个人很感兴趣,说:"好一个真正的勇士,寡人要请他吃大餐!"

  伍子胥于是前去见要离,说:"吴王很仰慕你,想要见你!"

  要离大惊:"我不过是个普通老百姓,大王要见我做啥?"

  "你去了就知道了!"

  要离笑道:"我明白了,大王是要我做第二个专诸吧!"

  这边厢阖闾正在宫里不耐烦地踱着步子,看起来样子十分焦躁:伍子胥和要离怎么还不来,寡人等的花儿都谢了。

  正这时,有人飞报进来:"报告,伍大夫他们来了,正在殿外候见!"

  阖闾快步跑了出去:"不要什么候见了,寡人亲自去见他们,我一刻也等不了了!"

  阖闾刚跑出殿外,却突然愣住了,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不会吧,眼前这个传说中的勇士,身高最多不过一米六五,瘦得跟个小鸡仔似的,而且长得尖嘴猴腮奇丑无比,站在俊朗雄伟的伍子胥跟前,更显寒碜。

  "这,这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勇士?伍先生,你不要跟寡人开玩笑。"

  要离笑:"小人只是个吴国的乡下人,手无缚鸡之力,风一吹就倒,哪里是什么勇士?不过大王有任何差遣,小人当尽力为之。"

  阖闾心想,你不是勇士我要你有屁用!他看着伍子胥,阴沉着脸不说话。

  伍子胥当然知道阖闾在想些什么,便回答道:"大王,人不可貌相,要离虽丑,但智商高达280,不是个一般人啊。"

 楼主| 发表于 2009-9-18 09:48: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9节:第四章吴王阖闾(8)




--------------------------------------------------------------------------------

  

  阖闾又想,杀人讲求的是实力,聪明顶个屁用!他仍然不说话,脸更沉。

  要离上前一步,说:"大王不就是想杀庆忌吗,小菜一碟!"

  阖闾从来没听过这么好笑的笑话,放声大笑,眼泪都快笑出来了:"庆忌武艺高强,筋骨如铁,一双飞毛腿天下没人追得上,简直比王僚还难对付。不是我小看你,瞧你弱不禁风的样子,别说杀他了,恐怕连他的身都近不了!"

  "杀人,靠的是脑袋,力气大有个屁用!只要我能接近他,杀他还不是杀一只鸡?"

  "说得轻巧!那庆忌也不傻呀!他能让你那么容易接近他?"

  要离说:"我听说庆忌正广招四方亡命之徒,想对大王不利。大王可以杀了我的妻子儿女,再砍掉我的右手,让我假装获罪潜逃。如此一来,我不但能接近庆忌,而且他对我也就毫无防备。"

  阖闾一下子呆住了,自己也算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没想到这个弱不禁风的小子比我还狠!

  "寡人不能这么做,寡人是个好人来的,这不是陷寡人于不义吗?"

  "我听说安乐于妻儿的欢乐,不思报效国家,就是不忠。贪恋于家室的情爱,不思消除国家的忧患,就是不义。我能够得到忠义的美名,就算搭上我全家老小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阖闾万万没想到这个貌不惊人的小矮子竟有如此高的觉悟,专诸和他比起来,都有差距。于是阖闾点头道:"那好吧,我就成全你的忠义。你为国忘家,为主忘身,真乃千古豪杰也!放心吧,你死后,寡人会派人大力宣传你的光辉事迹,让你扬名后世,永远活在吴国人民的心中。"

  想必,在阖闾的心中他更喜欢要离这样的奴才多些,专诸还会顾虑一下自己的老母妻儿,而要离这种自虐狂人,冷血无情,为了扬名不择手段,连自己的身体和家人都不在乎!

  人体炸弹

  第二天,伍子胥和要离一起上朝。伍子胥按原定计划推荐要离为大将,请兵伐楚。阖闾佯怒道:"你吃错药了吧,这个要离恐怕连个小朋友也打不过,你要他伐楚?这不是让天下诸侯笑话我吗?再说寡人刚当上王,还没快活够呢,不想打仗!"

  要离上前一步,像个泼妇一样跳脚骂道:"你这个昏君,竟敢小瞧我,我顶你个肺!"

  阖闾大怒:"你这个乡下无赖,竟敢辱骂寡人,不想混了!来人啊,把他的手给我砍了!"

  几个如狼似虎的武士冲上来,砍了要离的手,将他投进大狱。

  几天后,监狱的士兵故意放松守卫,让要离逃了出来。

  阖闾大怒,派人杀了要离全家,烧了尸体,锉骨扬灰,撒在姑苏城街头。可怜的要离家人,他们或许还不知道这是自己的丈夫、父亲的主意吧!怪只怪他们选错了人,可悲可叹!

  后人评价此事,说阖闾杀一不辜而得天下,仁人不肯为之;又说要离与吴王平生无恩,特以贪勇侠之名,残身害家,亦岂得为良士哉?

  唉,要离去国忘家,杀身成仁,为的就是扬名后世。他要是知道后人对他是如此评价,在黄泉之下岂不是要痛苦地再去死!

  确实,后世对专诸的评价远远高于要离,《左传》没有他,太史公写《史记·刺客列传》也没有他,只有一部不出名的《吴越春秋》给了他区区数百字的笔墨。看来史家们都对他进行选择性忽视了,或许大家都认为,这种行刺,太残戾;这种人,太可怕!谁要是做了他的家人,那可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要离逃出吴国,就四处散播怨言,说自己怎么怎么惨怎么怎么冤,一路诉苦到卫国找到庆忌,说:"阖闾这个暴君,杀了我全家,公子你要替我报仇啊!"

点评

新年快乐!做个书签2/20  发表于 2015-2-20 23:24
 楼主| 发表于 2009-9-18 09:48:3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40节:第四章吴王阖闾(9)



--------------------------------------------------------------------------------

  

  庆忌看了看要离空飘飘的袖子,说道:"放心,阖闾这家伙也是我的仇人,咱们同仇敌忾,一起杀了阖闾,打回老家!"

  这个苦肉计,实在太惨毒,庆忌再聪明也不会怀疑到要离,所以他收容了要离这颗埋在自己身边的人体炸弹,并很快视他为自己的亲信。

  有时候,共同的仇恨,会让两个素不相识的人成为好朋友,就像后来的伍子胥和伯嚭。
  可是,庆忌没有想到,要离会是史上最冷酷无情的杀手。

  三个月之后,庆忌训练出一支敢死队,顺江而下,准备前往吴国展开恐怖活动。要离和庆忌在同一艘船上,行至一段急流,渐渐和后面的船拉开了一段距离。

  要离暗喜,刺杀庆忌的机会终于到了。他对庆忌说:"这里水急滩险,公子您最好亲自坐在船头,为舵手指点方向。"

  庆忌不疑有他,来到船头坐定,要离手执短矛在旁护卫。好死不死这时江中忽然刮起一阵怪风,要离转身立于上风,借助风势,手把短矛使出吃奶的劲儿照着庆忌的心口便刺,透入心窝,穿出背外。

  庆忌强忍剧痛,一把抓住要离,像个小猴子似的倒提起来,揪住他的头往水里按,如此三次,灌得要离连北都找不着了。

  正中心脏都不死,庆忌还是不是人哪!

  庆忌提起要离放在腿上,盯着他,眼中居然露出了欣赏的神色:"天下间居然有你这样的勇士,真了不起啊,居然敢行刺于我!"

  左右士兵一窝蜂地冲上来,要杀死要离。庆忌摇手说:"此人乃是天下少有的一个勇士,怎么能在一天之内死掉两个勇士呢?放他回吴国吧……可惜了,这样一个勇士,却不能为我所用,天乎!"说完,庆忌一把推开要离,拔出心口短矛,血流如注而死。

  这就叫,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全家命都不要的。要离为了行刺,连全家的命都可以不要,简直达到了杀手的最高境界,也怪不得强如庆忌都会着他的道。

  要离傻傻地看着庆忌的尸体,心里却一点成功的喜悦都没有,我,我都做了些什么啊,这,这就是我要的结局吗?

  无边的空虚涌上了要离的心头,为了那个该死的扬名立万,我害死了我的至亲,又杀死了一个真正的勇士,不仁不义,丧尽天良,我还有什么颜面活在这个世上。

  旁边的士兵们也都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情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心目中最强大的武士庆忌,竟然死在了一个默默无名的独臂矮子的手上,这,这怎么可能?

  他们一个个扔了手中的兵器,对要离说:"你走吧,公子说了,放你回去!"

  要离凄然一笑:"我害死了自己的妻儿,又杀死了真正欣赏我信任我的公子,我还有什么颜面见天下人。"说完一个筋斗,翻入滚滚的江水之中。众人大惊,连忙七手八脚把他又捞了上来。

  要离半死不活地躺在船上,呻吟着说:"你们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不让我死!"

  "你干吗非要死呢?一大堆荣华富贵在等着你呀!"

  "我连家室性命都不懂得珍惜,还在乎什么荣华富贵。你们带着我的尸体回去找吴王领赏吧,算是我们相识一场而送给你们的礼物!"说着一把夺过随从的佩剑,斩断自己的双脚,继而自刎而死。惨烈!

  古人有死,其轻如羽,不唯自轻,并轻家人妻子。专诸、莫邪,还有那位杀死自己儿子的钩师如此,要离更是如此,这都是吴王阖闾造的孽。有什么样的王,就有什么样的国人。吴王不爱惜自己百姓的生死,百姓不爱惜自己和家人的生死。如此彪悍的国家,难怪后来可以横行中原,杀得齐楚哭爹叫娘。自东晋南朝以降,中原士族"衣冠南渡",江南风尚这才从尚武变成了崇文,一个彪悍族群的锐气就这么慢慢被消磨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