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小北

春秋那些事儿(全书完)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9-15 13:58:5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1节:第三章嗜血的王冠(7)



--------------------------------------------------------------------------------

  

  季札怕余昧死得太快,将那该死的王位留给自己,便建议余昧交好中原,不要动不动就打仗。余昧答应了。

  于是,在吴王余昧继位不久,季札就开始对中原各国进行了一系列的友好访问,这一连串的外交活动,不但让吴国度过了几年安定团结的平静时光,还让季札在列国之中声名鹊起,成为和当时齐国晏子、鲁国孔子、郑国子产还有晋国叔向等人齐名的大贤。

  使臣的荣耀

  可以这么说,季札是中国春秋时期唯一的文化使节,在世界外交史上也是第一个从事此一活动的外交人物,所以此事乃是春秋文化外交史上的一个重点,必须好好地介绍一番。

  季札访问的第一个国家,是鲁国。

  鲁国是个二等国家,在国际事务中并不重要。然而由于它是周朝标志性人物周公旦的封地,继承了周朝文物典章的正统,特别是在春秋社会大动荡时期,始终以礼乐之邦著称,是中原文化荟萃之地。季札选择这个国家作为他国事访问的第一站,是有其深意的。

  经过数十天的跋涉,季札终于来到鲁都曲阜,见到了鲁国执政叔孙穆子。穆子很欣赏季札,两人相谈甚欢。季札提醒穆子说:"你要小心啊!我听说君子应该选贤择能,而你这个人心眼虽好,却不善于用人,再不注意的话祸患迟早会降临到你的头上。"

  季札的话后来真的应验了,六年后,也就是鲁昭公四年(前538年),穆子被自己宠信的家臣竖牛幽禁,活活地饿死在了家中。

  季札和穆子聊完天后,又提出要求,说想见识一下闻名已久的周乐。

  所谓周乐,就是周朝大圣人周公旦所制作的礼乐,是周礼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包括虞、唐、商、周各代乐舞。这些都是周天子的礼乐,在吴国这样的偏远国家根本听不到,而鲁国沾了周公的光,应有尽有。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这周乐就相当于现在京剧、歌剧之类的高雅音乐,不像流行歌曲,没有一定文化水准的人根本欣赏不了。

  季札之所以突然要求欣赏周乐,一则是为了表示自己向往中原文化,不是一个普通的乡下人,而是一个有理想有追求的文艺青年;二则是为了显摆一下自己的博学多才和艺术修养,从而打响自己的知名度。

  一句话,季札想红啊!所以他想靠周乐来炒作一下自己,同时借此提高吴国的国际地位。

  季札首先欣赏了"革命歌曲"《周南》和《召南》。

  周朝的歌曲有两种,一种叫弦歌,一种叫徒歌。弦歌有伴奏,徒歌没有伴奏。《周南》和《召南》是《诗经》的头两篇,属于弦歌,所以都有伴奏。因为这两篇乃是周礼奠基人周公旦和召公自北而南从岐周传到江、汉之地的,所以名为《周南》和《召南》。

  季札摇头晃脑地品评起来:"美哉!瞧这歌词写的,多好哇!周朝的王业开始奠定基础了,还没有完成,然而百姓还是勤勤恳恳没有怨言。"

  果然是牛人,闻弦歌而知雅意。

  鲁国人碰到了知音,大喜,接着又为他演唱了《邺风》《鄘风》和《卫风》。邺、鄘、卫这三个国家的地方本来是殷纣王畿,后来都并到了卫国之中。

  学问深厚的季札又一下子猜中了正确答案,他说:"美哉,渊乎!忧而不困者也。我听说卫康叔、卫武公的德行就像这样,这大概就是《卫风》了吧!"卫康叔、卫武公是卫国的两个著名君主,康叔是周公的弟弟,开创了卫国的基业,武公则曾经在褒姒之难中帮周平王赶走过犬戎,两人算是卫国革命先辈。
 楼主| 发表于 2009-9-15 13:59: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2节:第三章嗜血的王冠(8)




--------------------------------------------------------------------------------

  

  鲁国人接着又为他演唱了《郑风》。

  季札皱着眉头说道:"美哉!但是它琐碎得太过分了,百姓是不能忍受的。这大概就是郑国要先灭亡的原因吧!"

  郑国民风开放。《郑风》大多都讲的是男女之间情啊爱啊之类的琐事,有关政治极少。按照孔夫子的说法,那叫做"郑声淫"。所以季札认为,这靡靡之音就是亡国之音。郑国风化如此败坏,迟早是要亡国的。

  季札的这个看法就有点片面了,其实郑国之所以灭亡,和它的地理位置有重要关系。处在晋国和楚国这俩大火药桶子中间,那能有它的好吗?

  "叮咚,答对了,加十分!"鲁国人夸奖季札一番,又接着为他演唱《齐风》。

  季札忍不住大声叫起好来:"美哉!泱泱乎!这是大国的音乐啊!作为东海表率的,大概就是姜太公的国家吧?嗯,这个国家前途不可限量。"

  鲁国人接着又为他演唱了《豳风》《秦风》《魏风》《唐风》《陈风》《小雅》《大雅》《颂》等一系列诗经歌曲,季札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都美哉美哉一番,完了又要求观赏舞蹈。

  鲁国人被季札高昂的兴致烦到不行,但又不好意思被人家说小气,只好继续满足他的好奇心和表现欲,接着配合下去。

  周乐中的舞蹈可不像现在的蹦迪,可以随便乱跳,那可都是严格规定了动作和伴奏的祭祖舞,跳错了不但会被人耻笑,而且有辱先王,问题十分之严重。从前齐国大夫高厚就是在一次诸侯会盟中跳错了舞,而被晋国盟主认为"有异志矣!"导致列国联兵攻齐,齐国差点被灭了。

  这么好的学习机会,季札又怎么肯放过呢?

  鲁国人于是为季札先表演了《象箾》《南籥》。

  所谓象,就是象舞,属于一种军舞,舞者手执武器作战斗状,是一种十分威武雄壮的舞蹈。所谓箾,其实就是乐器中的古箫。所以《象箾》就是一种以箫伴奏的军舞。

  所谓籥,是一种类似于笛子的乐器,《南籥》就是以笛伴奏一种文舞,其动作庄严肃穆,舒缓大气。

  这两种舞蹈分别歌颂的是周文王的武功与德行。所以季札评价说:"美哉!犹有憾。"意思是说周文王虽然德被万世,但没有剪灭殷商,所以仍有遗憾。

  鲁国人接着为季札又表演了《大武》。

  《大武》乃是歌颂武王伐纣的舞蹈。舞者头带冠冕、手持朱盾玉斧而舞,是一种大气磅礴充满了王者之气的舞蹈。季札因而称赞道:"美哉!周朝兴盛的时候,大概就像这样吧!"

  鲁国人接着为季札表演了《韶濩》。

  《韶濩》乃是歌颂商汤的舞蹈。韶,即绍,意为继承发扬;濩,即护,意为防护。所以这个舞蹈歌颂的是商汤能防护人民,继承发扬大禹的功业。

  所以季札又评价说:"圣人之弘也,尚且还有惭愧,可见当圣人不容易啊!"意思是说商汤虽然是个圣人,但商汤攻打大禹建立的夏朝属于以下犯上,这样做是不对的。季札属于周族,自然对周朝的夙敌殷商没啥好印象。

  鲁国人接着为季札表演了《大夏》。

  《大夏》是歌颂大禹的舞蹈。大禹勤劳天下,日夜不懈,所以此舞演员均头戴毛皮帽子,袒露上半身,下身穿着白色短裙。右手持野鸡毛,左手持乐器,八人一行,边唱边舞,颇为质朴、粗犷。季札因而称赞说:"美哉!勤劳天下而不自以为是,除了大禹,还有谁能做得到呢?"

  鲁国人接着为季札表演了《韶箾》。

  《韶箾》是歌颂虞舜的乐舞,也就是后来孔老夫子听了味觉失灵三个月品不出肉味的那首名曲,季札听了以后反应也不小,他热烈鼓掌说:"功德达到顶点了,伟大啊!像上天没有不覆盖,像大地没有不承载。盛德到达顶点,就不能再比这更有所增加了。观止矣!若有他乐,吾不敢请已!"成语"叹为观止"典出于此。
 楼主| 发表于 2009-9-15 14:00: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3节:第三章嗜血的王冠(9)




--------------------------------------------------------------------------------

  

  鲁国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好家伙,你终于欣赏完了,得咧,俺们知道你厉害啦,收工吧!

  季札得意洋洋地站起身来,迎接着鲁人敬佩的眼光。他红啦!他真的红啦!伟大的吴国大圣人,他继承了中华民族的光荣传统,周公旦和吴太伯这一刻灵魂附体!季札一个人,他代表了中国礼乐悠久的历史和文化!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不是一个人!!

  要说季札后来能当上孔子的偶像那还真不是盖的,不但诗经中十五国的音乐和三代的舞蹈他都懂,还能从这些音乐舞蹈之中听出看出国家兴衰的征兆来,妙语珠连,议论风生,从而一下子轰动了整个周朝文化界。要知道,身为一个远离周朝文明中心的蛮夷来客,季札能有如此深厚的学养和历史知识,那是多么的不容易。

  著名乐评人季札在鲁国的"表演"大获成功后,紧接着又跑去齐国拜访东方第一大牌心灵导师晏子。那时候孔子还只是个八岁小孩,所以晏子名气最大。适时齐国刚刚经历崔庆之乱,政局还不是很稳,季札因而提醒晏子说:"您赶快交还封邑和权力吧。我看齐国还会继续乱下去,你只有懂得放弃,才能明哲保身,免于祸患。"晏子听了他的话,不久就交出了权力。

  季札的话后来真的又应验了。十二年后,也就是齐景公十六年(前532年),齐国四大家族田、鲍、栾、高打起了内战,晏子因为保持中立而没有受到牵连。

  天下第一乌鸦嘴季札离开齐国后,接着又去"祸害"郑国。他和郑国的第一贤人子产相见恨晚,两人互相交换"定情信物",季札给了子产一块白绢大腰带,子产回赠他一件麻布衣服。子产真小气!

  季札没有得到心仪的礼物,十分不爽,于是他又乌鸦嘴道:"郑国的执政者奢侈,祸难将要来临了!政权必然落到您的手中。子为政,慎以礼,不然,郑国将败。"

  后来的事儿不用说都知道了,季札的乌鸦嘴一向都是很准的,三十四年后,也就是郑献公十三年(前510年),郑献公逝世,儿子声公胜即位。正在这时候,晋国六卿强盛了,屡屡侵夺郑国领土,郑国开始衰落。

  季札离开郑国后,又接着北上来到卫国,与蘧瑗、史狗、史鳅、公子荆、公叔发、公子朝等卫国小贤(知名度没有晏子、子产等人高,所以只好称为小贤)谈得很投机。季札说:"嗯,卫国有很多贤能的君子,不会有什么祸患。"

  季札好不容易不乌鸦嘴一回,偏偏他这嘴巴却是好的不灵坏的灵。后来,卫国流亡太子蒯聩作乱,把卫国搞得乌烟瘴气。在这次内乱中,孔子的高徒子路也被卷了进去,在格斗中帽缨被打断。他明知风险,竟停止战斗说:"君子死而冠不免。"为了保持帽子的完整,他竟将帽缨重新扎上,也将自己的小命拱手送给了敌人。

  季札离开了卫国又西去拜访中原的盟主晋国,路上经过戚城(卫邑,今河南濮阳市东北)。当地的行政长官孙林父为他接风洗尘,击磬奏乐,没想到季札却一点儿不领情,说:"不高兴!我听说变乱而没有德行,必然遭到杀戮。不久前你把你老大卫献公给驱逐出境了,虽然后来又把他接了回来,但你始终是有罪的啊。你现在的处境,就好比一只燕子在帐幕上筑窝,危在旦夕。害怕都来不及,你居然还有心思寻欢作乐?唉,你叫我怎么说你哟!"

  孙林父听了这番话,吓出一身冷汗,从此一辈子都不敢玩儿音乐了。

  季札这一路埋汰了不少人,最后遭到他"毒手"的是晋国。在那里,季札拜访了晋国三大家族的族长赵文子赵武、韩宣子韩起和魏献子魏舒,说:"这三家比较牛,晋国的政权最后八成要落到他们手里!"
 楼主| 发表于 2009-9-15 14:00: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4节:第三章嗜血的王冠(10)




--------------------------------------------------------------------------------

  

  三家分晋都给他预见到了,看来季札蛮有政治远见的啊,这样的人不当吴王,可惜了。

  季札在晋国还交到了一个好朋友,那就是晋国的大贤臣叔向。临别时,季札语重心长地对叔向说:"小心呀,晋国政权将要归于私家。你这个人喜欢坦率直言,一定要多长个心眼,让自己免于祸难。"

  季札就是这么一个人,他一向认为:当一个臣子很难,当一个好臣子更难,当一个好国君就越发的难了,所以,他宁死不肯接受王位,好像那是刀山火海一般。

  季札出使列国时,曾经路过徐国(今江苏省北部徐州一带)。徐国国君看到季札佩戴的宝剑,心里十分喜欢,一直把玩,想要又说不出口。熟悉先秦历史的人都知道,吴越之地的兵器铸造业十分发达,所谓吴钩越剑,那里出产的刀剑名冠天下。这一把吴国公子的佩剑,那肯定不错。

  徐君对季札的剑起了"贼心",季札看在眼里,自然心知肚明,但作为尚在出访途中的外交使臣,没有佩剑在当时是很严重的外交失礼,所以他也只得不动声色地将心中对徐公的暗许埋下,离开了徐国。当季札从晋国回来的时候,徐君已经等不及死掉了。世事无常,真的是令人难以预料。

  季札很伤感,他来到徐君的墓前,但见寒风冽冽,墓前的一棵枯树随风颤动,沙沙作响,更添几分萧索。季札叹了一口气,解下身上的佩剑恭恭敬敬地挂在墓前的枯树上,黯然道:"老哥啊,这把剑我已经心许给你了,你虽然死了,但这把剑还是你的,来,收下吧!"

  "延陵季子兮不忘故,脱千金之剑兮带丘墓。"这就是古代君子之间的友谊,质朴情真,淡雅如水,但是千金一诺---即使那个"诺"的对象已经死去,即使那个"诺"只是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心许",但君子坦荡荡,承诺了就要做到。有时候,古人的高风亮节确实让我们这些骄傲自私的现代人感到惭愧。

  季札、晏子、子产、叔向以及稍晚一些的孔子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批开始独立思考的知识分子、学者、思想家、哲学家,也就是史书上所谓的贤人。在他们的努力下,中国民本思想开始萌芽,理性之光从愚昧和迷信的层层包裹中冲决而出,中国文化第一次从蒙昧走向文明,从重神惧鬼走向人文关怀。而与此同时,古希腊的毕达哥拉斯、赫拉克利特、泰勒斯、阿那克西曼德、克塞诺芬尼等一大批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也正著书立说,为西方哲学和自然科学的蓬勃发展夯下了坚实的理论地基。

  到底谁来当王

  季札回到吴国后,没多久,吴王余昧死了。这一次,无论按照先王寿梦的遗命,还是按照吴国的民心,都应该轮到季札来做国君,但季札又一次跑了,他说:"我不愿做国君,早就说得很明白了。人世间的富贵名利,对于我而言,不过就是秋风过耳,引不起我任何兴趣。"

  他于是逃回了自己的封地延陵,说什么也不出来了。

  要说起来季札可比他老祖宗太伯牛。太伯那是三让王位,季札却是四让王位---这一下子季札可要名扬千古了,首先孔老夫子就带头做了他的粉丝,曾在季札墓前题了"呜呼!有吴延陵君子之墓"的十字碑文,至圣先师都表态成这个样子了,后世历代的贤人们便也跟着孔子一起对季札大加称颂起来,说他是天下君子的楷模,应为千秋万世所顶礼膜拜。比如说唐代著名诗人吴筠就写过这样一首诗:

  太伯全至让,远投蛮夷间。延陵嗣高风,去国不复还。

  尊荣比蝉翼,道义侔崇山。元规与峻节,历世无能攀。
 楼主| 发表于 2009-9-16 09:23: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5节:第三章嗜血的王冠(11)




--------------------------------------------------------------------------------

  

  ---《高士咏·太伯延陵》

  您瞧瞧,历世都无能攀了,这评价,多带劲!

  季札是带劲了,吴国的王位却没了着落。本来大家说好了,寿梦的儿子们依次继位,为的就是把季札推到最高领导人的位子上去。现在季札说什么就是不肯当王,那这该死的王位要传给谁好呢?

  这就是不采取"嫡长子继承制"的恶果了。按照这个制度,王位应该由寿梦长子诸樊继承,然后再由诸樊长子公子光继承,这样按规矩来,就一点事儿都没有。可是现在诸樊非要让弟弟传,结果传来传去传没影了,这可如何是好?

  这个时候余昧的儿子公子州于站出来了,他说:"先王有令,兄死弟继位,一定传国给季叔叔。季叔叔现在不想当国君了,可是我想,我老爸吴王余昧是兄弟中最后一个当国君的人。现在他死了,我理应代其为王。"

  吴人无奈,只好立州于为君,号为吴王僚。

  这下子诸樊的儿子公子光不乐意了:你爹的位子是我爹传过去的,这是按照"兄终弟及"的传法,现在季叔叔不想当国君,这方法行不通了,就应该按照"嫡长子继承制"这种传法---从爷爷那算起,我才是正宗的嫡长子嫡长孙,这王位应该是我的才对!

  公子光越想越来气,于是就有了阴谋夺位的想法,这也就有了我们前面讲的公子光阻挠吴王僚任用伍子胥的前事。

  既然不能和平选举领导人,那只好用暴力解决问题了!

  所以,为了不让这件事破坏他筹谋已久的计划,公子光找到吴王僚,说:"伍子胥劝大王您兴兵讨伐楚国,不是为了吴国,而是为了他自己报仇,请大王不要采纳他的建议。"

  吴王僚一听,也是这么个理儿,于是就不再为伍子胥兴兵伐楚,也慢慢疏远了他。

  伍子胥是个聪明人,他一下子就看出了这其中的奥妙。

  这个公子光有异志!

  于是伍子胥主动找到吴王僚,说:"我听说作为诸侯,应该专心处理政事,不凭意气用事,非到万不得已,不能轻开战端。现在大王身居高位,诏令威严,如果为了我一个普通平民而出动军队,在国家上说不过去。所以,我请求大王不要为我兴兵,让我去乡下种地,了此余生吧!"

  吴王僚本来就怕麻烦,现在见伍子胥如此识相,大喜,马上命令赐给伍子胥阳山之田百亩,让他去好好种地,争取做个勤劳致富的好农民。

  伍子胥于是和王孙胜在阳山当起了农民。公子光知道后大喜,连忙带着礼品去拜访他。

  公子光一见面就说:"伍子胥,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

  伍子胥点点头,诡谲地笑了。果然不出所料,在这个看似谦卑的年轻公子的胸中,充满了勃勃的雄心与欲望。

  那么好,一切如你所愿,就让我俩的复仇之火,燃遍整个吴楚大地吧!

  于是伍子胥一字一句地说道:"只要替我复仇,我会帮助你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公子光大笑:"好,够直率!我想当吴国的王,你可有好计划!"

  "这好办,找个黑社会干掉王僚就是!"

  "黑社会?"

  "没错,我这儿正有一人,可成此大事!"

  "何人如此厉害?"

  "大侠专诸!"

  刺客养成计划

  专诸,又名设诸,吴国堂邑(今江苏六合)人,是伍子胥逃亡途中结交的一个屠夫,按照《东周列国志》的说法,专诸此人"状如饿虎,声若巨雷,不畏强御,平生好义,见人有不平之事,即出死力而为"。当时专诸正在与一个古惑仔打架,将要扑向对手之时,其怒火之盛,气势之猛,似乎一万个人也不可抵挡,但他老婆一声呼喊,他就立即像个小猫咪一样掉头回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9-16 09:24: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6节:第三章嗜血的王冠(12)




--------------------------------------------------------------------------------

  

  伍子胥因而问:"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听女人话,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妻管严'?"

  专诸说:"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嘛!你看看我,玉树临风,男子气概十足,像个没用的笨蛋吗?我专诸虽然屈身于一人之下,但必能出头于万人之上。"

  伍子胥认真地打量起了专诸的相貌,只见此人高高的额头,幽深的眼睛(头脑冷静,智商指数高),虎一样的胸脯,熊一样的脊背(四肢发达,攻击力强),虽然长得比自己要稍微差那么一点点,但也算是一个智勇双全的好汉,于是和他八拜为交,偷偷认下了这个小弟,希望日后能有大用处。

  壮士多为屠狗辈!

  公子光听了伍子胥的介绍,大喜,连忙叫伍子胥带路,他要好好地认识一下这个威猛而又多情的传奇人物。

  公子光把自己的"悲惨遭遇"向专诸哭诉了一通,说:"是上天让您来辅助我这个失去了依靠的孤子啊。"

  专诸道:"有话好好说,何必要这样采取暴力行动,破坏安定团结呢?"

  公子光问:"好好说?"

  专诸回答:"公子你何不委派一个心腹大臣到王僚面前从容进言,陈述先王的遗命,婉转地表达你的意愿,使他知道王位本应归属于你呢?"

  公子光摇了摇头说:"王僚这小子素来贪利忘义,他依仗自己的势力,一心只想往上爬,从来不知道谦让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跟他好好说话根本没有用,所以我才访求能够共患难的才勇之士,用另一种方法来让他明白此中的道理。而这个才勇之士,就是兄弟你和伍先生了!"

  这就是要王僚死!既然不能和平选举领导人,那只好用刺客解决问题!

  专诸迟疑了一会儿,道:"好,我明白了,士为知己者死,那我专诸为你搭上这条性命就是!公子,你下命令吧!你要王僚是这么死呢还是那么死呢还是怎么死呢?"

  公子光沉吟道:"现在我也没有一个很成熟的想法,头疼啊!先生您可有好计策?"

  专诸答:"杀一个人很难,杀一个防护森严的国君更难。我们一定要找到一个能顺利接近他而不会引起他怀疑的万全之策才行。夫鱼在千仞之渊,而入渔人之手者,以香饵在也。想要暗杀王僚,必先投其所好,才能接近于他,然后在其警戒心最低的时候,奋然一击,则大事可成矣!"

  公子光说:"这好办,王僚这个人好吃,是个美食家来的。"

  专诸问:"那他最喜欢吃什么呢?"

  公子光说:"他喜欢吃鱼,尤其喜欢烧烤鲜鱼。"

  专诸突然站了起来,说:"太好了,专某告辞!"

  公子光急了:"话还没说完呢,你去哪儿?"

  专诸笑道:"你不是说王僚喜欢吃烤鱼吗?我去太湖学做烤鱼去,三个月后,我请你们吃全鱼宴!"

  就这样,专诸丢掉屠夫这个没有前途的职业,跑到太湖岛上跟吴国著名烹饪专家"太和公"学烤鱼去了。

  三个月后,专诸从厨师专业技校学成归来,已经烤得一手好鱼。公子光吃了是赞不绝口,对伍子胥说:"专诸这家伙还真厉害,短短三个月就从一个屠夫成功转型成一个出色的厨子了,怎么样,我们该下手了吧?"

  伍子胥回答说:"大雕之所以难抓,是因为它有强壮的翅膀,所以要搞定它,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剪除它的羽翼。我听说王僚有个儿子叫做公子庆忌,此人筋骨若铁,万夫莫当,手能抓飞鸟,力能格猛兽,更糟的是,这个公子庆忌整天跟在王僚的身边,寸步不离,我们根本没有机会动手。另外我还听说王僚有两个强大的胞弟掩余、烛庸并握兵权。有这三个人一天,我们就永远不可能杀得了王僚。所以,公子要除掉王僚,必须先干掉这三个倒霉孩子,否则,即使我们侥幸得手,公子您这国君也当不安生!"

 楼主| 发表于 2009-9-16 09:24:4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7节:第三章嗜血的王冠(13)




--------------------------------------------------------------------------------

  

  伍子胥这一番分析真是够透彻,公子光服了。于是他先按兵不动,一面积极准备,一面安心坐等良机。

  第二年,也就是王僚八年(前519年),吴公子光率兵攻打楚国小弟州来,楚司马薳越率领楚国和手下一帮附属国的军队前往救援,两军在钟离(今安徽凤阳东北)相遇,这时楚国令尹子瑕突然病死,楚军士气低落,遂按兵不动。公子光说:"楚国手下小弟虽多,但都是被楚国逼来的小国,同伙而不同心,不足为惧。如果我们分兵攻打他们中最弱的胡、沈、陈三国,他们必然首先逃跑。此三国一败退,这帮乌合之众必定军心动摇,如此楚军必败。"吴王僚听从了他的意见。

  七月二十九日,两军在鸡父(今河南固始县南)展开了大决战。公子光使出分兵诱敌、先攻虚弱的战法,派三千死士为敢死队,先冲乱胡、沈、陈三小国的军队,然后以主力三个整编军突然发起强攻,在后趁乱掩杀,三国败逃,吴军俘虏了胡、沈两国的君主和陈国的大夫夏啮。紧接着公子光又故意释放了几个敌军俘虏,让他们奔逃到楚军阵中,大喊:"我们的国君死了!咱们全完了!"而吴军在后擂鼓发起了最后的冲锋,楚联军大溃败。

  看来公子光还真是一个人才,而有才能有野心的人都是不安于现状的,他们渴望权力,渴望成功,即使这个成功需要流血作为代价。

  同时,避居在郹邑(今河南新蔡县)的楚故太子建的母亲,因怨恨平王废逐她的儿子,也引吴兵入郹,将藏在郹邑的楚国宝器一掳而空。楚司马薳越追赶吴兵不及,众将劝薳越拼死进攻吴国,或许可以侥幸取胜,将功赎罪。薳越仰天叹道:"我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还有什么颜面再见大王,我死了算了!"说完就在薳水(今湖北京山县西汉水东岸)边自缢而死。

  经此一役,楚人惧怕吴国到了极点,日夜担心吴军攻来。新任令尹囊瓦于是加修国都郢城,将郢都扩建为三个城池,分别称纪南城、郢城和麦城(就是关羽败走的那个麦城),三城以"品"字之形,互为犄角。囊瓦自以为其城坚池高,牢不可破。

  其实平王任命的这个囊瓦胆小无能,根本不是宰相之才。当时的楚国贤臣沈尹戊因而嘲笑他说:"子常(囊瓦字)当政不懂得为百姓谋福利,就知道挖沟建墙。没了民心,别说三个城,十个城也挡不住吴国的虎狼之师!"

  果然,第二年,吴楚的边境又发生了冲突。导火索就是楚边邑和吴边城的两帮太妹,她们为了争夺边境桑林的桑叶采摘权大打出手,结果楚国的太妹不是吴国太妹的对手,很多人被抓花了脸撕破了裙子,她们的家人气不过,就带着这些受伤的太妹去找吴国太妹的家人吵吵,吴国人出言不逊,楚国人吵不过人家,一怒之下杀了几个吴国人扬长而去。

  吴国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他们冲到楚边邑杀了对方全家。

  楚边邑的守将大怒,后果更严重,发兵攻打吴国边城,把全城老弱全部杀死。

  吴王大怒,后果更加更加严重,他派公子光讨伐楚国,连破楚邑巢和钟离。楚人只好又连连筑城迁民,全国闹得鸡犬不安。

  公子光连胜楚国,在吴国百姓中威望大增,他抢班夺权的筹码又增加了几分。

  而楚平王听说二邑被灭,心中更是害怕,最后忧惧成疾,在楚平王十三年(前516年)一个寒冷的冬夜里病死了。楚太子珍继位,改名为轸,是为楚昭王。他的老师费无忌也跟着鸡犬升天,得以和令尹囊瓦、左尹郤宛同执国政。

 楼主| 发表于 2009-9-16 09:25:2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8节:第三章嗜血的王冠(14)



--------------------------------------------------------------------------------

  

  至此,吴楚的冤仇越结越深,越结越浓,浓重到连鲜血都化解不开了。

  伍子胥听说狡猾的楚平王不通知自己一声就偷偷死了,捶胸大哭,终日不止。他好恨,为什么这家伙死得这么快,让自己不能亲手报杀父之仇。---还好,费无忌这个小人还没有死,还有机会杀了他以告慰父兄在天之灵。

  伍子胥觉得自己要加快复仇的步伐了,要不然时间一长,费无忌也死了,自己就真的要抱憾终生了。他苦思三夜,终于想得一个妙计,找到公子光说:"公子,你成大事的机会到了!"

  "此话怎讲?"

  "今楚王新丧,公子何不劝吴王僚乘机发兵伐楚,遣开掩余、烛庸、庆忌这三个手握兵权的吴王爪牙,这样我们就可以趁国内空虚以图大事了!"

  "这个办法是不错,但有一个致命的漏洞,我才是三军主帅,这等大事王僚那小子肯定也会派我去,我都不在吴国了,如何能成事?"

  "如此就得委屈公子您一次了,您可以在上朝的时候故意摔个跤,把腿摔瘸了,这样就不用出征了!"

  "你的意思是……苦肉计?"

  "没错!"

  "高,实在是高!好,就这么办!为了王位,别说让我摔瘸个腿,就是把腿摔断了我都愿意!"

  于是在王僚十三年(前514年),吴王借楚国国丧派公子掩余、烛庸带兵包围楚国的六、灊二邑,派季札出使晋国,观察诸侯的动静。谁知楚国派奇兵绝其后路,吴兵被阻不能回国。吴王僚忙派公子庆忌去郑、卫二国求援。至此,王僚的心腹全被遣开,公子光的机会终于到了。

  鱼肠剑

  天才的冶炼大师、铸剑之鼻祖、重量级武器专家越国欧冶子曾采赤堇山之锡,若耶溪之铜,经雨洒雷击,得天地精华,为越王允常打造出了五把青铜宝剑,包括三把长剑湛卢、纯钧、胜邪(又名盘郢),两把短剑鱼肠、巨阙。这五把宝剑乃是春秋时代青铜铸剑的巅峰之作,其中每一把宝剑背后都有一个惊心动魄的传奇故事。公子光早有不轨之心,所以他这些年来一直在暗中寻访一些神兵利器,这五把盖世宝剑就有三把为他所得,其中就包括刺客的终极武器---鱼肠剑。

  鱼肠这个名字,据北宋科学家沈括在其著作《梦溪笔谈》卷十九"器用"篇载:"鱼肠即今蟠钢剑也,又谓之松文。取诸鱼燔熟,褫去胁,视见其肠,正如今之蟠钢剑文也。"此剑是因为剑身上的花纹犹如弯弯曲曲的鱼肠而得名,但另一个说法则认为由于它小巧得能够藏身于鱼腹之中,故而得名。

  不管是哪种说法,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鱼肠剑应该是一把小巧锋利的青铜匕首,小巧则容易藏匿,锋利则足以穿透厚厚的盔甲。

  据《越绝书》记载,鱼肠剑铸成后,善于相剑的薛烛被请来为它看相。薛烛的相剑本领如同通灵一般,立刻感受到了鱼肠剑中所蕴藏的信息,因此说鱼肠剑"逆理不顺,不可服也,臣以杀君,子以杀父"。

  看来,这把剑自诞生之日起就注定了它嗜血与暗杀的宿命。

  现在真的是万事俱备了,行动三人组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召开了一个秘密会议,行动负责人公子光默默地从怀里取出那把鱼肠宝剑,郑重其事地递给专诸。

  三人默默对视,一切尽在不言中。

  密室内死一般的寂静。

  好一会儿,专诸才接过宝剑,缓缓抽出,但见幽暗的密室内顿时寒光闪耀,刺得大家睁不开眼。

  伍子胥忍不住拍手赞道:"好一把宝剑,竟能自放奇光,难道神物有灵,欲饱饮王僚之血乎?"

 楼主| 发表于 2009-9-16 09:25:5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9节:第三章嗜血的王冠(15)




--------------------------------------------------------------------------------

  

  专诸心里却在想:确实是一把好剑,拿回去给老婆切菜一定很快。

  公子光笑道:"那可不,这可是本公子的压箱底宝贝,杀人灭口、居家旅行之必备武器。"

  专诸道:"王僚的死期到了,他的两个弟弟被困在楚国,季札又在外出使,没有了这些绊脚石,此时行动,胜算甚大。但是我家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八岁小儿,所以请光哥允许我回家见他们最后一面。"

  公子光抬起头来,说道:"你放心地去吧,从今以后,你的老母就是我的老母,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你的老婆就是我的老婆!啊,不对,最后一句请自动忽略。"

  专诸回到家中,跪在母亲面前,不言而泣。

  母亲道:"我们全家受公子恩养,总有一天是要报答的。忠孝岂能两全?你快去吧,不要挂记我。你能成此大事,垂名后世,娘我死了都有面子。"

  专诸犹依依不舍,因为他明白,这是他们母子的最后一面了。

  母亲长叹了一口气,说:"我渴了,你给我去外面井里打口水来。"

  专诸奉命去打水,回来后,却发现母亲不在屋内,他老婆告诉他:"娘回卧室休息去了,你不要吵醒她。"专诸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忙跳窗而入,只见老母早已在卧室里自缢身亡了。

  《汉书·地理志》言"吴越之君皆好勇,故其民好用剑,轻死而易发",看来这句话说得果然没错,不但吴越的古惑仔是如此,就连渔丈人、浣纱女、专诸母亲这样的老弱妇孺也都不弱于人后。

  专诸大哭了一场,草草办完丧事,辞别妻儿,来见公子光。公子光十分过意不去,安慰了一番,等专诸收拾好心情,大家开始作最后的部署。

  伍子胥道:"公子何不今日就请王僚来吃饭,只要他肯来,事情就成功了一半了。"

  公子光笑道:"王僚这个好吃鬼,有好东西我怎么能不给他预备一份呢?你给我在暗室内准备三百死士,我要好好招待一下我这位兄弟。"

  安排妥当,公子光连忙亲自动身前往宫内,请王僚去参加自己精心准备的鸿门宴:"大王,好消息,我这儿最近新来了一个太湖大厨,烤鱼功夫一级棒。小弟不敢独享,因此特请大王驾临寒舍品尝美味,您吃了绝对不会后悔。"不后悔才怪!

  王僚虽然好吃,但智商却不低,公子光野心勃勃,所谓宴无好宴,此去必然凶险万分,答应吧,怕对方玩阴的,不答应吧,又怕激化双方的矛盾。纠结了好一番,王僚最终还是决定冒险去一趟,但是他在赴宴之前也做了万全的准备:

  第一,从宫门到公子光的家门口,沿途列兵守卫,五步一哨,十步一岗,别说一个刺客了,就是一只苍蝇,也别想靠近王僚半步。

  第二,进了公子光府第后,王僚的亲信侍卫,布满堂阶、席位、左右,这些大内高手,一个个手操长戟,腰佩利刃,哪个敢稍有异动,所有家伙就一齐招呼下去,将他砍成肉酱。

  第三,王僚穿上了只有出征时才用的三层棠铁之甲,把自己像个粽子一样严严实实地包起来,就算万一刺客接近自己,也伤不了自己半分,何况王僚经常去健身房锻炼,本身就武艺高强,力大如牛,寻常十几个壮汉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如此严密的防护,王僚就不信了,天下之间能有人杀得了自己?对方若敢在宴席上有所不轨,他就借机将公子光之党一网打尽,省得自己日后提心吊胆怕这怕那。

  看来这该死的吴王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啊,时时刻刻都要防备别人干掉自己,连吃个饭也没办法安生,怪不得那个季札死也不肯接受王位,宁愿跑到乡下去当土财主。
 楼主| 发表于 2009-9-16 09:26:3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0节:第三章嗜血的王冠(16)




--------------------------------------------------------------------------------

  

  至此,继承人问题这颗在吴国潜伏了多年的定时炸弹,终于被点燃了引信,一场江湖仇杀式的王位之争就此展开。

  夜宴

  这天晚上,全副武装的吴王僚兴师动众地来到公子光府第。命运的宴席开始了,先上酒和前菜,可有一点,所有的服务员必须在堂下搜身,检查没有携带危险品才能膝行上前,再由两旁的武士押着献上酒菜。这些可怜的服务员脖子上都架满了剑,别说爬起来行刺了,只要你胆敢抬头看一眼大王的芳容,就二话不说砍掉你的脑袋,让你去给阎王爷上菜去。

  王僚如此小心谨慎,专诸是如何下的手呢?别急,他自有办法。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什么事儿也没发生,喝得微醺的王僚开始有些放松警惕了:看来本王真的是忒紧张了一点,寡人帅气逼人,英明神武,谁敢杀我?

  这时候公子光开始按计划演戏了,只见他突然抱住双脚,面做痛苦之状:"哎唷,我的伤脚又开始痛了,这个挨千刀的郎中,技术真烂!大王您等一下,我进去把伤处重新包扎一下,待会儿再来陪您接着喝!"

  王僚不疑有他,笑道:"王兄请自便。"

  公子光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回到秘密基地,那里挤着一大帮全副武装的小弟,专诸凑上前来,沉声道:"老大,该我上了吧!"

  公子光拍了拍专诸的肩膀,说:"去吧,阿诸!记住,此次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如果失败,我会被军事法庭制裁,你会被当场击毙。"

  "光哥,如果我成功了呢?"

  "如果成功,我会成为新的王,你还是会被当场击毙。"

  "我晕,不过请老大放心,我早就有献身革命的心理准备了。我,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弟,而是一名刺客,杀人是我的使命,被杀是我的宿命。"

  "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人。我的身体,就是你的身体。"

  专诸默默地将鱼肠剑藏进烤鱼的肚子里,端鱼出门,回头说了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句话:"照顾好我七舅姥爷和他的外甥女!"

  到了该上主菜的时候了,专诸捧着他的宝贝鱼,来到堂前,旁边的武士上下其手,将他的身上搜了个遍,还不放心,又让他换上一身别的衣服,这才押着他膝行到王僚席前。

  顿时,扑鼻的鱼香充满了整个宴会厅。王僚忍不住俯下身来,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叹道:"好鱼啊好鱼,寡人得尝如此美味,死亦无憾!"

  专诸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猛地从鱼腹中抽出匕首,一剑正刺在王僚的胸口,势大力沉,直贯三层坚甲,透出背脊。真好专诸,真好"鱼肠"!

  王僚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鲜血从胸前狂涌而出,洒在他和专诸的身上,再流到案上,将那面前那盘该死的烤鱼染成一片殷红。

  与此同时,无数的剑戟也刺穿了专诸的身体。专诸用尽最后的力气,猛扑上前,将身上的剑戟又顶入王僚的体内,鲜血飞溅起来,飘舞在空中,犹如晚霞一般艳丽。

  两个千疮百孔的身体撞倒席案,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眼见着是都活不成了。

  专诸成功了,他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成为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刺客。在失去意识之前,他想起了心爱的光哥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我,尔身也。"

  而王僚在失去意识之前,脑海中闪过的最后一句话却是:"居然想到把匕首藏在鱼肚子里面,他娘的还真有创意!"

  正所谓: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的。唉,王僚处处谨小慎微,最终还是死在了不要命的恐怖分子手里。总之一句话,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在道上混,总有一天要还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