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小北

春秋那些事儿(全书完)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9-14 09: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1节:第二章逃亡(4)





俺伍员好一似丧家犬,

  满腹的含冤我向谁言,

  我好比哀哀长空雁,

  我好比龙困在浅沙滩。

  我好比鱼儿吞了钩线,

  我好比波浪中失舵的舟船。

  思来想去我的肝肠断,

  今夜晚怎能够盼到明天!

  这一段乃是京剧《文昭关》的著名唱段,具有极强的魔力。这一唱不要紧,伍子胥的头发胡子全给唱白了。

  第二天一早,东皋公叩门而入,见了伍子胥,大惊道:"一夜不见,将军怎么头发胡子全白了?该不会是愁白的吧?"

  "什么!你说我头发胡子都白了,怎么可能?别跟我开国际玩笑!"

  东皋公取来一面镜子,"不信你自己看!"

  果然,镜中的伍子胥,须发如雪,活脱脱的一个白发魔男!

  伍子胥把镜子一扔,伤心地哭了起来:"想我一个绝世大帅哥,一事无成,双鬓已斑,天乎!天乎!"

  东皋公却突然大笑起来:"恭喜将军,贺喜将军!"

  伍子胥气极:"我头发白了你居然还恭喜我,你小子有没有一点儿同情心哪!"

  "头发白了好哇,白了多酷啊,而且如此一来,你就可以轻松过关了!"

  "此话怎讲?"

  "公状貌雄伟,见者易识。今须鬓斑白,一时难辨,可以混过俗眼。我有一好友,名叫皇甫讷,与将军体貌相似。叫他假扮将军,将军却扮为仆者,倘吾友被执,争吵之间,将军便可抢过昭关也。"

  伍子胥迟疑道:"先生之计虽善,但累及贵友,于心不安哪!"

  如此时候,还在为他人考虑,伍子胥果然是个君子。

  东皋公笑道:"这个不妨,老夫自有妙计。"

  就这样,靠着东皋公和皇甫讷的帮忙,伍子胥顺利地混过了关去,而皇甫讷则被守关的士兵抓了起来。这时候东皋公出马了,原来东皋公是守关楚将的好朋友,一说之下才发现是抓错了人,守关楚将很不好意思,将两人好吃好喝地招待了一顿,又取出金帛赔罪。两人称谢下关,飘然而去。

  终于逃出生天了,伍子胥欣喜若狂。他在山林中狂奔狂舞,拔剑高歌:"剑光灿灿兮生清风,仰天长歌兮震长空,员兮员兮脱樊笼!!"

  "越狱"成功了,"基督山伯爵"终于踏上了他的复仇之路。

  为君而死

  过了昭关,我们这位孤独的英雄伍子胥带着孤苦小儿王孙胜,又来到了滚滚东流的长江边上,但见滔滔江水,茫茫浩浩,波涛万顷,竟无一舟踪影。伍子胥前阻大水,后虑追兵,急得直跳脚:"天哪,怎么这个时候没了船,可恶!"

  关键时刻,江中出现了一个渔翁,摇着小船逆水而上,伍子胥大喜:"天不绝我命也!"于是大叫,"渔父渡我!渔父速速渡我!"

  只见渔父停也不停,口中歌道:"日月昭昭乎侵已驰,与子期乎芦之漪。"

  意思是说:日月明亮啊已渐向西偏,与你会和在芦苇岸边。

  看来渔翁早就知道伍子胥的身份了,怕有人发现,所以假装不知,唱歌暗示等太阳下山了再和他相约到芦苇丛中,渡他过河。

  伍子胥大叫一声:"收到!"躲进了芦苇丛中。

  太阳终于下山了,渔父依约前来,口中歌道:"日已夕兮,予心忧悲;月已驰兮,何不渡为?事寖急兮,当奈何?"

  意思是:太阳下山来哟好伤心来嗨哟,兄弟你还在等什么,赶快赶快上船来哟!

  伍子胥大喜,船一靠岸,他就跳了上去,伏下身子,等到了江心,才抬起头来对渔父说:"请问恩人贵姓,将来好报答您的大恩大德。"
 楼主| 发表于 2009-9-14 09: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2节:第二章逃亡(5)



渔父说:"当今之世,天下动荡,两个落魄之人相逢于江,大家心照不宣,又何必互问姓名呢?你就叫我渔丈人,我则称你芦中人,如何?"

  两人会心一笑,将到岸边,伍子胥解下自己的佩剑,道:"小弟逃亡,身无长物。这是我父亲生前所用的宝剑,上面镶有北斗七星,价值百金,请恩人收下,权且做个纪念。"

  渔父道:"我听说楚王发布了一道命令:'有人抓到伍子胥,就犒赏千两黄金。'现在我连千两黄金都不要,又怎么会要你那价值百金的宝剑。况且老汉打鱼江中,要它何用!请你不要再拿这破剑恶心我了。"

  说话间,两人已到对岸,渔父取出便当,和伍子胥一起吃饭,又不断催促他:"快些吃了饭赶路,不要让追你的人赶上了!"

  伍子胥说:"好!"说着风卷残云,狼吞虎咽一番,饭毕拔腿就要走。走了几步,伍子胥不放心,回头又补了一句:"请收好你的一次性饭盒,莫让他人看到了,以免走漏消息。"坏就坏在这一句了。

  渔父说:"放心,我不会污染环境的。"

  伍子胥刚刚往前走了几步,突然感觉不对,回头一看,渔父已经将船弄翻,连人带船沉入茫茫江水之中。

  伍子胥呆呆地看着江心沉船荡起的涟漪,心中默念道:"这下好了,绝对不会再有人走漏消息了,伍子胥,你这个混蛋,现在总该安心了吧!"

  明月高悬,江风猎猎,伍子胥牵着王孙胜的小手,孤独的白发随风飘扬,转过头,已是泪流满面。

  伍子胥过了大江,来到吴国境内。这一路盘缠已经用尽,他和王孙胜只得忍饥挨饿一路疾行,挨到江苏溧阳市的濑水岸边,两人终于再也撑不住了。

  一路颠簸,一路饥饿,一路担惊受怕,身心已经疲惫到了崩溃的边缘,现在他们最需要的,就是一口饭。

  突然,伍子胥眼前一亮,只见前面濑水岸边,一个瘦小清秀的女子在急流中一面浣纱一面唱着小曲儿,素白的轻纱下雪白的小腿若隐若现,欢快的歌声伴着潺潺的流水,让饥肠辘辘的两人躁郁的心情顿时平静了不少---

  光阴一去快如梭,

  人生在世能几何?

  不求富贵求安乐,

  每日溪边浣纱罗。

  不过伍子胥现在可无暇欣赏小腿和音乐,他的眼睛死死地盯在了浣纱女身边竹筐里的便当上,再也移不开了。

  他很想上前要饭吃,可惜面子上又实在过不去---唉,没想到我堂堂七尺男儿竟然沦落到向妇人乞食的地步,悲哀啊!

  伍子胥向前走了几步,又紧握拳头退了回来---万一,万一她把我当成流氓怎么办?那我可跳进长江也洗不清了!

  一口饭难倒英雄汉,介子推割肉,秦琼卖马,杨志卖刀,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呀!

  终于,还是面包战胜了面子,伍子胥鼓起勇气,走上前去,结结巴巴地说道:"姐姐,可以给我点儿吃的吗?我的肚子实在饿得不行了!"

  那浣纱女低头害羞地说道:"我一个人与母亲生活在一起,年近三十尚未出嫁,从小到大,从未和一个男人亲近过,我的饭可不能随便给你这个陌生男子吃,传出去就不好了。"

  伍子胥说:"姐姐此言差矣,救济一个境遇窘迫的人少许饭食,怎么会招来闲言闲语呢?"

  那女子抬起头来,只见身前立了一个高大男子,一袭白衣,满头白发,分明是个老头,当下气坏了:"讨饭就讨饭,你这人年纪一大把,干吗胡说八道,明明是个老头儿,却开口叫我姐姐,你羞也不羞!"
 楼主| 发表于 2009-9-14 09:18:1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3节:第二章逃亡(6)

伍子胥一愣,哭笑不得,赶忙拨开长发,露出俊朗的面容,笑道:"姐姐误会了,我虽遭变故白了头发,年纪却是不大,你看清楚了?"

  那女子一看不要紧,心脏顿时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剑眉星目,气质卓然,高大的身躯雄伟挺拔,飘然的白发更显英姿,满脸的风尘遮不住骄傲的神情,历经磨难的面庞更添几分成熟的魅力!天哪,这世上竟有如此完美的男子,哦,,我要晕了!

  "姐姐,你怎么了,别生气别生气,大不了我不吃就是!"伍子胥拉起王孙胜,慌忙离开。

  "站住!算了,你吃吧!"说着那女子打开装便当的竹筐,盛上饭和汤,直身跪地,庄重地递给伍子胥,然后躲在一旁,偷眼瞄他。

  伍子胥被那女子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只吃了两碗就不吃了,女子说:"先生还有很远的路要走,为什么不饱吃一顿呢?"

  伍子胥不再客气,狼吞虎咽一番,站起身来说:"蒙姐姐活命之恩,恩在肺腑。跟你说句实话吧,我是个通缉犯来的,要是别人问起来,你千万别说碰过我,好吗?"

  女子的心顿时拔凉拔凉的---我的命好苦啊,一辈子从没动过心,好不容易碰上一个帅哥,偏偏又是个通缉犯,看来此生我和他是有缘无分了!

  伍子胥见女子面如土色,不发一言,忙道:"姐姐你又怎么了,别怕,我虽是个通缉犯,却是遭人陷害,并不是个恶人,只要你就当没见过我,那就什么事儿都没有!"

  女子凄然叹道:"唉!我单身了三十年,一直以贞节自勉,不愿嫁人。刚才我怎么可以跟一个陌生男子聊天,还和他一起吃饭呢?这已逾越礼仪,亏损妇道,我自己也不能容忍,你走吧!让我自己冷静一下!"

  伍子胥欲言又止,只好躬身拜了一拜,告辞离去。

  待伍子胥走远后,那女子才颓然委地,望着溪水中自己顾影自怜:"想我孤苦半生,一直孤芳自赏,没想到今日却被一个不知姓名的陌生男子打破了古井无波的心湖,几乎不能自持,可怜,小女子我好可怜啊!"说着浣纱女站起身来,脱去鞋袜,工工整整地摆好,以纱裹身,抱起一块大石,纵身跳进了湍急的流水之中。

  伍子胥方走不远,心下惊颤,感觉不对,连忙跑了回来,但见流水潺潺,只有岸边那女子的一双鞋袜,冷冷清清地摆在那儿,无言地诉说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天哪!"伍子胥一声长叹,感伤不已,咬破手指,在溪边的大石上血书道:"尔浣纱,我行乞;我腹饱,尔身溺。十年之后,千金报德!"写完后,伍子胥又怕被别人发现,用土将石头埋了起来。

  十年之后,伍子胥功成名就,袭破郢都返回吴国时路过此地,想起旧事,挖出大石,上面的血字历历在目,居然没有一点磨损。子胥守信,将千两黄金投入濑水之中,至今名其水为投金濑,或称"黄金港"。

  这个故事就是"千金小姐"的由来。

  关于伍子胥投入的千两黄金,后来还真有人在濑水中捡到过。据专家考证,这种玩意叫做"郢爰",乃是楚国的金币,也是我国最早的黄金货币,不过现在估计早已被人捡光,想做发财梦的读者恐怕要失望了。

  子胥东奔,乞食于此,女分壶浆,灭口而死。

  声动列国,义形壮士,入郢鞭尸,还吴雪耻。

  投金濑江,报德称美,明明千秋,如月在水。

  ---唐·李白《浣纱女碑铭》

  吴国都城梅里,繁华的闹市人流熙攘,一个素袍白发的高大男子披散着头发,光着双脚,满脸污秽,沿街乞讨。
 楼主| 发表于 2009-9-14 09: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4节:第二章逃亡(7)



这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的主人公白发魔男伍子胥。

  他这副模样,倒是有几分像金庸大侠笔下的丐帮帮主洪七公,怪不得后世乞丐们找了伍子胥做他们的祖师爷---这三百六十行每一行都大多喜欢追求一个名人效应,比如木匠尊鲁班为祖师爷,屠夫尊张飞为祖师爷,唱戏的尊唐明皇为祖师爷,就连色情产业都找了个吕洞宾当祖师爷---他们当然不管别人答不答应,只要能沾得上边,越有名越好。

  莫名其妙成了丐帮的祖师爷,恐怕两千年前的伍子胥无论如何也是想不到的吧!

  不过,伍子胥怎么说也是一个堂堂的大帅哥,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呢?

  原来他在吴国无亲无故,根本找不着人帮他引荐,所以只好假装癫狂,吸引有心人的注意。

  或许是世道太乱,无家可归的乞丐太多,所以根本没有人注意他,过往的路人偶尔还瞥下一丝鄙夷的目光:高高大大,好手好脚的,做什么混不了一口饭吃,偏要去做乞丐这种没有一点儿技术含量的低下工种,真丢人。

  落得如此地步,伍子胥一定郁闷死了吧!换做是秦琼杨志,恐怕这个时候就要凄凄惨惨地开始卖自己的祖传宝物了---他身上不是还有一把父亲伍奢留下来的七星宝剑吗?

  伍子胥偏不,这是父亲留给他的唯一遗物,就算饿死也不能卖。

  于是,他决定吹箫卖艺!---不是说我乞讨一点儿技术含量都没有吗,那我就给你们展示一点儿高难度高技术的东东!

  "第一个节目,自创曲演奏。词曲:伍子胥,演奏:伍子胥,演唱者:芈胜。"王孙胜用他那稚嫩的童音给伍子胥报起幕来。

  伍子胥取出一支竹箫,呜呜地吹了起来,王孙胜在一旁唱道:

  伍子胥,伍子胥,跋涉宋郑身无依,千惊万恐凄复悲!父仇不报,何以生为?

  伍子胥,伍子胥,昭关一度变须眉,千惊万恐凄复悲!兄仇不报,何以生为?

  伍子胥,伍子胥,芦花渡口溧阳西,千生万死及吴陲,吹箫乞食凄复悲!身仇不报,何以生为?

  箫声哀切,幽怨动人,人们开始争先恐后地往破帽子里扔零钱,可惜伍子胥在楚国有名得很,在吴国却是没啥知名度,围观的人一个也不认识他。

  几天下来,伍子胥钱赚了不少,可是他依旧很郁闷,因为他真正目的没有达到。

  他真正的目的,是要见一个人。

  那个人就是---吴国的王,吴王僚。

  不过要见吴王僚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这得需要一个帮他穿针引线的人。

  这才是伍子胥这几天辛苦作秀的真正目的。

  皇天不负有心人。几天后,这个人终于出现了,他就是管理吴国农贸市场的城管队队长---被离先生。

  被离先生的日常工作,就是维持市场秩序,还有收收税什么的。除了本职工作外,他还有一个业余爱好,那就是喜欢给人看相。所以,一看到伍子胥的时候,他立马惊呆了,心想:"我被离一辈子给人看相,阅人无数,却从来没有见过这等奇貌,莫非他就是传说中的异国亡臣?"

  "星探"被离马上将此事禀告给了吴王僚,说:"我在市场上看到了一个鹤发童颜的江湖高人,大王您一定有兴趣见见他。"

  吴王僚大喜,连忙召见伍子胥。

  被离于是带着伍子胥一起进宫谒见吴王僚。吴王僚一见伍子胥,就被他的雄伟相貌倾倒了。看来不管男人女人,大多都是外貌协会的,长得帅就是好啊。两人一聊就是三天三夜。

  吴王僚对这个白发酷哥欣赏之极。当他知道伍子胥对楚国君臣恨之入骨,便一口答应兴师伐楚,为子胥报仇。

  眼看伍子胥的愿望就要达成,突然跑出一个人来唱反调。

  这个可恶的第三者就是吴王僚的堂兄,公子光。

  公子光为什么要阻挠这件事,倒不是因为他胆小怕事不敢攻打楚国,而是因为,他也看上伍子胥了,他要这个智勇双全的白发魔男帮助自己干掉吴王僚。至于伍子胥报仇的事情,他公子光一样有力量帮伍子胥达成,并且做得只会比吴王僚更好,更漂亮。

  公子光为什么一定要如此灭绝人性干掉自己的兄弟呢,这事儿还得从头说起。

  从头说起的话,这事儿就得扯得远喽。为了说得足够清楚,咱们有必要把时光再往回拨两千年,将吴国的祖宗十八代拉出来说道说道。
 楼主| 发表于 2009-9-15 13:55: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5节:第三章嗜血的王冠(1)


遥远的传说

  要讲述白发魔男伍子胥的复仇之路,吴国的历史是绕不过去的。吴国那段艰辛的建国史,就是吴人养成刚烈不屈、轻死好勇性格的根源所在。

  话说很久很久,久得无数久以前,大概在公元前23世纪左右,有邰氏部落酋长有个女儿叫姜原,是三皇五帝之一的帝喾(音库)的正妻。一日,姜原MM出外郊游,偶然发现地上有个巨大的脚印,很好奇,就走近去认真观赏,看着看着她心中突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兴奋感,情不自禁伸出脚来踩踏下那个脚印。这一踏不打紧,姜原突然觉得全身颤抖,一阵暖流通过身体,充满异样的感觉。

  结果事情大条了。姜原一回家,就发现自己居然怀孕了。姜MM很害怕,担心自己会背上淫荡的罪名,连忙跑去找族里的巫师询问。巫师作法通神了一番,回答说:"你本来是个纯洁的女孩儿,但是你踩踏了天帝的脚印,所以天意决定要你怀孕并生下这个孩子。"

  十个月之后,姜原与大脚印的小孩出生了,是个大胖小子,长得肥嘟嘟的,一点儿不像天帝。

  姜原认定这个婴儿是个怪物,把他扔到大街上,但经过那里的牛马发现他后,都吃惊地掉头就走,非但不踩他,连靠近都不敢。姜原于是又将小孩扔到山里,正巧赶上树林里有许多砍树的人,所以只好挪了个地方,把他扔在结了冰的湖面上。姜原心想,现在你这个怪物活不了了吧,没想到这时天上突然飞来无数大鸟,它们张开翅膀盖在婴儿身上,结成一个天然大被,为他保暖。姜原觉得这太神异了,就抱回来将这孩子养大成人。由于起初想把他扔掉,所以就给他取名叫弃。

  这个故事显然是个神话,踩脚印都能生小孩的话,那还要男人做什么!原始社会男女关系混乱,人们就像兔子一样可以随意交配,孩子他爹比较难认定,事情说不清楚了,只好编一个神话来糊弄人。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自己这一家乃是应运而生,老天爷的后代,自然可以高人一等当上天下之主。这样一来,那些老百姓们也只好抬起头来斜向上四十五度角羡慕敬仰乖乖听话的份儿了。

  不管小朋友弃是不是什么神仙与人的杂交品种,但他却是个神奇的天才儿童。据说他从小精通植物学,经他种出来的桑麻、五谷都长得极为茂盛。长大后,他又开始考察山林、川泽、丘陵,研究不同土质和地势,最适合种植什么样的农作物。不久,弃就成为远近闻名的种植能手、农业专家,各地的粉丝都慕名前来,找他签名、请教。

  当时尧帝执政,因遭受洪水的灾害,老百姓漂流失所,纷纷迁居到高地聚居。尧帝听说弃这个小伙子精于农业,于是专程拜访了他,并任命他为"农师",教老百姓依山而居,随地造屋,建立村落,钻研耕种之道,带领大家共同致富,共创富裕社会。过了三年多,老百姓都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脸上再也看不到饥饿贫乏的神色了。新任领导人舜帝于是将邰(今陕西省武功县西南)这个地方分封给他,号为后稷,赐姓为姬。
 楼主| 发表于 2009-9-15 13:55:5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6节:第三章嗜血的王冠(2)

这位有着后稷称号的农业天才,正是农业民族周族的祖先,吴国的始祖。

  后稷之后,到了夏王朝统治时期,周族又出现了另一位伟大的首领,公刘。

  据《吴越春秋》记载,公刘这个人善良得有些夸张,走路都不践踏鲜嫩的野草,驾车时总是避开初生的芦苇。周族此时虽然和戎狄人比邻而居,也从事一些畜牧业,但种地毕竟是他们的老本行,所以公刘一心想重振周族传统的农业。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公刘努力奋斗,一天到晚忙个不停,四处巡行,考察耕田,因地制宜,种植庄稼,并率领族人经漆水、沮水,挺进渭河流域,伐取木材以供使用,使得周族出门的人有旅费,居家的人有存款。

  后来,为了发展农业,公刘又带领着族人迁徙到了豳(音宾)邑(今陕西邠县)。《诗经·大雅·公刘》中记叙了公刘赶走豳邑原先的戎狄部落白手起家的全过程,翻译成现代文其大意如下:

  好心的公刘,他不敢安居只顾忙。

  忙着修田界,忙着谷进仓。

  干粮预备好,用各种袋子装。

  大家和睦美德扬。

  弓箭齐武装,

  盾牌、长矛、板斧手上晃,

  迈开脚步向前方。

  好心的公刘,察看了这块好地方。

  选地人丁要兴旺,

  建房要民心归顺又舒畅,

  没有隐患来潜藏。

  他一会儿上山坡,一会儿走到平原上。

  腰里带着啥东西?

  美玉和宝石,还有装饰的佩刀在装样。

  好心的公刘,来到众多水泉边,观看平原的宽广。

  他登上南边的山冈,

  发现了个叫做京师的好地方。

  京师之地多辽阔,于是搞起了房地产,要建经济适用房,

  谈笑风生好热闹,到处闹嚷嚷。

  好心的公刘,在京邑安家已停当。

  走路轻快好繁忙,

  叫群臣就座来入场。

  待到宾主都坐定,命令开始祭先王。

  把猪赶出来宰杀,用瓢舀酒浆。

  有吃又有喝,公刘为君王。

  好心的公刘,开辟土地宽又长,观测日影上高冈,

  山南山北勘察忙,看看流泉去哪方。

  把军队分成三组来驻防,洼地平地都测量,开出田地种食粮。

  山的西面也丈量,豳人的土地真宽广。

  好心的公刘,在豳开始建屋房。

  横渡渭水河,开办采石场。

  房基墙脚都修筑,欢歌笑语盖屋忙。

  住在皇涧岸,面向过涧边。依山靠水地块好,定居大众人丁旺。

  这首诗写得很清楚了,这是周族的一次大规模武装殖民。公刘先生赶走了当地土著,抢得了豳邑这块好土地,所以各族的人都跑来买房买地投靠他。周族的兴旺发达就是打这时候开始的。

  从这段传说我们可以看出,后稷和公刘时代正是中国农业文明发源的时期。这个时候的古埃及,大概处于底比斯王统治时期,全国正在大规模地修建金字塔。而稍晚一些的古巴比伦文明,农业民族闪族正当兴盛。不久,汉谟拉比大帝颁布了人类第一部较完备成文法典《汉谟拉比法典》。

  红鸟衔丹书,孔雀东南飞

  公刘九代之后,大概在商王朝统治时期,周族又出了一个出色的首领叫做古公亶父。当时,游牧民族薰鬻族(戎狄的一支)很嚣张,经常出兵攻打周族。古公亶父送去了犬马牛羊,狄人不满足,又来侵扰;古公亶父又送去皮帛、珠宝,狄人还是不答应。

  古公亶父问:"你们到底想要什么?"
 楼主| 发表于 2009-9-15 13:56:4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7节:第三章嗜血的王冠(3)

狄人回答:"想要你的土地,搞房地产啊!"

  周人很生气,都想奋起反击赶跑侵略者。

  古公却说:"作为一个好干部,是不会因为这本应养育人民的土地,来危害这块土地所养育的人民的。现在戎狄前来侵犯,目的是为了夺取我的土地和百姓。百姓跟着我或跟着他们,有什么区别呢?百姓为了我的缘故去打仗,牺牲了他们的父子兄弟,我又有何颜面做他们的君主呢?我实在不忍心这样干。"

  说完他便带领族人离开豳地,翻越梁山,到岐山脚下居住。

  但是豳邑的老百姓们就是想跟着古公混,这样体贴的老大,到哪儿去找啊!于是他们扶老携幼,带着炊具,死皮赖脸的非要投奔古公。

  其他部落听说古公这么仁爱,也有很多来归从他。于是古公就废除了戎狄的风俗,营造城郭,建筑房舍,把民众分成邑落定居下来。一年之后建设成为一座小城,两年之后建设成为一座大城,岐周的老百姓也增长到了建国初的五倍。

  这一段上古的历史出自《史记·周本纪》和《吴越春秋》。在这里面,古公亶父被描写成一个尊重生命,爱惜百姓,不惜放弃自己富贵的慈爱领袖,但是咱们仔细想想,上古时代关于土地和人口的争夺是否真的如此温情?《诗经·大雅·公刘》里已经描写得很清楚了,豳邑这块地方原先就是古公的老祖先公刘从戎狄人那里抢来的。由此可见戎狄人之所以要攻打古公他们,只是想要回自己的土地。所以我看这个历史事件八成只是古公的政治秀,其实是因为打不过戎狄,所以才迁到岐山,投靠强大的商朝,以寻求保护。《竹书纪年》中有载:"(商王)武乙六年,邻迁岐周。命周公亶父,赐以岐邑。"可见岐邑这块肥美的土地乃是商王朝赐给周人的封地。商王之所以要这么做,就是为了利用已经被戎狄化了的周人去对付桀骜不驯的戎狄人,乃是驱狼斗虎之计,不过他们这着棋下错了,驱狼斗虎最后变成了养虎为患。后来周族越来越强大,结果反客为主,灭掉商朝取而代之了。《诗经·鲁颂·宓宫》载:"后稷之孙,实维大王。居岐之阳,实始翦商。"说得更是清楚之极,古公率民住在岐山阳,就开始准备实力剪灭殷商了。

  事实上,古公所处时代,正是世界农业文明和畜牧文明矛盾日益冲突的时代。周族与戎狄的冲突,以及同时期希腊与特洛伊的战争,实际上都是这个矛盾激化的结果。

  矛盾冲突的结果,农业文明最终取代了畜牧文明,成为世界文明的主流。

  说了大半天周朝的发家史,大家纳闷了,这书写的不是吴国吗,怎么老扯这些没用的东西。其实呢,吴国虽然处在水网密布的江南,但它的创始人,却是从陕西周族离家出走的俩倒霉孩子。

  据《史记·周本纪》和《尚书·帝命验》记载,古公亶父有三个儿子,长子名太伯,次子名仲雍,少子名季历。季历娶太任氏为妻,生了一个儿子名叫昌。太任临产时,有一红色小鸟衔丹书飞来,停放在太任产房门上,书上预言这个叫昌的神奇宝宝将为周族取代商王朝,成为天下之主。

  又是一个帝王神话,我看这八成是季历玩的鬼把戏。

  不管是不是季历搞的鬼,反正就因为这个所谓的"圣瑞",让古公对这个小孙子另眼相看,宠爱有加。他说:"能够复兴大周王业的人,大概就是我们小昌了吧!"因而将少子改名为季历。

  所谓历,就是嫡的意思。按照宗法制,季历不是嫡长子,本来是没有继承君位的资格的。古公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改这样的名,这意思已经昭然若揭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9-15 13:57:1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8节:第三章嗜血的王冠(4)




--------------------------------------------------------------------------------

  

  在这种情况下,太伯和仲雍两兄弟发挥了大公无私的伟大情操,他们借口入深山采药,带着族人逃到荆楚南蛮之地(今江苏浙江一带,那时候还属于蛮荒之地,古老的百越民族生活在此),文身断发,以表示自己不能在宗庙主持祭祀。

  文身断发,太伯和仲雍两兄弟还真是表现得决绝啊,头发也不要了,刺青也刺上了,把自己装扮成流氓老大一般,硬是不想要那个恶心的继承权了。

  "文身断发"实际是什么意思呢?据《史记集解》载:"常在水中,故断其发,文其身,以像龙子,故不见伤害。"这说的是东南民族百越的习俗,断发是为了方便在水中活动,因为要经常潜水,捕捉鱼虾,头发太长,很容易被水中水草缠绕导致溺水身亡。文身以像龙子,则是一种图腾崇拜,借文身来保佑自己,在水中打鱼时能减少伤害。龙子应该是水中捕猎的高手,类似鳄鱼。

  看来那时候百越族还处在生产力水平极低的原始社会。老百姓大多以渔猎为生,农业对他们来说,是个无比新鲜的东西。

  就这样,走了俩哥哥,季历正式当上了周王,改称王季,而他的儿子昌就是日后那个鼎鼎大名的周文王了。

  对于这件高尚得有点离谱的让国事件,至圣先师孔老夫子是这么评价的:"泰伯,其可谓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让,民无得而称焉。"泰伯即太伯,两字通假。三让意为:泰伯出走一让天下;古公死后不回来奔丧,以便让季历继承王位二让天下;季历死后也不回来,以便让姬昌继承王位三让天下。

  意思是:"泰伯,那可以说是具备至高无上的品德了。三次让出天下,老百姓简直找不出恰当的语言来赞美他。"

  敬仰得都找不出恰当的语言来赞美他了,看来孔子绝对是太伯的狂热粉丝、铁杆拥趸。

  就因为孔子的这句话,后世儒家对太伯的行为也推崇备至,如晚唐著名诗人陆龟蒙在《和袭美太伯庙》中就曾写道:"故国城荒德未荒,年年椒奠湿中堂。迩来父子争天下,不信人间有让王。"

  也许是我这个人心里太阴暗,"不信人间有让王",我还真就是不相信太伯是心甘情愿让出王位的,这不但违反人性,还违反了当时的社会生产条件。太伯让国这件事发生在商朝末年,此时,中国早已是个发达的奴隶社会了,国君这个最大的奴隶主拥有大量财富和各种特权,这么好的事儿,太伯怎么会说让就让呢?

  要是这事儿发生在三代以前的尧舜时期,那我还相信几分,因为那时候的氏族领袖过的比老百姓还不如呢!

  退一万步,那太伯的觉悟本来比较高,人家天生就比较大方,但这里还有一件事情说不通:要知道当时周族正处于需要扩充实力同殷商王朝作战的时候,太伯和仲雍这时候带着族人离去,无疑会使周族的实力受到削弱。就算太伯宁愿把国君的位子让给季历,他也完全没有必要逃到千里之外,到对于周人而言自然环境十分恶劣的荆蛮之地去。他们完全可以留在本部落内部协助季历,这才符合周族的大局利益。

  所以,我认为,在这段语焉不详的上古记载之中,隐藏着一段极其残酷而惊人的历史:为了争夺王位,周族内部太伯、仲雍等部族联合起来,同季历的部族发生了一场惊心动魄的部族争斗,甚至是战争。季历的部族最终取得胜利,将太伯、仲雍部族赶出周地。

  只有这样,才能比较合理地解释太伯和仲雍为什么要不远千里,带着族人迁徙到那鸟不拉屎的蛮荒之地去---失败者总是要逃得越远越好的,否则胜利者迟早会打过来斩草除根的,那样可就死定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9-15 13:57:5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9节:第三章嗜血的王冠(5)




--------------------------------------------------------------------------------

  

  太伯和仲雍逃到了荆楚蛮荒之地后,肯定也经过一番艰苦的争斗和厮杀,最后,当地的百越族土著被周族人收服,太伯于是在这里自立为君,国号句吴(跟句践一样,句为吴语发声词头,无实际意义),简称吴(今江苏省太湖旁边的无锡、常熟一带)。从此,吴地的老百姓在周族的教化下,在渔猎之外,也开始从事农业起来。

  为什么太伯要将自己的国号定为"吴",一种说法认为:"吴"字其实就是"鱼"字,在中国古文中,鯱、五、鱼、吴四字为同音字,那时太湖一带,河道纵横交错,初民们以渔猎为生,泰伯和百姓便把鱼作为"图腾",乃至国号。吴地崇鱼、喜鱼的习俗传至今日,每逢过年,家家门上贴挂鱼图,以示年年有余,在房门上贴挂"鲤鱼飞跃图",以示"鲤鱼跳龙门,全家交好运"。

  但是根据《吴越春秋》记载,太伯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跟他一起逃亡的弟弟仲雍又名吴仲,而太伯没有子嗣,所以将国号定为"吴",以让自己的弟弟继承君位。

  另据《史记·周本纪》记载,仲雍除了名吴仲外,还有一个名字叫虞仲。今天江苏常熟还有座虞山,据说就是虞仲死后所葬之地。

  此外,今天江苏的泰兴和泰州就是因为曾是泰伯的属地,所以才有这个泰字的,据说太湖的名字也是打这儿来的。

  稍早一些时候,希伯来部落酋长摩西率领他的人民,从已居住了四百三十年的埃及出走,进入流着奶与蜜的迦南地(今巴勒斯坦),开创了信奉一神的犹太教。这件事与太伯仲雍出走吴地似乎有着惊人的巧合。

  谦让是一种美德

  吴国的历史,从这里开始就默默无闻了,历西周一世及春秋时代的前半部分,史书对吴国的记载,都是简而又简,除了历任国君的名字,吴国好像被这个激荡的时代遗忘了一般。

  太伯的后人也是周族大家庭的一分子,为什么数百年来他们都不和中原各国联系交往呢?是交通不便?还是吴国的世系根本就是伪造的?这里面留给了大家巨大的想象空间。

  可是到了公元前584年左右,吴国突然崛起,开始在春秋舞台上崭露头角。吴国的第十九代君主寿梦像个幽灵一般横空出世,自称为王,四面侵略,先是攻打晋国的小弟郯国(今山东省郯城县北),后又侵扰楚国的小弟"州来"(今安徽凤台县),搞得大家晕头转向:这家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以前咋没听说过。

  在大家都比较晕的时候,晋国先从混乱中回过神来,向吴国派出了一个特殊的使臣,那就是在晋楚争霸中起了决定性作用的重要人物巫臣。他将中原先进的车战之法带到了吴国,并教唆吴国和晋国一起对付楚国。

  这就是晋国的远交近攻之策。这一招太妙了。楚国在晋吴的联手摧残之下,霸业渐衰,从此再也无法专心用兵中原,陷入了两线作战的困境。

  吴王寿梦在位二十五年,也跟楚国打了足足二十五年的仗。正是在他的手里,鸟不拉屎的吴国开始日益强大起来,给日渐沉闷的春秋霸局增加了一支朝气蓬勃的生力军。

  公元前561年,吴王寿梦病危将死。他有四个儿子,分别叫诸樊、余祭、余昧、季札。其中季札学问最好,人品也最好。所以寿梦想让他当自己的接班人。

  寿梦这一点就做得不对了。古公当年希望将王位传给小儿子季历,那是因为商朝末年周族的宗法制度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但是到了春秋末年,周朝的宗法制已经形成了一个行之有效的系统了。总的来说,周朝宗法制中注重嫡长子继承制比较于商朝时注重血统关系的亲亲制度而言,还是有它的先进性的。这样做能杜绝诸子和诸弟的继承权,从而解决了王位继承中因名分不定而产生的祸乱纷争,从而规范统治阶级内部的权力分配,保证统治阶级内部的稳定和团结。
 楼主| 发表于 2009-9-15 13:58: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0节:第三章嗜血的王冠(6)




--------------------------------------------------------------------------------

  

  正因为周礼的嫡长子继承制有利于封建制度的稳定与发展,所以周代各诸侯大都严格地遵循。凡是跟这个制度较劲的人,大多没什么好下场。从前的一代霸主齐桓公正是因为违背了它,所以晚节不保,落得个凄凉而死的可悲结局。

  寿梦好像完全不懂得这一套,非要把国君的位子传给小儿子季札。这说明周礼在吴国没有一丁点儿生存的土壤。多年不与中原来往,原先的周族后人早已被当地的蛮夷土著给同化了。

  作为当事人,季札对这件事的看法却出乎了大家的预料。小伙子虽然生长在蛮夷之地,但从小就对周礼十分向往,那觉悟可不是一般的高,所以当他一听说父亲想要让自己当王,就死活也不肯答应。他说:"天下间周礼最大,怎么能因为父子之间的私情而干犯礼法呢?我不能当王,谁让我当王我就跟他急!"

  季札觉悟高,本应继承王位的寿梦嫡长子诸樊当然也不能落于人后。他说:"你不当,我更不能当!当年周太王古公亶父认为周文王圣明,想把王位传给少子季历,我们的祖先太伯因而让贤逃到荆蛮之地,建立了吴国,而周王朝得以兴盛。我身为太伯的光荣后代,一定要继承先人的优良传统,退位让贤,离开宫廷,去乡下种地!"

  两个人你谦我让,吵个不停,病得晕乎乎的寿梦头更加疼了:这俩小子谁也不肯当王,那我辛辛苦苦建立的基业谁来给我发扬光大呀!不行,我得想个办法。

  寿梦终于找到了一个绝妙的方案,他说:"别争了!诸樊,你来当王,不过你要答应老爸一句话,这国君的位子一定要按照你们四兄弟的次序传下去,直到传给季札为止。"

  说完这个遗嘱,寿梦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心力,这个开创吴国霸业的一代雄主,就这么双腿一伸,死了。

  寿梦死后,诸樊还有吴国的百姓还不肯放弃,一个劲地要求季札来当最高领导人,季札被他们搞得心烦意乱神经衰弱,一气之下离家出走跑到乡下种田去了,死活不肯回来。他还说:"求求你们了,饶了我吧,我真的不想当你们的国君!"

  大家无奈,只好放弃,诸樊正式当上了吴王。

  吴王诸樊当上国君后一心只想干一件事儿,那就是跟楚国拼命,倒不是因为真跟楚国有什么深仇大恨,而是他想在激烈的战争中把自己的命给拼掉,这样一来季札就能早点上台了。

  可是这事儿怪了,无论诸樊打仗怎么轻死犯勇,他就是死不了。诸樊急了,开始故意怠慢鬼神,不事祭祀,仰面对天,祈求速死。

  公元前548年,诸樊终于如愿以偿,要死了。临死之前,他对继任者二弟余祭留下遗言:"一定……一定要把国家传给季札。"说完就死了。

  余祭于是找到季札,死活要把延陵(今江苏武进市)封给他,好让他熟悉政务,为当王作准备。

  季札无奈,只好从乡下回来当官,因为他的封地在延陵,所以世人都尊称他为"延陵季子"。

  余祭当上吴王后,不但老和北边儿的楚国开战,还经常攻打南方的越国,就想学他大哥一样想早点死掉,好让季札早点上位。

  公元前544年,吴国又去攻打越国,抓到一个俘虏,砍了他的双脚,派他去看守船只。一次余祭去战船上视察工作,喝醉酒后就在船上休息,没想到那个越国俘虏趁机偷偷爬了过来,解开余祭的佩刀,将余祭给暗杀了。

  余祭死后,吴王位传到了三弟余昧手里。余昧知道自己下面就该轮到季札了,便又将季札任为国相,大事小事都交给他,以便他尽快当上吴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