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98|回复: 0

走近最高科技奖获得者钱七虎:倾毕生追求 铸国防“神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昆仑策网【综合】





1月8日,一年一度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一位满头银发的江苏军人身影备受瞩目,他就是荣获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防护工程专家——钱七虎。日前,记者采访到钱院士的同事和学生,一起走近这位82岁高龄的“铸盾先锋”。



【人物简介】钱七虎  1937年10月出生,江苏昆山人,防护工程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陆军工程大学教授。60余载从事防护工程研究和人才培养工作,建立了我国现代防护工程理论体系,解决了核武器空中、地触、钻地爆炸以及新型钻地导弹侵彻爆炸等若干工程防护关键技术难题,对我国防护工程各个时期的建设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曾获得全国科学大会重大科技成果奖、国家科技进步一、二、三等奖各1项,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2项以及军队重大技术贡献奖、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等。

2013年4月,中央军委给钱七虎院士记一等功,庆功会上宣读了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签署的通令,并为钱七虎颁发一等功证书和奖章。

他不计个人得失,祖国哪里有需要,他就到哪儿去。他主持完成多项国家及军队重大科研任务,以及装药量世界第一的珠海炮台山大爆破与时为我国抗力最高、跨度最大的机库防护门计算,在工程防护、岩石力学及地下空间开发等领域科研成果丰硕。

钱七虎常说,只有将个人的利益、前途融合到祖国、人民的事业和党的需要中去,才能做到心底无私天地宽,才能不被坎坷和困难所压倒,才能集中有限的精力去攀登事业的高峰

“作为一名军队的科学家,科技强军、为国铸盾,是我的毕生追求,也是我的事业所在、幸福所在。”钱七虎的话掷地有声。

一甲子:“逃难小子”
践行战火里种下的国防梦

和很多出生在解放前的人一样,钱七虎院士的成长充满了艰辛。

1937年淞沪会战爆发,上海沦陷,血腥的战争逼迫邻近的江苏昆山人民流离失所。风雨飘摇中,钱七虎在母亲逃难途中出生在一艘小船上,那时,谁也不曾想到,80多年后,这个小生命能够成为我国防护工程领域的领军人物,最终站上国家最高科技领奖台。

钱七虎刚出世,父母就拖着他们兄姐在战火中辗转流离,艰难度日。由于家境贫寒,缺医少药,钱七虎未及7岁就经历了3个兄姐和父亲的相继离世,母亲含辛茹苦,靠摆小摊和亲友的接济,勉强维持全家人的生活。解放后,依靠政府的助学金,钱七虎完成了中学学业。强烈的新旧社会对比,在他心中深深的埋下了矢志报国的种子。

刻苦学习打下基础

1953年,中国实施第一个五年建设计划。那时的青年学生都渴望学习工程技术,憧憬着成为各类专家,投身祖国伟大的建设事业。“当时中学的领导先是通知我保送苏联留学。我一心想着到苏联学习水力发电,回国后在长江、黄河上建设巨大的水电站。”钱七虎回忆,“可不久组织又通知我因哈军工急需学员,改为保送我去哈军工学习军事工程。”面对这个巨大的转折,钱七虎没有犹豫,他深深明白自己能受到良好的教育,全靠党和国家的关怀。“‘党叫干啥就干啥’, 这是时代的号召,也成为我一生做人的准则。”

1954年保送进入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

1954年,对于钱七虎来说是人生中的一个转折点。那年,他从上海中学毕业,有直接选派到苏联学习的机会,但这时传来消息:国家急需一批军事人才,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要来校招收优秀毕业生,他毫不犹豫便踏进了哈军工学院大门。

在哈军工就读期间与同学合影

当时,钱七虎满怀激动,梦想着自己驾驶着中国设计制造的飞机遨游蓝天,却没想到自己被分到了工程兵工程系,和自己的报国梦正好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在巨大的落差面前,钱七虎抱着“组织让我干啥就干啥”的信念重新调整了自己的目标,在哈军工六年的学员生活中,钱七虎除一次暑假外,其余时间都留院钻研课程。平时节假日,他也很少上街观赏哈尔滨的美丽风景,连春天松花江千里冰封融化的壮观景色也遗憾错过。凭着刻苦,钱七虎获得了全优的学习成绩。

苏联留学期间受到周恩来总理亲切接见

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

军工预科毕业,进入本科要分专业。当时军工学员中最吃香的是可以戴大盖帽的空军和海军工程系,其次是能穿大皮靴的装甲兵工程系。不少人认为工程兵工程系土气,至于学习防护工程专业,更被认为是和黄土打交道。“当时我们的专业分配是‘命令’宣布的。对于防护工程专业,我并没有因为它是组织分配的,而减弱了对它的感情。”钱七虎说,“我通过实践和对专业深入的了解,知道了它在保卫祖国中的作用和地位,越来越为献身防护工程事业而感到自豪和光荣。”

留苏期间在莫斯科红场与苏联工人合影

钱七虎毕业后留院担任教员,被选拔留学苏联,前往莫斯科古比雪夫军事工程学院攻读副博士研究生,仍然从事防护工程专业的研究。在留学的四年里,钱七虎一如既往刻苦攻读,收获颇丰。
1965年学成归国的钱七虎又一次接受了命运的考验,但他做出了同样的选择——服从组织安排。刚回到北京的他原本被安排在工程兵科研设计院,可休假一个月后,他接到了回西安工程兵工程学院工作的新任务。二话没说,钱七虎立刻动身去西安报到,这一干就是30年。

硝烟中:铸就防护工程
“金钟罩”“铁布衫”

上世纪60年代,戈壁深处的一声巨响,荒漠升起一片蘑菇云……当人们欢呼庆贺之时,一群身着防护服的科研人员迅速冲进了核爆中心,不顾风险勘察爆炸现场,钱七虎便是其中一员。

组织教员研究讨论重大课题

筑起攻守兼备的“盾牌”

在钱七虎看来,如果研究核武器等毁伤武器是在造“矛”,那么自己所从事的防护工程研究就是在铸“盾”。“矛”升级了,“盾”也要及时升级。如何筑起一个攻守兼备的“盾牌”?为了解这道题,他几乎把所有的心血熔铸在地下飞机库、武器库;熔铸在抗各种“打击”的坑道、指挥所;熔铸在抗击“冲击波”冲击的较量之中,只为铸就一个从不炫耀但一声令下便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阵地、堡垒。

在图书馆查阅资料

在实验室进行科研项目数据分析

38岁那年,钱七虎成功设计出了当时国内跨度最大、抗力最高的飞机洞库防护门。之后10多年的研究,他的团队攻克了一个个难关,构建了破碎区受限内摩擦模型,研究了地冲击诱发工程性地震的不可逆运动规律和深部施工灾变孕育演化机理,为抗钻地核武器防护工程的设计与建设提供了理论依据,为我军战略工程安全装上了“金钟罩”。

在室外爆炸试验现场

上世纪80年代,钱七虎对工程兵的现代化问题做了认真思考,他主动请缨,提出建立工程兵发展趋势动态模型的研究,由此先后建立了我国第一套集团军工程兵、全军工程兵发展趋势动态模型,确定了我国人防工程新的防护标准,开创了我国防护工程领域系统理论与方法的研究……

在实验室指导学员试验

一系列成果成了他科研事业中一个个里程碑。可是在建立这一个个里程碑的漫长岁月里,却充满了艰辛,没有科研用的大型晶体管计算机就向当时国内仅有的几家有设备的科研单位借用,成功进行了大规模动态有限元计算,解决了大型防护门设计计算难题;面对“天书”似的上机手册,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啃”;试验失败了几十次,总结一下,再继续。这期间睡在办公室是常有的事。

一个甲子的光阴与满头华发,换来了钱院士的14部技术专著,200多篇论文以及10多项国家、军队科技进步奖。

主持实施“天下第一爆”

1992年,钱七虎主持实施了世界最大药量的珠海炮台山大爆破。那时,偌大的珠海市只有一个不足1平方公里的小机场——三灶机场,每天只有一两个航班。当年3月,国务院批准,将机场扩大为3平方公里,并将1300米跑道加长为4000米。然而,雄踞三灶岛南端的炮台山成了机场扩建的天然障碍。

炮台山要爆破的消息迅速传开,可工程让人生畏——土石方达1085.2万立方米的炮台山要一次爆破成功,50%的土石方要抛入大海,剩下一半也要松动破碎。时任工程兵工程学院院长的钱七虎临危受命,他立下了军令状:风险与机遇同在,我到珠海去考察,能干我就在那里定下来,我对院党委负责,对上级负责。

在钱七虎的领衔下,工程团队克服了土石方抛掷率、准爆等问题,还尽可能减少爆震危害。当年12月28日下午,1.2万吨炸药和数万支雷管在程控起爆器的精确控制下,分成33批,在3.8秒内逐一起爆。七八分钟后,硝烟散去。大半个炮台山没了踪影,剩下的是一大堆蓬松的土石——爆破达到了预期效果!

指导南京玄武湖隧道施工

第一线:勇下军令状
直面科研难题“过关斩将”

在各种国家重大基础设施建设工程中,也常常能看到钱院士的身影。

2008年,参加南京长江隧道建设会议

从长江隧道到海底隧道

2010年5月,作为中国长江上隧道长度最长、盾构直径最大、工程难度最高的工程之一,南京长江隧道历经5年建设后全线通车运营,担纲专家委员会主任的钱七虎被授予“南京长江隧道工程建设一等功臣”。

2008年,主导建成南京长江隧道盾构

港珠澳大桥的海底隧道建设,钱七虎综合考虑洋流、浪涌、沉降等各方面因素,提出合理化建议方案。作为多个国家重大工程的专家组成员,钱七虎还对南水北调工程、西气东输工程、能源地下储备、核废物深地质处置、地下施工盾构机国产化等方面提出切实可行的决策建议,并多次赴现场提出关键性难题的解决方案。

预见地下空间开发利用的21世纪

针对当前城市地上空间利用远远跟不上人口的增长,拥堵、污染让人们患上“都市焦虑症”,钱七虎前瞻性提出,未来城市的发展必须要充分开发利用地下空间。

2014年,钱七虎指导地下工程现场建设

“十九世纪建了很多桥在地面上,二十世纪在地面上修了很多高层建筑,那么二十一世纪我们要注意开发利用地下空间,所以二十一世纪将是地下空间开发利用的世纪。”早在本世纪初,钱七虎就预见到未来将会是新型多元的城市空间,并在全国“两会”上提交了城市发展向地下延伸的提案。

钱七虎还进行城市地上地下空间一体化规划的理论体系和实践探索,先后参与组织编制全国20多个重点设防城市的地下空间规划。他主持了北京、深圳、南京、青岛等几十个城市地下空间规划的评审,提出要大力开发利用地下空间,倡导在特大城市建设城市地下快速路和地下物流系统。

在雄安建设规划的相关会议上,钱七虎用全局长远眼光审视这座即将崛起的新兴城市,建议大力提倡综合管廊与地铁建设、地下街建设和地下快速路建设相结合,从而降低建设成本,减小社会干扰,避免重复建设、投资。

不仅如此,钱七虎还结合自身研究成果,建立中国第一套“城市核毁伤效应”与“防护工程毁伤分析”等理论模型和方法,并主持制定出中国首部相关防护标准,已在全国60多个大中型城市的毁伤分析中广泛应用。

2017年,参加中国国际地下物流学术论坛

甘为人梯言传身教培育英才

在陆军工程大学的校园里,钱七虎院士的和蔼可亲给师生们留下深刻印象。然而,提起师从钱七虎的经历,很多学生却觉得“痛苦而有收获的煎熬”,因为经常会受到批评。对学生的论文,钱七虎总是不厌其烦,逐字逐句推敲。他常说,“我要是哪一天不批评你们了,就是对你们失望了”。

赵跃堂是钱七虎的一名得意弟子。他回忆说,在导师的严格要求下,自己的论文先后做了多次大调整。1996年,当他把第7次修改完成后的博士论文交给钱七虎时,钱老正好动身去北京参加全国“两会”。半个月后,赵跃堂从返回的钱老手里拿回自己的论文时,发现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从观点、公式到表格、数据,200多页的论文几乎每页都有增减和修改。

钱七虎的另一名学生郭志昆至今还清楚记得,自己1991年攻读博士时,导师钱老已是正军职的学院院长,工作非常繁忙,但是仍然坚持给研究生上课。白天会议活动多,没有整块的时间,就经常利用晚上上课。一直到现在,耄耋之年的钱老仍然坚持亲自授课,亲自指导选题、撰写论文。

2018年,参加第16届国际城市地下空间会议

钱七虎常告诫说,要积累学科发展后劲,必须重视培养人才梯队。数十年来,他创建的中国防护工程学科和人才培养体系,已培养出一大批优秀人才。面对一项项世界级国防工程的防护难题,钱七虎带领团队迎难而上,先后成功研制出中国首套爆炸压力模拟器、首台深部岩体加卸荷实验装置,并攻克困扰世界岩体力学界多年的十余项关键技术。

“把更好的机会留给年轻人。”2009年,担任国际岩石力学学会副主席的钱七虎,主动放弃自己被提名的机会,力挺中国年轻学者冯夏庭出任该学会主席。在钱七虎全力支持协调下,冯夏庭成为半个世纪以来担任国际岩石力学学会主席唯一的一位中国专家。

多年来,在钱七虎领军的团队里,70%的科研项目由年轻人担纲完成。在他的不懈努力下,中国岩石力学与工程学会首次赢得国际岩石力学学会成立近半个世纪以来的大会主办权,在国际岩石力学学会现有的9个专业委员会中,有5名中国学者担任主席。

不止步:这位“80后”斗士
还有使不完的劲儿

接触过钱七虎的人都评价,在数十年的军事工程科研生涯中,钱院士不忘初心,不改本色,始终艰苦朴素、永远严于律己,无论面对困难还是荣誉,宠辱不惊。

一次,他到国外参加会议,回国返回上海看到随行的参谋分配的房间有两张床,便退掉预先给他安排的套间,和参谋挤一间房。不少人说他不会享受,他却有自己的坚持“共产党的官是带头吃苦的官,不是带头享乐的官,不管别人怎么说,我自己心里有本账”。

工作近照

如今,尽管年过八旬,钱老每周至少坚持游两次泳,每天出去走上2、3千米,回到家还要打打太极、练功十八法,虽然总被夫人“吐槽”动作不标准,他还是笑嘻嘻地保持着习惯,他总说,“强健体魄,是为了保持充沛的经历,更好地投入科研工作”。

科学家、军人、院士、教授……在钱七虎身上有很多身份。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他表示自己最喜欢的是科技工作者。

工作近照

在漫长的科研生涯中,他是否有遗憾呢?“我有任务,走了。”在那些不分昼夜、紧锣密鼓工作的日子里,钱七虎和很多从事绝密工程的科学家一样,临走时只能给家人留下这6个字,之后可能就要“失联”好几个月。1981年,钱七虎与妻子才结束了长达16年的异地分居,在南京团聚。提到这些他总说与很多家庭相比,他们已经是幸福的了。

很多人替他惋惜,因为本来他应该放在家庭、孩子身上的精力和时间都用在了工作上,无暇照顾家人,父亲过世早,母亲一个人住在昆山乡下,没有人照料她的生活起居,有个小病小灾,还要靠乡邻们帮忙。过了80岁母亲才终于能到儿子这里养老。然而,这难得的母子团聚也仅仅维持了6年……

工作近照

今天,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的荣誉,钱老有什么新的心愿吗?

钱院士说,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川藏铁路的事:“这可是世界上最艰难的工程,条件非常复杂,难度非常大,岩爆这类问题肯定非常突出,希望我还能用自己的技术所长,为国家再做点事。”

【采访者:荔枝网记者 祝亦楠、王晟;受访人:陆军工程大学陈志龙教授、郭志昆教授、许继恒副教授,通讯员: 丁辉辉 陈捷 楚天虹】

(来源:昆仑策网【综合】,据荔枝网、中新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