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56|回复: 0

王缉思:美国对华政策绝不仅仅是一个外交问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4 10: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微信公号图

原标题:王缉思:美国对华政策绝不仅仅是一个外交问题

参考消息网11月4日报道(文/夏子怡)在当今全球化时代,世界政治发展趋势和各国国内政治的演进,已与中国和中国人的前途命运紧密相连。如何在世界政治的框架下看待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关系,尤其是被视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的中美关系?特朗普执政后,为何中美关系趋紧?其调整对华政策的动因是什么?

带着这些问题,参考消息记者日前专访了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王缉思。在其新著《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中,王教授基于世界历史的长线观察,提出世界政治五大终极目标——安全、财富、信仰、公正、自由,从价值维度提供了了解世界政治和中美关系的一把钥匙。

参考消息:您如何界定“世界政治”?它与我们日常谈论的“国际政治”“国际关系”的范畴有何不同?

王缉思:“世界政治”区别于“国际关系”或“国际政治”之处,在于后两者主要涉及国与国之间的问题,但世界政治包含了全世界范围的问题,领域更深更广。世界政治涵盖了国际政治或国际关系,同时更多地涉及国家、社会内部的政治,也涉及超越国家的整体性趋势和潮流。因此,“世界政治”的概念在空间维度和时间维度上比其他相关概念具有更丰富的内涵。

参考消息:如何理解“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纷繁复杂的区域国别政治存在“世界性”的一面吗?

王缉思:虽然世界各国关注的主要问题不同,且在不同的历史和社会条件下,各国的政治目标并不相同,甚至相互矛盾,但在我看来,各国的政治目标有其共同的终极追求。安全、财富、信仰、公正、自由,是世界政治的永恒主题和终极目标。这五大政治目标,是各国政府、从事政治活动的组织和个人普遍追求的,在世界各国的宪法和官方文件中都不难找到。

参考消息: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曾提出人的五大需求层次理论,您提出的世界政治五大终极目标是否有一个重要性排序?

王缉思:政治是群体行为。群体需求和个人需求不尽相同。我说的这五大终极目标无法在全球范围内按其重要性排出顺序,各国在不同的发展阶段有着各自不同的具体排序,各国民众的认定标准和个人感受也不同,甚至存在很大差异。有些人认为安全是最低标准,是基础;有些人认为财富非常重要,“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有些人认为自己的信仰高于生命。有些人强调“不自由毋宁死”,把自由放在个人安全之上。而即便是同一个向度,也存在不同的理解。比如安全,既包括传统安全,即国内稳定和国际和平,也包括非传统安全,比如环境安全、难民问题、社会危机、食品安全、网络安全等;信仰,既可以是宗教信仰,也可以是政治信仰、民族信仰。自由,既可以指个人自由,也可以指集体自由、民族自由。可以说,这五大终极目标之间的相互关系和张力,以及各国为实现这五大目标采取的方式和行动,影响着整个世界政治版图。

参考消息:探讨世界政治这一主题与您长期研究的中美关系领域存在哪些关联?

王缉思:世界政治包括国内政治,而外交政策和国际关系的根基便是国内政治。当我们尝试理解中美关系时,离不开对中国国内政治和美国国内政治的把握。中美两国内政是中美关系这座桥的两个桥墩,不能“只见桥梁不见桥墩”。所以,观察美国对华政策时,不能仅从外交层面来分析,因为外交的动力是内政。

参考消息: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对华政策被指进退失据,我们如何从美国国内政治的视角来审视美国对华政策调整?

王缉思:近年来,世界政治发生了一些引人注目的重大变化,呈现出分化和分裂加深的趋势。这是由两方面的长期因素造成的。第一个因素是经济不平等进一步扩大,全球财富虽然在增长,但贫富不均加剧。第二个因素是全球范围人口流动所带来的社会认同的重新组合。种族、族群、价值观等方面的社会认同(identity)割裂,加剧了许多国家政治的极化,也同样深刻影响了美国国内政治生态。

参考消息:美国国内保守主义和反建制派势力上升,似乎已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

王缉思:这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人们普遍的不安全感和不公正感。这种不安全感主要不是来自战争和暴力的威胁,更多是来自相对经济地位下滑、就业和社会保障不足等威胁。经济方面,美国面临产业空心化和杠杆化的问题,产业链不完整、区域发展也不平衡,贫富差距日益加大,人们对全球化的怨言越来越多。政治方面,美国面临族群分化和两党极化的问题。最近的一个事例是美国匹兹堡市一座犹太教堂发生严重枪击事件,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信仰和社会认同分裂问题。这些美国国内问题的发酵也对中美关系产生了冲击。

参考消息:如此看来,在美国内部凝聚力下降的背景下,把矛头指向中国是一个“很便利”的做法。

王缉思:特朗普政府实行经济民族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其动机在于利用其国内民众的不安全感、不公正感,同时诿过于外。与其说美国民众愤恨中国,不如说是对现状和现存政治建制不满。美国政府把自己内部的问题,归咎于外部原因,比如声称美国产业链不完整是因为中国人和墨西哥人抢了美国人的饭碗。这具有很大的误导性。当然,我们也要看到,美国当前需要应对的一些内外困境,也是其他很多国家所面临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