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886|回复: 5

要苏联,不要布尔什维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 17:28: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龙之声群友 于 2018-9-1 17:34 编辑

原标题 要苏联,不要布尔什维克——论周朴园式的俄罗斯资产阶级政客



作者  
言英


同志们万岁!人民万岁







v2-a448afb022920c037a3a7fd9c9b8dbf0_1200x500.jpg

一、

在开始正文之前,我们首先来复习一下曹禺的《雷雨》

在《雷雨》的第一幕,周朴园自己亲口表示:

朴  (擦着眼镜,看四周的家俱)这屋子的家俱多半是你生母顶喜欢的东西。我从南边移到北边,搬了多少次家,总是不肯丢下的。(戴上眼镜,咳嗽一声)这屋子排的样子,我愿意总是三十年前的老样子,这叫我的眼看着舒服一点。(踱到桌前,看桌上的相片)你的生母永远喜欢夏天把窗户关上的。
然后,他在呵斥周萍的时候如是说:

朴  将近三十的人应当懂得“自爱”!——你还记得你的名为什么叫萍吗?
  萍  记得。
  朴  你自己说一遍。
  萍  那是因为母亲叫侍萍,母亲临死,自己替我起的名字。
  朴  那我请你为你的生母,你把现在的行为完全改过来。
  萍  是,爸爸,那是我一时的荒唐。
第二幕里,当他还不知道眼前的鲁妈就是侍萍的时候,他是这么说的:

朴  (看她关好窗门,忽然觉得她很奇怪)你站一站,(鲁妈停)你——你贵姓?
  鲁  我姓鲁。
  朴  姓鲁。你的口音不像北方人。
  鲁  对了,我不是,我是一江一 苏的。
  朴  你好像有点无锡口音。
  鲁  我自小就在无锡长大的。
  朴  (沉思)无锡?嗯,无锡(忽而)你在无锡是什么时候?
  鲁  光绪二十年,离现在有三十多年了。
  朴  哦,三十年前你在无锡?
  鲁  是的,三十多年前呢,那时候我记得我们还没有用洋火呢。
  朴  (沉思)三十多年前,是的,很远啦,我想想,我大概是二十多岁的时候。那时候我还在无锡呢。
  鲁  老爷是那个地方的人?
  朴  嗯,(沉吟)无锡是个好地方。
  鲁  哦,好地方。
  朴  你三十年前在无锡么?
  鲁  是,老爷。
  朴  三十年前,在无锡有一件很出名的事情——鲁  哦。
  朴  你知道么?
  鲁  也许记得,不知道老爷说的是哪一件?
  朴  哦,很远的,提起来大家都忘了。
  鲁  说不定,也许记得的。
  朴  我问过许多那个时候到过无锡的人,我想打听打听。可是呢个时候在无锡的人,到现在不是老了就是死了,活着的多半是不知道的,或者忘了。
  鲁  如若老爷想打听的话,无论什么事,无锡那边我还有认识的人,虽然许久不通音信,托他们打听点事情总还可以的。
  朴  我派人到无锡打听过。——不过也许凑巧你会知道。三十年前在无锡有一家姓梅的。
  鲁  姓梅的?
  朴  梅家的一个年轻小姐,很贤慧,也很规矩,有一天夜里,忽然地投水死了,后来,后来,——你知道么?
  鲁  不敢说。
  朴  哦。
  鲁  我倒认识一个年轻的姑娘姓梅的。
  朴  哦?你说说看。
  鲁  可是她不是小姐,她也不贤慧,并且听说是不大规矩的。
  朴  也许,也许你弄错了,不过你不妨说说看。
  鲁  这个梅姑娘倒是有一天晚上跳的河,可是不是一个,她手里抱着一个刚生下三天的男孩。听人说她生前是不规矩的。
  朴  (苦痛)哦!
  鲁  这是个下等人,不很守本分的。听说她跟那时周公馆的少爷有点不清白,生了两个儿子。生了第二个,才过三天,忽然周少爷不要了她,大孩子就放在周公馆,刚生的孩子抱在怀里,在年三十夜里投河死的。
  朴  (汗涔涔地)哦。
  鲁  她不是小姐,她是无锡周公馆梅妈的女儿,她叫侍萍。
  朴  (抬起头来)你姓什么?
  鲁  我姓鲁,老爷。
  朴  (喘出一口气,沉思地)侍萍,侍萍,对了。这个女孩子的一尸一首,说是有一个穷人见着埋了。你可以打听得她的坟在哪儿么?
  鲁  老爷问这些闲事干什么?
  朴  这个人跟我们有点亲戚。
  鲁  亲戚?
  朴  嗯,——我们想把她的坟墓修一修。
又是保留家具,又是要修坟,又是用侍萍的名字给长子起名,甚至在生活方式和家居布置上都遵循侍萍“生前”的习惯。或许很多女生看到这里都会觉得周朴园是一个重情重义、对侍萍一片深情的好男人、好丈夫、好父亲。

但是,语文老师提醒我们不要这么轻易地被迷惑了。当周朴园终于明白侍萍没有死、而且就是自己眼前的鲁妈时,他马上原形毕露了:

朴  (忽然严厉地)你来干什么?
  鲁  不是我要来的。
  朴  谁指使你来的?
  鲁  (悲愤)命!不公平的命指使我来的。
  朴  (冷冷地)三十年的工夫你还是找到这儿来了。
然后,为了防止侍萍的出现会败坏自己的名誉,周朴园用尽手段,甚至还恬不知耻地摆出冠冕堂皇的理由企图用钱收买:

朴  (忽然)好!痛痛快快地!你现在要多少钱吧?
  鲁  什么?
  朴  留着你养老。
  鲁  (苦笑)哼,你还以为我是故意来敲诈你,才来的么?
  朴  也好,我们暂且不提这一层。那么,我先说我的意思。你听着,鲁贵我现在要辞退的,四凤也要回家。不过——
鲁  你不要怕,你以为我会用这种关系来敲诈你么?你放心,我不会的。大后天我就会带四凤回到我原来的地方。这是一场梦,这地方我绝对不会再住下去。
  朴  好得很,那么一切路费,用费,都归我担负。
  鲁  什么?
  朴  这于我的心也安一点。
为什么要带着大家复习《雷雨》呢?

因为考试要考啊!(大笑)

v2-d0343911d1ae13c60c39cee4dc25f6c1_hd.jpg

好了,不开玩笑了。

我们今天要谈的,就是这么一群周朴园式的人物。他们和周朴园一样对过往温情脉脉,一样对故人满怀深情,但是,他们也同样和周朴园一样伪善,一样可鄙,一样唯利是图。

二、

在中国有着无数迷弟迷妹的普大帝有两句很是著名的话。

第一句是:“谁不为苏联的解体感到惋惜,谁就没有良心。谁还想回到苏联时代,谁就没有脑子。”

第二句是:“苏联解体是二十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

于是乎,在各类微信公众号上,有关普大帝怀念苏联时代的鸡汤文泛滥成灾。

从微信公众号我们得知,普大帝一直非常珍视他的克格勃岁月。

从微信公众号上我们又得知,普大帝一直把他的苏共党员党证藏在抽屉里。

从微信公众号上我们又又得知,普大帝一直在恢复苏联时期的传统。

以上这些是真的吗?

好像确实是真的。

微信公众号还给我们举了更多的例子,说普大帝时代俄罗斯拍了很多表现卫国战争时期红军英勇奋战的电影,比如《星星敢死队》、《白虎》、《兵临城下之决战要塞》。

这些电影我也看过,的确拍得不错。

但是稍加思考一下就会发现问题,既然现在俄罗斯是我们怀念苏联的普大帝主政,那么为什么还会有像《无畏上将高尔察克》、《托洛茨基》、《毒太阳》这样明显不太对劲的电影呢?

为什么在这些电影里,底层的士兵都是这种形象:


衣衫褴褛,吊儿郎当,整天只知道灌伏特加。布尔什维克缓则一煽动就立马高潮起来。
v2-f53b3fb99ade2059b459cf9ea9ef16cd_hd.jpg



而沙俄的贵族却是这种形象:
v2-c206e1adf6f5fafe6ec4c96d31859e0f_hd.jpg


彬彬有礼,温文尔雅,感情细腻,反正就是怎么好怎么拍。

从《无畏上将高尔察克》到《女团》再到《托洛茨基》,这些电影的一贯套路就是:

一方面,

沙皇是尊贵高尚的

贵族是博学多识的

将军是英勇善战的

地主是忠厚慷慨的

总而言之,老爷是很好的!

另一方面,

赤党是野心勃勃的

工人是粗俗无礼的

士兵是贪生怕死的

农民是愚昧吝啬的

总而言之,人民是不行的!



如此种种,你确定你是在怀念苏联?

这根本就是在大放反苏黑屁好吧!!!

那么这就有一个悖论了:如果普大帝真的怀念苏联,这些反苏黑屁就不应该存在。但这些反苏黑屁确实存在,说明普大帝很可能根本不怀念苏联。

这看似是一个悖论,但实际上根本不是悖论。

因为,无论是普大帝还是小梅,他们本质上都是周朴园式的虚伪政客。这群俄罗斯白卫政权的忠诚卫道士的逻辑是非常清晰且一以贯之的:

要苏联,不要布尔什维克!



三、

仔细琢磨普大帝的名言,就会觉得很有意思。

“苏联解体是二十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

划重点:地缘政治。

苏联解体的确是一场灾难,但这可以有很多角度去理解。而正是这个角度问题,决定了所谓“怀念苏联”,究竟是真的心向布尔什维克的阶级觉悟,还是仅仅迷恋于苏联指哪打哪威慑全世界的强势地位的皇俄情结。

想通了这一点,就不难发现,普大帝为苏联解体感到惋惜悔恨,老兵们也为苏联解体感到惋惜悔恨,但这两种人绝对不可能成为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一见面甚至还会撕起来——普京所惋惜的,是那个拥有3万颗核头和500万军队、与美帝在全世界争夺势力范围的官僚集团的苏联,老兵们所惋惜的,是那个让劳动者挺直腰杆、全心全意奔向共产主义明天的布尔什维克的苏联。参见这篇文章:94岁的卫国战争老兵:普京背叛了我们

搞明白了角度问题之后,下一步我们就要明确普京——以及整个圣彼得堡帮乃至统一俄罗斯党——的阶级属性。

80年代末引导普京涉足政坛的,是文化白卫军分子索布恰克。

90年代末提拔普京进入克宫的,是政治白卫军分子叶利钦。

本世纪初帮助普京坐稳位子的,是经济白卫军分子七寡头。

(最后一点很多人可能会提出质疑。但是我想说的是,普京能够从一介政治新人迅速攀升至克里姆林宫权力巅峰,七寡头的态度是不容忽视的。尽管后来七寡头被普京整得逃亡的逃亡,破产的破产,进局子的进局子,但事实上,伴随着七寡头轰然倒塌,他们所掠夺的财富并没有回到俄罗斯劳动者手中。相反,普京原先的心腹、密友、同僚取代了他们的位置,成为了高度依附于普京政权的新寡头。原总统办公厅副主任、第一副总理伊戈尔·谢钦自2004年起即兼任俄罗斯石油公司董事长,原圣彼得堡市政府外事办主任、能源部副部长阿列克谢·米勒在2001年兼任了俄罗斯天然气公司CEO,原第一副总理、总统办公厅主任伊万诺夫兼任了俄罗斯通信公司董事长。曾经为普京指导过副博士学位论文的圣彼得堡国立矿业学院院长弗拉基米尔·利特维年科在2004年接手了入狱的霍多尔科夫斯基名下的磷酸盐矿公司PhosAgro约15%的股权,该公司在伦敦上市后,利特维年科一次性获利达2.6亿美元。普京多年的柔道陪练阿尔卡季·罗滕贝格则在2001年创建了SMP银行,目前已成为坐拥12.6亿美元财富的新贵。)

所以,毫无疑问,普京本质上和叶利钦没有区别。都是典型的资产阶级政客。只不过相较于叶利钦,他的吃相不那么难看,也比叶利钦更会包装自己。

那么该如何看待普京与七寡头之间的斗争呢?

答案是:普京与七寡头之间的斗争,是统治阶级内部的官僚—强力部门集团与高度依赖于西方资本家的买办集团之间的斗争。

由此,我们就可以理解普京和他的战友们会竭力向全社会强调国家主义意识形态。相较于把自己与西方紧密捆绑在一起的买办集团,以普京为代表的官僚—强力部门集团是相对来说不那么亲西方、以致于不被西方所认可和接纳的。因此,这批人要想击败寡头集团,就有必要利用俄罗斯民众对媚外求和行为的深恶痛绝达到让七寡头民心尽失的目的。通过不断强调“伟大的俄罗斯”,官僚—强力部门集团就在与买办集团的斗争中占据了天然的道德制高点并掌握了法理优势。霍多尔科夫斯基被捕时,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就是明证。

而在击败买办集团并将买办集团所留下的丰厚遗产据为己有之后,为什么普京还要继续高举“伟大的俄罗斯”这面旗帜呢?

因为他的政治前途和权力地位都由这个担保。普京的高支持率来源有二,一是极其强硬的对外立场,二是执政初期的经济腾飞。要保住第一条,毫无疑问要继续在公众面前高唱“俄罗斯,我们神圣的国家”。而第二条很有意思。普京能够实现经济快速复苏,靠的是国际油价的长牛市和将重要战略产业重新置于政府的控制下,而这些战略性关键产业原先大都由七寡头控制。而普京又是依靠国家主义意识形态来击败买办集团的。所以,追根溯源,普京的全部政权合法性和高支持率,都来源于“伟大的俄罗斯”。

普京政权要向全社会灌输“伟大的俄罗斯”,必然要求思想文化领域也随之跟进。而俄罗斯历史上最辉煌、最光荣、最神圣的岁月,是哪个时代?

答案不言自明:就是解体还不到三十年的苏联。

当然,出了彼得大帝、叶卡特琳娜大帝的沙俄也不能说不辉煌,然而沙俄的历史实在是太过费拉不堪(日俄战争、克里木战争这种黑历史还是不要提了)。相比之下,苏联完全符合普京政权的一切需求:有扭转战局一路反推侵略者的卫国战争(而且卫国战争老兵及其家属也是普京所要极力拉拢讨好的对象),有指哪打哪说一不二的强势国际地位,有充满着暴力美学的多种大杀器。简直不能再完美。

但有一个小问题,蛮致命的小问题。

那就是:苏联是通过布尔什维克的革命建立起来的,苏联的成就是在布尔什维克的领导下取得的,而布尔什维克,是一群专门和大人老爷们过不去、把工人农民当人看、整天琢磨着怎样才能让劳动者挺起腰板工作生活的很不讨喜的家伙。

但是这难不倒普京。



四、

先把目光暂时从普京这边转开,我们看看,我们的周朴园是如何怀念侍萍的。

他把侍萍当年用过的家具全套保留,并且严格遵循三十年前的老样子,他坚持大热天关着窗户——因为这是侍萍生前的习惯。他用侍萍的名字给长子起名,甚至在训斥儿子的时候都不忘缅怀侍萍一把。

但是注意,周朴园所怀念的侍萍,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形象?

周朴园自己一语道破了天机:

朴  梅家的一个年轻小姐,很贤慧,也很规矩,有一天夜里,忽然地投水死了,后来,后来,——你知道么?
划重点:①梅家的一个年轻小姐,很贤惠,也很规矩。②有一天夜里,忽然地投水死了。

看到没,周朴园人前人后所追怀的,根本不是当年那个敢爱敢恨的侍萍姑娘,而是“很贤惠,很规矩”的“梅小姐”。

而且注意,对于侍萍的死,周朴园采用了一种模糊化的处理:忽然地投水死了。

这里面最关键的内容:为什么会投水而死?周朴园直接隐去了。

套用周朴园这个逻辑,我们再转过来看普京政权。就会发现,他们的思路惊人地一致。

是的,普京政权控制下的俄罗斯文艺界所干的事情,就是隐去十月革命以及国内革命战争这一苏联历史最重要的部分,转而选择卫国战争这一现成的富矿批量生产文化产品。同时,为了配合资产阶级国家意识形态,文艺界里名流们将卫国战争单纯地描绘为俄罗斯民族与德意志民族的殊死决战,从而突出所谓“伟大的俄罗斯”这面大旗,抹去卫国战争的革命内核。然而,我们知道,卫国战争不仅仅一场反击外来侵略者的民族保卫战,它还是一场解放受法西斯分子蒙蔽和压迫的各国劳苦大众的革命战争。红军战士不但是为自己的家乡和亲人而战,也同样是为深受法西斯分子压榨的各国无产阶级而战。资产阶级文化名流将其看作是一场所谓“保卫俄罗斯民族并扩大生存空间”的战斗,恰恰是对卫国战争的庸俗化理解。

这种对苏联历史的庸俗化理解在普京主政下的俄国近乎遍地都是。最典型的就是对斯大林这一历史人物的重新塑造。现在俄罗斯主流语境中对斯大林的评价,一方面渲染其在肃反扩大化和农业集体化中出现的错误,一方面又突出其在全面工业化和领导卫国战争方面的功绩。双管齐下之后,斯大林就成为了和彼得大帝、叶卡捷琳娜大帝一样有着铁腕手段但取得赫赫之功的大国领袖。而斯大林一生中最主要的一面——在革命的洪流中为理想信念而不懈奋战的革命者的一面——即被有意无意地遗忘了。(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场庸俗化丑剧中扮演重要角色的不仅仅有统一俄罗斯党的政客和文艺界名流,还包括那个公开发表“列宁的名字可以与穆罕默德、释迦牟尼、耶稣和摩西等伟人比肩”这种荒谬言论的社民党分子久加诺夫)

此外,正如周朴园在意识到侍萍根本没有死的那一刻立即变得凶神恶煞咄咄逼人一样,在必要的时刻,普京政权和他麾下那些文化白卫军分子也从来不惮于对布尔什维克和工农红军进行公开的抹黑和污蔑。他们将反抗军官欺压的水兵描绘为盲动的乌合之众,将领导工人争取解放的革命者丑化为行事不择手段的狂想家,将怒吼着打倒剥削者的赤卫队刻画为举止龌龊的暴徒。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国内革命战争中公然叫嚣“我们与布尔什维主义殊死搏斗,这一斗争不可能以条约或协定告终”的高尔察克得到了文化白卫军分子毕恭毕敬的致意:“我钦佩高尔察克的责任感、不事声张的勇敢以及严整性。”——也罢,面对英雄辈出的无产阶级,政客和寡头们总得需要塑造一个本阶级的英雄出来自我陶醉一下。

一言以蔽之:

对于苏联的坦克,苏联的飞机,苏联的巡洋舰,苏联的航母,苏联的核导弹,苏联的空间站,苏联的宇宙飞船,苏联的势力范围,苏联的一众小弟,普京等人表示:
v2-cb0d08acb696ba4328098a16ba9f04da_hd.jpg



至于布尔什维克的政委,布尔什维克的苏维埃,布尔什维克的赤卫队,布尔什维克的革命精神,布尔什维克的阶级觉悟,布尔什维克的人民委员会,布尔什维克的解放全人类,普京等人表示:
v2-12e2aa38ea002230d7f96f81172a13af_hd.jpg


总而言之,普京等人要苏联,不要布尔什维克。他们希望所谓能够重现苏联时代的荣光,甚至希望劳动者能够像布尔什维克的工人和农民一样有着无私的奉献精神以为所谓的“伟大的俄罗斯”服务。对此,我们就送他们一句话:
v2-d4e4e6d94c8a69c2ddd335e284476007_hd.jpg




原文链接  https://zhuanlan.zhihu.com/p/371 ... =655477259767648256


发表于 2018-9-2 05:3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没了苏维埃这杆大旗作为俄罗斯的灵魂。熊大还剩下什么?不过是种中枯骨罢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16: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得太对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1 11:37:39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不少人内心总有那么点贵族情结,自以为高人一等,要和屁民划清界限。普 京也不能脱俗,所以治理国家也谈不上有什么好办法,吃点前 苏 联老本和现有的那点资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1 11:38:46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文章写得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4 15:57:3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揭示了表象与本质的关系 不过在现阶段的我们还是需要和普京领导的俄罗斯形成互助关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