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384|回复: 22

名著后面的残酷真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9 19: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夫无奈 于 2017-12-4 16:52 编辑

原名《我的水浒,你的江湖》,今天突然觉得,还是用《名著后面的残酷真相》简单明快:故事、人物后面,另有一个十分残酷的世界。下面是原来的《序》:

当年,老夫在网上歪批《西游记》,远不如那个歪批《封神演义》来得顺风顺水,后来意识到,一上手就弄战略层面,很多人感觉不好玩儿。(微信公众号:名著后面的残酷真)

关于《水浒》、《水浒传》、《水浒全传》——一言以蔽之《水》,一看这眼花缭乱的名子,就知道它早已被人蹂躏得人不人鬼不鬼。自知之明提醒和告诫,不太容易从字里行间找到作者的良苦用心。你想,那些给《水》切胳膊剁腿和肆意添胳膊加腿的人,手术水平倒是展示痛快了,其目标,除了大量往里面攮私货,别的,似乎找不到更多的出手原因。

况且,他也未必真的理解了原作者的真情实意。所以,一直都没敢动歪批《水》的坏心思。


最近,弄到一本容与堂版一百回本,据说,它也许是没被人阉割、夹带私货过的原著。因此,老夫聊发少年狂,又起了羞辱先贤的不良用心。

读过老夫解析《封神》《西游》帖子的看官,一定有一个深刻的印象,这两本神话小说,一个比一个更会毁僧骂道,比着谁下手黑、谁骂得天昏地暗。其实,《水》比之于《封》《西》,毫不逊色,甚至,因为它是“世俗”文学而不是神话文学,在毁僧骂道上,更加恶毒和惊世骇俗。

(微信公众号:名著后面的残酷真)

《封》《西》《水》三家,都仇恨道教和佛教,恨不得它们片刻之间就土崩瓦解,三家都有一颗忧国忧民之心,都在宣泄自己无比的愤慨,也都在“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和诸子百家一样,都在为民众的生存、民族的繁衍,为整个社会、历史出谋划策。差别,仅仅是文学用文学的手段,政论用政论的手段。

大视角、宽视野、高品位、曲径通幽,直指整个国家、民族、政权的生存命题,是中国文学特别是名著,有别于西方文学的根本之处。可以说,读中国的文学名著,是一种智慧大餐,养人;读外国名著,是一种资料收获加心灵鸡汤,怡情。

众所周知,很多时候,文学的手段,更容易让人浑然不觉地潜移默化。

开篇,想写《洪太尉和鲁智深,一文一武两扇门》,别说这俩货八竿子打不着,无论如何扯不到一起,其实,从某种角度看,他俩还真有些难兄难弟的意味。后来想想,还是让其靠后一点,先从梁山泊的三代领导集体起手比较稳妥,因为门是为人服务的,而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算计和陷阱。

很多人说梁山泊第二代最高领导人晁盖,是宋江指使人给射了一冷箭,箭上还喂了毒,毒箭上还刻上了史文恭的名号,可见黑三郎确实黑得可以。试问:晁盖就没有一次又一次黑过宋江?吴用黑过宋江没有?肯定黑过,那么,为什么要黑?怎么黑的?

公孙胜是梁山同道,梁山泊二代、三代领导集体核心成员之一,同时,还是一个可怕的内奸?


别急着发火,是不是内奸,咱们慢慢揭开他的红盖头,那时候,再请看官自己来下结论。至少有一点不能忽略:是内奸的话,符合《水》毁僧骂道这个大局,不是的话,则违背了这个大局。

水浒的江湖,在大宋的江湖里套着,大宋的江湖,套在哪里?(微信公众号:名著后面的残酷真)

我的水浒,你的江湖(微信公众号:我的水浒你的江湖)。“我”是人人,江湖裹着人人,人人都在江湖里,到此一游的,都是湖友。看明白水浒那个江湖,也许,会提高湖友对自己所在的江湖的洞察力,哪怕少呛几口水,也算赚大发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0 21:3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夫无奈 于 2017-12-4 16:55 编辑

我的水浒,你的江湖之一
1晁盖想让宋江死(1)
t01025d51999253b9f1.jpg
人生小江湖,天下大江湖。

人生在世,校园里、职场上、商场上、大街上……一直在江湖里摸爬滚打,不会看人,往往栽了不知道怎么栽的、栽在谁手里,甚至,死都不知道死在谁手里。

因此,人生在世,一要会看人,二要会看势,缺一不可。《水》是一部看人看势巨著,首先是一部《看人真经》,道尽了有心人怎么看人的大学问。不但矿藏深厚,值得挖掘,当一部人生宝典对待,也许会受益良多。


这是“之一”,看人篇,从水泊梁山的三代领导班子看过去。


(今天把微信公众号改成:名著背后的残酷真相

很多人觉得是宋江先想让晁盖死,因为晁盖死了,宋江就是一把手,其实,晁盖首先想让宋江死,因为宋江死了,晁盖的梁山泊主之位,稳如泰山。

四十回:没多时,法场中间,人分开处,一个报,报道一声:“午时三刻!”监斩官便道:“斩讫报来!”两势下刀棒刽子,便去开枷。行刑之人,执定法刀在手。说时迟,一个个要见分明。那时快,看人人一齐发作。只见那伙客人在车子上,听得斩讫,数内一个客人,便向怀中取出一面小锣儿,立在车子上,当当地敲得两三声。四下里一齐动手。

这是蔡京的儿子蔡九太守在江西的浔阳江边杀宋江和戴宗的时候,晁盖带着梁山泊好汉劫法场、救宋江的一场正戏,咱们看看晁盖同学是怎么想让宋江死的。

首先,设身处地:如果是你来指挥救人,想让宋江死,会怎么办,想救走宋江,又会怎么办。

(今天把微信公众号改成:名著背后的残酷真
魔鬼藏在细节里:“数内一个客人……当当地敲得两三声”的这位,一定是晁盖,千万小心了,他是在“两势下刀棒刽子……人人一齐发作”之后,才从怀里“取……立……敲”的。

这“取出一面小锣儿,立在车子上,当当地敲得两三声”,来得有点儿晚,过程偏长,因此,“四下里一齐动手”,就显得反应过于迟钝。于是,让趴在楼顶的李逵先声夺人:

四十回:又见十字路口茶坊楼上,一个虎形黑大汉,脱得赤条条的,两只手握两把板斧,大吼一声,却似半天起个霹雳,从半空中跳将下来。手起斧落,早砍翻了两个行刑的刽子。便望监斩官马前砍将来。众士兵急待把枪去搠时,那里拦挡得住。众人且簇拥蔡九知府,逃命去了。

如果不是李逵光着腚加上一声大叫,且从天而降,那锣声,是救命之声还是催命之音?刑场救命,只在转瞬之间,干嘛不早一点锣声响亮?何必非要等到“斩讫报来!”刽子手们开始动手砍人的时候,才掏锣、上车、敲锣?

如果那些刽子手听到了锣声,不等开枷,一刀直上直下砍下来,宋江的脑袋已经成了两半,救和不救,只对晁盖有正能量或负能量,对宋江,一点意义都没有。

晁盖是来催命的。

真正救了宋江性命的,是李逵,那个梁山泊最没脑子的王八蛋。

这件事儿,来劫法场的所有好汉,都是目击证人,差别,只是想到想不到而已。

至少有两个人,肯定想到了:宋江,戴宗。宋江和戴宗属于性命相关,他俩对救人时机的感觉,才真的触及灵魂;华荣是宋江的第一心腹,虽然勇悍有余智力不足,但是,他最连心也最迫切,应该能够感觉出来老晁有故意拖延之意。

四十回:花荣便道:“哥哥,俺教众人只顾跟着李大哥走。如今来到这里,前面又是大江拦截住,断头路了,却又没一只船接应。倘或城中官军赶杀出来,却怎生迎敌,将何接济?”

明明是晁盖命令大家跟着李逵走,没有指挥权的华荣,却直接揽在自己身上,这说明,华荣感觉到晁盖在实际运作中有意抛弃了大家事先制定好的方案,更担心宋江看出来端倪以后,直接跟晁盖翻脸。

对宋江和华荣、李逵、戴宗而言,晁盖在劫法场的时候故意拖延,存心歹毒,实际上是不救、假救。毫无疑问,不救是置宋江的性命于不顾,假救是既不要宋江的性命,又顾全了哥们儿义气,及大地提高了晁盖在江湖中的地位。

可以肯定,又救又没救成,晁盖的利益才能最大化,至少,可预见的将来,没人跟他争梁山最高领导人的大位。

劫法场之前,大家一定计算过:怎么劫、怎么撤、往哪撤。

这里面有几个战将,不会不知道这一点,这里面,还有智取生辰纲的,有过作案经验,晁盖还组织、指挥过智取生辰纲,有指挥实践,也不可能事先没有一个预案。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蔡九太守的正规军和刑警大队给吓跑了,晁盖却指挥着劫法场大军,跟着一脑子浆糊的混蛋李逵瞎跑。李逵是哪里人多砍到哪里,不分男女老幼,能多砍人就是大方向,晁盖们则是李逵砍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

这是在救人?

这是在等官军杀回来,把已经半死不活的宋江戴宗夺回去。



(今天把微信公众号改成:名著背后的残酷真

t0154e96cd71955622e.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 13:29: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夫无奈 于 2017-12-1 16:09 编辑

2晁盖想让宋江死(2)

李逵砍人砍到了江边,这才发现,梁山好汉们背着宋江和戴宗,跟着自己乱看热闹。

t014b27956bc443eafb.png (微信公众号:名著背后的残酷真相

四十回:前面望见,尽是淘淘一派大江,却无了旱路。晁盖看见,只叫得苦。那黑大汉方才叫道:“不要慌!且把哥哥背来庙里。”

这时候,李逵反倒成了总指挥,知道先躲到庙里,而在军师吴用的辅佐下,指挥过智取生辰纲、反击前来梁山泊剿灭的官军并取得大捷的晁盖,却“只叫得苦”。

这一刻,宋江的心情,一定是翻江倒海,但是,有一点一定很欣慰:李逵为他实现了“血染浔阳江口”,还让他一路上看着,一直看了“五七里路”,总算可以高兴一下了。

江上来了大船。

宋江以为是大宋海军前来围捕,觉得死定了:想不到我黑三郎这么命苦!

不料,却是前来相救的李俊张顺们,先后来了九位好汉,宋江的命,基本上可以不丢了,晁盖的小心思,也只能暂时落空。

更高兴的是,蔡九太守的官军,杀了过来,已经聚拢了三十位好汉的梁山泊人,不得不拼死对抗。没有料到,省军区级别的官军,原来是豆腐渣捏起来的,三刀两刀,鸟兽散。

宋江反击晁盖的时机来得太快了:(微信公众号:名著背后的残酷真

晁盖:宋江贤弟,戴宗贤弟,大家好歹把你俩救出来了,此地不可久留,咱们这就赶快撤吧,我们胜得偶然,打了人家一个措手不及,官军再来,不好对付。

宋江:不走!我要打破无为军这座城,杀了黄文炳这个王八蛋,他想升官我不反对,干嘛死死地盯着我?

华荣:对头儿,全听宋江哥哥的!

薛永:我熟悉城里情况,可以去侦察。

宋江:好了,就这么定了,大家听我号令,咱们攻打无为军,杀了黄文炳!

刚刚被救出来,宋江已经全权决定梁山泊的军国大事了,实际部署,根本就不征求一下最高领导人晁盖的意见,而此时的晁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宋江直接夺走自己的指挥权,一言不发。

这无疑是梁山泊的第二次实质性的政权交接。第一次是火并,林冲直接干掉王伦,第二次是和平交接,晁盖黑宋江的小命,被宋江看得清清楚楚,以夺权相报复,晁盖只能打掉牙望肚子里吞。

二人有一个共识和潜规则,都不撕破脸,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看官,你在职场上有没有这份大家风度?

这一场交锋,宋江气势如虹,晁盖灰头土脸,但是,晁盖毕竟不愿意丢掉大位,还是名义上的一把手,不可能就此罢休。

回到梁山泊,晁盖的机会果然不期而至。

宋江:我要去看我爹!

晁盖、吴用:不可!过几天再说。

宋江:非得现在就去!

晁盖:你真任性,那就由着你的性子来吧。

晁盖吴用公孙胜以及全体头领送到地铁站门口:快去快回,我们等着你的好消息。

宋江一个人走了。(微信公众号:名著背后的残酷真 t012bbb3451be7f0f24.jpg

晁盖吴用公孙胜整个第二代领导核心,没有派人暗中保护,更没有派人贴身保护。

华荣们想不起来,可以理解,因为大多数是一勇之夫,刚上梁山的李俊张顺们想不起来,更可以理解,因为他们不了解宋江在家乡的实际情况。

要说晁盖想不到宋江此去有性命之忧,那是侮辱他的智商,要说吴用不清楚宋江此去是九死一生,那是侮辱自己的智商。对晁盖和吴用而言,他俩这是看着宋江去送死而毫不作为。

这时候,吴用也想让宋江死。

还有,这一次劫法场,如果吴用也参与的话,不可能听任晁盖领着大家跟着傻蛋李逵瞎跑,但是,他选择了在家留守,听凭晁盖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加上这一次听凭宋江回家送死,可以说,吴用完全站在当权的晁盖一边,而且,心里希望宋江自己把自己送进阎罗殿,免得将来和晁盖进行权力斗争,伤到自己和梁山大业。

如果不是九天玄女横插一脚,宋江这一次回乡,就是送命。不错,梁山泊后来确实派人来援救宋江,但是,那是九天玄女及时出手以后的事情。也就是说,这次救援,跟晁盖的劫法场一样,是假救援,而且,是晁盖和吴用联手搞出来的假救援。

这个帐,宋江后来一定可以算得清爽,以宋江平白无故老想着“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的小人心性,打曾头市的时候,哪怕他真的派人给了晁盖一冷毒箭,也在情理之中。

别说是宋江自己要独自一人回家看老爸的,他遇到生命危险不能怪晁盖和吴用。别忘了,他活得不开心,却要血染浔阳江口,全怪在了毫不相干的江西老百姓头上。这种拿老百姓的尸山血海来撒气的壮举,就是宋江这种人最鲜明的性格特征。

劫法场,吴用听凭晁盖任意处置宋江的小命,往好里想,是留守山寨要紧,吴用没有黑宋江的歪心思;往坏里想,则可以这么认为:留下林冲一人带着一个水军头领,足以应付,因为劫法场是个临时、短暂行动,成与不成,大家很快就会赶回来,而吴用选择不去劫法场,那就一定有黑宋江的心思在,他选择了宁肯宋江死,也不能给梁山泊带来潜在危机。

宋江探父,一离开梁山泊,吴用只要说一句,我们刚刚劫了法场,名声在外,所以,此去危险太大,必须立刻派人跟着,随时救援,或者,派戴宗随着去看老爸,一有险情,立刻回报。那么,宋江事后就会觉得,吴用没有黑过自己。

一个重大疑问:宋江家住山东郓城县,也生活在这里,他跟江西的人有什么冤仇?凭什么要血染浔阳江口?这里的人怎么着他了,必须用血洗来泄愤?

他不写反诗,就不会招来黄文炳。也就是说,宋江写反诗的时候,还跟黄文炳没有任何冤仇,那么,凭什么恨上这里的平民百姓?可以肯定,如果宋江在首都开封写这首反诗的话,宋江要血洗的,就是首都市民。

要害在血洗,只要血洗就行,至于血洗哪里的老百姓,全看运气和缘分。

至少,在宋江的心底,一直想杀很多人来泄愤。为什么要杀很多人?没当上大官,当不上大官。

必须牢记这一点,宋江从来就没有怪自己的习惯,一切都是别人的错,否则,他没有理由非要杀了黄文炳。

晁盖吴用黑宋江,想让宋江死,宋江黑的是天下人,不可能不想让晁盖死。


(微信公众号:名著背后的残酷真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 19: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倒是有点意思。

点评

来宾觉得有点儿意思,就是本帖的最大成功  发表于 2017-12-2 14:2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 19: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说“上手就弄战略层面,很多人感觉不好玩儿。”倒是不敢苟同,战略层面的东西容易忽悠,战术层面都是实货短兵相接一旦失手小命完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 14: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人间正道是沧桑 发表于 2017-12-1 19:17
嘿嘿,说“上手就弄战略层面,很多人感觉不好玩儿。”倒是不敢苟同,战略层面的东西容易忽悠,战术层面 ...

还真是如此,战略就是虚的,越是虚的,越能添油加醋夹带私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2 18:25:02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老兄请继续,不管一本正经说政治说经济还是插科打诨说历史,能说出道道都是才华的表现。

点评

欢迎常来  发表于 2017-12-4 16:3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4 16:5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夫无奈 于 2017-12-4 16:56 编辑

向论坛说一声:抱歉!

论坛给了老夫一个专栏,老夫却在这里宣传自己的微博账号。大有吃里扒外之嫌。

原来这么想:尽管本帖的原贴是个公众号,现在那边贴,至多不过一个帖子而已,肯定有人因此去看,不会给论坛带来根本损害,因为那么多的好贴,还在这里。因此,有点儿肆无忌惮。

论坛没说什么,让老夫任我行,胸襟坦荡,有大家风度。

微博那边,如果发展理想的话,至多以后会加进一些趣味性的历史故事。原因,众所周知。

含金量高的帖子,比如战略、文化、时评之类,那边没有这种土壤,因此,这里还是首发,也不会再到别的论坛去贴——只要论坛不赶老夫走。

鄙人时评很少,是觉得不代表大趋势、时代的战略节点的新闻,不好玩儿,那么多的人从十面下手,老夫就不跟着瞎凑热闹了。

希望论坛越来越兴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4 16:59:50 | 显示全部楼层
3晁盖的黑钱从哪来(1)

晁盖借以闻名江湖的名号,叫晁天王。晁天王的来历,说起来让人泄气:

一条不大的河,两边两个村子,东溪村,西溪村。闹鬼,俩村子里的人时不时被鬼迷进河里,直接上阎罗殿报到。

有个和尚,是个真鬼,他为了自己的生意,弄个宝塔戳在一个所在,这时候,鬼就只找东溪村的人的晦气,而西溪村的人,可以趾高气扬地出出进进。这让村委会主任晁盖怒不可遏:凭什么?要死还是死西溪村的人,这才是正理。

第十四回:从溪里走将过去,把青石宝塔独自夺了过来东溪边放下。因此人皆称他做托塔天王。晁盖独霸在那村坊,江湖上都闻他名字。

晁盖因此成了大宋朝的一个网红,晁天王的英名,惊天动地。

就这么个流氓式的壮举,也能在大宋朝成为网红、影帝,弄得人见人爱车见车载。可见,那个时代,我们的文明、文化、道德,已经糜烂到了何等可怕的地步;

可见,当时的社会,有多少各色各样的恶鬼横行;

可见,当时的天下有多黑暗,老百姓有多迫切需要一个强势的人来守护自己的生存和生命;

可见,大宋政权,早已成了空心大萝卜,烂透,只在眼前。

原来,晁盖跟这个和尚一样,也是人间的一个鬼,差别,仅仅是恶僧害东溪村人,晁盖害西溪村人;没差别的是,俩混蛋都不去跟鬼掐,都愿意让鬼有存在的空间,因为只要鬼有害人的空间和条件,他们就有自己的机会。

晁天王本身也是鬼。

可以说,无论是恶僧,还是晁盖、宋江,本质上都一样,五脏六腑浑身上下,没有任何道德正义可言,也没有什么正向的江湖义气,他们需要的,只是自己怎么达到目的。

第十四回:原来那东溪村保正,姓晁名盖,祖是本县本乡富户。平生仗义疏财,专爱结识天下好汉。但有人来投奔他的,不论好歹,便留在庄上住。若要去时,又将银两赍助他起身。最爱刺枪使棒,亦自身强力壮,不娶妻室,终日只是打熬筋骨。

晁盖出身富家,连老婆都不娶,就喜欢一个人耍光棍儿,更喜欢结交江湖朋友,这和宋江玩儿的是一个套路,明着说,叫仗义疏财,实打实说,叫胸有大志。

先撂下晁盖的胸有大志,且看看支撑他胸有大志的经济基础:晁盖祖上就住在东溪村,看来,历代都没有出过什么值得自豪的人物,至多,不过耕读传家而已。问题在于,他家不过是“本县本乡富户”,也就是无论如何,其富裕不到足以支持其“平生仗义疏财,专爱结识天下好汉。但有人来投奔他的,不论好歹,便留在庄上住”,临走还给路费的地步。

想想看,这需要种多少亩庄稼,才撑得起来?

大宋朝虽然不怎么大,没饭吃的真、假天下好汉,应该多如牛毛,来了让吃喝,走了送盘缠,晁盖又不是小旋风柴进,广有田地、多有买卖、背景雄厚,靠几百亩田的话,大概,用不了多久,晁盖都得自己去打听哪里有吃有喝。

何况,他还未必有几百亩良田。

谁都看见了,晁盖没有经济危机,一直都在认真地经营自己的网红账号,把“晁天王”这个平台,维护得红红火火。至少,刘唐那样遥远的穷光蛋,最先想到的是找晁盖,“送一套富贵”,公孙胜那样深不可测的人,也首先想到了晁盖是智取、强取生辰纲最合适的人选。

这只说明,很多人都明白一个基本逻辑,仗义疏财背后,必然有财源滚滚垫底。

毫无疑问,晁盖除了庄稼地的产出,还有别的收入来源,正当的,灰色的,黑色的,应该都有。

从晁盖托塔害邻村看,他应该属于心狠手辣不管不顾那种,所以,一听说要智取生辰纲,他跟所有人都一拍即合。无论这十万生辰纲的来源是不是不义之财,无论是智取还是强取,对晁盖来说,都是黑色收入,拿到手里,就可以继续维护晁天王这个营销账号,就可以慢慢靠近自己的雄心大志。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无论是谁,无论什么朝代,没有黑色、灰色收入,谁都撑不住他的“平生仗义疏财……若要去时,又将银两赍助他起身。”吴用就不敢玩儿“平生仗义疏财”,他一个教书匠,自己能吃饱就不错了;三阮也不敢玩儿,三个打鱼的,家徒四壁,毫无经济头脑,不饿死就得感谢上天仁慈;鲁智深那样的,玩儿了一次仗义疏财,伸手跟史进借钱,史进拿出十两银子,花和尚接了,不够,再跟李忠借钱,李忠拿出二两,鲁智深扔还给他,鄙视的眼神,恨不得一下子把李忠钉死在墙上。

整个人类,任何一个历史时期,敢玩儿仗义疏财的,一定是在敛财上手段厉害的,不是够黑就得够狠,至少,需要家大业大得没边儿。

这应该是个常识。

晁盖是够黑还是够狠,问他托过的那塔,问西溪村里业务正常开展的鬼,也许,有比较正确的回答。

水浒世界以及整个大宋天下,有三个人玩儿仗义疏财,晁盖,柴进,宋江。玩儿得最成功的,是宋江,最差的,是柴进,晁盖算是不上不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6 13:58:59 | 显示全部楼层
4晁盖的黑钱从哪来(2)

无论大宋社会在宋徽宗的领导下,到了多么不堪的地步,晁盖都不可能凭借托塔害邻村这件烂事儿,变成大宋网红,还被看成“天王”。被当成“天王”的,只能是他的钱和他的拿着钱去仗义疏财。

大宋和当今世界一样,一切向钱看,谁富谁好汉。

仗义疏财也是某一部分人的看法,仗义是表,疏财是里,只要疏财,仗义不仗义,倒无所谓。西溪村的人就觉得晁盖一点儿都不仗义,只会把他当成一个绝对不敢惹的活鬼。

晁盖托塔,让东溪村不死人而西溪村死人,他力气再大,也是一个人托塔,西溪村的人不想死,还可以一群人联手托塔,更可以雇人托塔。那时候,就又轮到东溪村死人而西溪村不死人了。

不愿意得罪晁盖的话,还可以把那塔扔到远处,大不了俩村都死人。

没听说西溪村有人敢这么干,一直听任本村死人而一言不发。这说明,西溪村人哪怕死绝了,也不敢惹晁盖。
晁盖没有多大的武功,几十个壮汉,他可能应付不了,外地雇一个高手,杀了他,不难。西溪村也没有这么干。

这说明,晁盖不但背后有滚滚财源,黑道上也人脉丰厚,甚至,晁盖本身就是一个黑道老大。

对了,把晁盖当成晁天王的,首先是黑道,其次是江湖,最后,才是水浒世界和大宋社会。对“晁天王”的看法,黑道应该是打心底里拥护,因为越不要脸、敢缺德、会无耻,就越符合黑道逻辑;江湖就不一定了,应该是看不起的居多;水浒世界鱼龙混杂,眼光杂乱,不提;大宋天下,应该是唾沫星子如暴雨倾盆。

第十四回:那先生一头打庄客,一头口里说道:“不识好人!”晁盖见了,叫道:“先生息怒。你来寻晁保正,无非是投斋化缘。他已与了你米,何故嗔怪如此?”那先生哈哈大笑道:“贫道不为酒食钱米而来。我觑得十万贯如同等闲……”

晁盖吴用刘唐三阮在晁盖家里商量智取生辰纲,公孙胜在门外打庄客。

公孙胜一个道士,人家不让进门,他就动手,还打得理直气壮,可见,不是什么好道士。另一面看,晁盖的庄客,挡不住道士就动手,可见,这是晁盖保护其黑道财源的武装力量,一向不喜欢跟谁讲道理。

公孙胜家住蓟州,晁盖家住山东,千里之遥吧?他怎么会知道晁盖?仅仅因为托塔?托塔不过是莽夫和恶鬼的行径,对付的是邻村的一群穷苦百姓,并不说明晁盖有能力有胆气去打劫当朝总理的生辰纲。

公孙胜一定还知道晁盖的别的更要紧的事情。

公孙胜既然知道晁盖这么多,在他身上多打几个问号,不过分。至少,公孙胜一出场,带出一阵邪风,阴气逼人。

晁盖:我的手下已经给过你米了,怎么还要打人?

公孙胜:我不是要米要粮的,我看十万贯如同等闲!

要害不是生辰纲,而是晁盖的手下给公孙胜米。这说明,晁盖有一个规矩:道士和尚来化斋,给米给面,跟快滚蛋。

这得多大一笔开销?

没有听晁盖喊过一声: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

第十四回:刘唐道:“小人自幼飘荡江湖,多走途路,专好结识好汉。往往多闻哥哥大名,不期有缘得遇。曾见山东、河北做私商的,多曾来投奔哥哥,因此刘唐敢说这话……”

刘唐的职业生涯,是经济侦探、经济间谍,一边关注上层的财富流动,一边收集谁有实力弄走那些财富。因此,他不但对梁中书和总理蔡京的生辰纲清清楚楚,也对晁盖清清楚楚。

刘唐弱点是:十足的穷光蛋,自己办不成智取、强取的事情。

刘唐和公孙胜一样,选中了晁盖。公孙胜没说选中晁盖的原因,因为他武功高强,还会呼风唤雨,仅凭一个人暴打晁盖的一群庄客,就必定让晁盖另眼相看。刘唐不一样,他不交代清楚,晁盖就不会把他当自己人。

刘唐一是“自幼飘荡江湖,多走途路,专好结识好汉”,信息广;二是亲眼看见“山东、河北做私商的,多曾来投奔哥哥”。后一句分量很重,晁盖想不把刘唐当自己人都不行:刘唐暗示,他暗地里侦察晁盖很久很久了,晁盖的什么事儿都瞒不过他。

还有,“山东、河北做私商的”,就是我们现在说的走私犯一类。

晁盖的黑钱来路,一清二楚。

其实,刘唐还有一招,去官府举报,发个小财。这是晁盖不带刘唐玩儿的情况下,才会发生的事情。

晁盖为什么有钱有米去“仗义”疏财?刘唐把一本黑账,摊在晁盖面前,不让刘唐入伙,后果会怎么样,晁盖掂量得出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